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我们的歌2》:歌手并非为了综艺性导致配对不成功

新京报 2020-12-04 17:29:14
A+ A-

《我们的歌2》目前正在东方卫视热播中,节目中不同时代、音乐领域的歌手进行配对组合,新老艺人搭档,合作改编金曲。其中谭咏麟和李健合作的粤语经典《一生何求》、容祖儿和希林娜依·高合唱的《母系社会》等歌曲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日前,本报记者专访东方卫视中心独立制作人、节目总导演陈虹,音乐总监董健剑。谈及节目中的歌曲改编,陈虹表示,歌手们会在选曲与改编上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舞台上的成品会由节目音乐组来把控,并最终呈现。“歌手们还是非常愿意尝试新的挑战和新的冒险的,无论是前辈艺人还是后辈艺人都是如此。”

《我们的歌2》:歌手并非为了综艺性导致配对不成功

歌手选择:他们是歌唱界的“能力者”

邓紫棋和李玟两代女唱将的“合体”演唱《刀马旦》,这一画面就出自《我们的歌》第二季。节目找寻最具时代特色的歌手进行代际融合,在“前辈”阵营中,李健、张信哲、容祖儿、钟镇涛等具有大量经典代表作、歌曲传唱度极高的实力唱将;“后辈”队伍里,希林娜依·高、冯提莫、太一等人气与实力并存的新生代歌手,他们代表着时下热门音乐人形式:女团成员、网络歌手、创作型歌手。在总导演陈虹看来,不同音乐领域的前辈歌手和新生代歌手能够一起会聚在这个舞台上,不仅仅是因为他们都具备超群的唱功,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是歌唱界的“能力者”,他们有不同的音乐能力,比如其中有“金曲歌王”、“歌坛天后”、“嘻哈少帅”、“情歌王子”等每个人不同的音乐标签也成就了节目的多样性与可看性,让每一次的表演都充满期待。而作为一档专业的音乐节目,无论是否“流量艺人”,“唱功实力”、“风格特点”是节目选择艺人的首要条件。

《我们的歌2》:歌手并非为了综艺性导致配对不成功

节目中,谭咏麟、李健、张信哲、容祖儿、钟镇涛、希林娜依·高、冯提莫、太一等歌手,他们在首次亮相之后需要经历一次盲选配对。选手配对盲选赛制一直是节目的一大特点,在新声歌手与前辈歌手同台演唱之前,节目会通过虚拟名称、变声等信息让大家自由选择搭档。为了不让双方知道对方是谁,在配对环节之前,节目都采取了双通道隔空唱的形式。这让歌手们都只能通过声音判断对方是否与自己合适。陈虹表示,节目中的“变声盲选”是节目的模式点之一,但是它不单单增加的是趣味性,而更多的是让歌手有更真实的节目体验,对于未知的好奇,对于可能性的遐想,这是规则使然而非故意而为。而反观节目“配对不成功”的原因会有很多,有的是感觉、有的是策略、还有的是不断尝试的驱使,“其实想象一下如果你是歌手,需要谨慎地寻找另一半,你就能理解他们的决定,我觉得是歌手本身的选择增加了综艺性,而绝非为了综艺性而导致配对的流失与不成功。”

《我们的歌2》:歌手并非为了综艺性导致配对不成功

搭档组合:两代歌手的代际合作会碰撞出无限的可能性

对于歌手之间选择搭档的“规则”,陈虹表示,歌手之间的搭档是由两代歌手在不知对方身份情况下合唱同一首歌,“听歌识人”完成互选配对的。节目组在录制之前会有一定的节目考量和建议,但是有趣的是专业歌手可能比节目组更知道自己需要的另一半是怎样的,所以他们之间的配对大部分尊崇内心的抉择,最终的结果也的确让人惊喜和出乎意料。

《我们的歌2》:歌手并非为了综艺性导致配对不成功

节目海报

每一位歌手的风格都不同,即便是像王源、邓紫棋等新生代歌手也都已经带有自己鲜明的特征,做“新老搭档”的演唱,如何将这些歌手的特点融合,同时又能发挥各自的特长,这也是节目音乐团队从第一季开始一直在尝试的方向,就是如何将不同的两位或几位歌手在同一首歌曲中融合在一起,同时又能让各自特有的唱法、特点有所发挥。董健剑说,节目组会在选曲、编曲、和声设计、分词等等每一个环节都反复推敲。在歌手演唱之前会在录音棚先找到声线、演唱方式类似的DEMO歌手试唱,然后音乐组所有的人就试唱的这首歌曲在一起讨论,发表自己听后的想法,最终达成一个一致的最终舞台演唱方案。“这个过程其实还是蛮痛苦的,有时如果试听下来的效果差强人意甚至不惜完全推翻之前的方案,再重新开始。”

在节目中某首歌确定之后,歌手搭档进行练习之后,也曾经出现过觉得风格或者契合度不合适而换歌的情况,比如之前张信哲、容祖儿的《风继续吹》就是在舞台上临时决定的替换歌曲。在陈虹看来,这也是这个节目的魅力所在,两代歌手的代际合作会碰撞出无限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中必定会碰到有歌曲的选择最终呈现不理想的情况,不过最终的表现大家还是很满意的。

《我们的歌2》:歌手并非为了综艺性导致配对不成功

选歌改编:每首歌曲的背后都是一个故事

《我们的歌2》虽然加入了一些玩法规则,但音乐仍然是节目呈现的重点。孙楠和GAI演绎的《不让眼泪陪我过夜》,也让众多电视观众重新认识了GAI,这首歌中展现了GAI温柔深沉的嗓音,打破了圈外对他作为Rapper的既定印象;尽管配对失败,陈小春和王源盲选演唱《红豆》时,粤语和普通话的此起彼伏,两位歌者坚定和清亮的嗓音也让歌曲有了不同以往的听觉体验。歌曲在全新歌手搭档组合下,也注入了新的生命力。比如常石磊与郑云龙合作表演的《橄榄树》,虽然没有过多编曲风格上的变化,只是简单加入了一些电子元素,但给整首作品添加了一些梦幻感。董健剑表示,所有的音乐都是人的音乐,所以改编的前提是符合两位艺人的声线、年代和经历,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激活歌曲的灵魂,将更多的画面感传递给观众。而在其中所加入的那些技巧、元素是更多传递出节目的气质与艺人的态度。

在选歌上,陈虹表示,节目并不会趋炎附势地委身所谓的“传唱度”与“流行度”,“我们所认为的真正音乐是一种生命方方面面的表达,我觉得这首歌只要适合去表达某种个性、态度、故事、色彩等等一系列的人生百态,温暖人世,我都会觉得这首歌适合这样的舞台,适合我们前辈艺人和新声艺人去理解、碰撞、表达、对话。所以我们都是带着情感、带着故事、带着画面与歌手们共同确定歌曲的,每首歌曲的背后都是一个故事。”

《我们的歌2》:歌手并非为了综艺性导致配对不成功

——“合作”案例——

新京报:孙楠和GAI演绎的《不让眼泪陪我过夜》,也让众多电视观众重新认识了GAI,觉得他跳出了舒适圈。唱这首歌是谁的想法?

董健剑:《不让眼泪陪我过夜》是孙楠老师提出来的歌曲,我们也对GAI的选择表现刮目相看,GAI在这首歌中的表现其实并不是“跳出舒适圈”而是展现出了自己并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给到观众,这也是GAI来到这个节目的初衷。

新京报:节目中也有一些“搭配”挺有脑洞的,比如常石磊、王源、GAI 三个大男人演唱《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是如何想到的?

董健剑:首先这首歌是一首非常非常经典的歌曲,原唱是林忆莲老师,她唱的是女人的角度,那么我们当时就想着,如果是三个大男生一起唱,会不会起到另一种化学反应?而且他们三个人的音色各有千秋,极具辨识度,融合在一起又是非常和谐。

新京报:太一与张信哲在《像暗杀似的绕到背后突然拥抱你》中尝试了Rap,这首歌的新编曲增加了一点柔情,让张信哲也能在作品中发挥自己擅长的东西,这首歌的创意是怎么想到的?

董健剑:张信哲和太一《像暗杀似的绕到背后突然拥抱你》这首歌,其实是阿哲老师选的,这里不得不说一下阿哲老师是个很nice又很愿意帮助、扶持晚辈的人,他在第一次跟太一配对成功之后就私底下做了很多功课,然后跑来跟我们说:“我把太一所有的歌曲都听了一遍,觉得太一演唱自己的歌曲时会有更多的自信”。因为阿哲老师之前看到太一刚刚来到这个舞台时的状态有点点紧张,所以说在太一自己的歌曲中选择一首阿哲老师也能驾驭的歌曲来一起演唱。而且一路走下来,阿哲老师,还有很多前辈艺人更多的时候像是一个大哥哥、大姐姐一样会给晚辈很多的照顾、关爱、理解、支持。我想这体现了我们这个节目的代际传承的意义吧。

新京报记者刘玮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