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各种违规开具虚假证明

千龙网 2020-12-03 14:23:09
A+ A-

原标题: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2019年12月15日,大理州洱源县人民法院对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云南省第一监狱指挥中心原民警周忠平公开宣判,以徇私舞弊减刑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20年12月2日,洱源县人民检察院在12309中国检察网上公布的《起诉书-洱检二部刑诉〔2019〕166号》显示,2008年王某某受孙某甲父母之托,违规将防盗窨井盖图纸带入监狱,通过时任省一监七监区教导员贝某某(另案处理)交给被告人周忠平转交给孙某甲。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罪犯孙某甲让同监服刑人员张某某等人帮其制作模型后,被告人周忠平帮孙某甲将专利模型违规带出监狱交给曾某某,并向其转达孙某甲叫他们去申请专利的意思。

2008年10月,孙某乙委托昆明大百科专利事务所以孙某甲的名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

附起诉书原文:

被告人周忠平,男,1966年**月**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5301021966********,汉族,专科文化程度,云南省第一监狱(以下简称省一监)指挥中心监控警察,户籍所在地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路**号,现住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路**号**幢**单元**室。

因为赌博提供条件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处以罚款500元。

因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罪,于2019年5月5日经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决定,同日被大理白族自治州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5月17日决定逮捕,于同日被大理白族自治州公安局执行逮捕,现在押。

本案由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管辖,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于2019年7月17日将该案交本院审查起诉,本院于2019年7月23日收到案卷材料。

本院受理后,于同年7月24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

其间,因案情重大、复杂,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一次(自2019年8月24日至2019年9月5日);因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一次(自2019年9月5日至2019年9月11日)。

经依法审查查明:

1998年2月18日,罪犯孙某甲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后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1999年11月3日,孙某甲被交付省一监执行。

被告人周忠平2003年12月至2012年12月在省一监七监区工作,2004年至2006年担任罪犯孙某甲的包管警察。

在此期间,被告人周忠平违规给罪犯孙某甲携带食品、传递物品,给予其关照。

2008年,罪犯孙某甲的继父李某甲(另案处理)、母亲孙某乙(另案处理)为了使孙某甲尽快减刑出狱,先后与时任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副庭长陈某某(另案处理)、时任省一监总工程师王某某(另案处理)等人共谋,意图以孙某甲发明创造申报重大立功获取减刑。

在此过程中,被告人周忠平为孙某甲的虚假发明专利传递物品、出具虚假证明,帮助孙某甲利用防盗窨井盖的虚假专利获得重大立功。具体行为如下: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2008年王某某受孙某甲父母之托,违规将防盗窨井盖图纸带入监狱,通过时任省一监七监区教导员贝某某(另案处理)交给被告人周忠平转交给孙某甲。

罪犯孙某甲让同监服刑人员张某某等人帮其制作模型后,被告人周忠平帮孙某甲将专利模型违规带出监狱交给曾某某,并向其转达孙某甲叫他们去申请专利的意思。

2008年10月,孙某乙委托昆明大百科专利事务所以孙某甲的名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

因孙某甲在省一监服刑期间,多次违规获得减刑,引起相关部门和人员的质疑反对,难以再次获得违规减刑,时任省一监政委刘某某(监委留置)与时任云南省第二监狱(以下简称省二监)副监狱长朱某某(监委留置)共谋后2009年1月7日将罪犯孙某甲调入省二监服刑。

2009年5月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孙某甲“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实用新型专利。

孙某甲向省二监提出认定重大立功的申请。

随后,省二监狱政科发函至省一监狱政科要求进行核实。

时任省一监狱政科科长杨某甲授意贝某某出具孙某甲2006年至2008年在省一监服刑改造的考核情况证明,安排被告人周忠平以个人名义写材料证实孙某甲有防盗窨井盖实用新型专利,并以省一监狱政科名义进行回复。

6月17日昆明市人民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室要求狱政科对专利事实进行补证。

时任省二监狱政科副科长胡某某找到杨某甲,出具一份署名为孙某甲的《发明实用新型锁紧型窨井盖情况说明》复印件(证明材料底稿),要求省一监狱政科按照底稿组织人员出具证明材料证实孙某甲具有防盗窨井盖实用新型专利。

杨某甲将底稿交给贝某某,授意贝某某找底稿中提到的干警和罪犯依照底稿内容出具虚假证明,同时要求被告人周忠平将孙某甲所在七监区技术骨干的名字加进证明材料。

被告人周忠平根据要求出具张某某和孙某甲发明的证明,并安排服刑罪犯张某某、顾某某根据提供给他们的底稿为孙某甲出具虚假证明,张某某根据周忠平要求找冷某某出具虚假证明。

2009年8月4日省二监评审委员会依据虚假证明认定孙某甲的发明创造为重大立功,并于8月5日启动减刑程序。

在驻监狱检察室再次要求刑罚执行科对孙某甲发明创造的证据进行调查核实时,时任省二监十监区副监区长文某某(另案处理)、狱政科科长李某乙(另案处理)分别安排沈某某(另案处理)、狱政科民警杨某乙(另案处理)到省一监进行调查,授意调查结果须证明发明创造系孙某甲所为。

2009年8月27日杨某乙、沈某某到省一监找到被告人周忠平和范某某(另案处理)、罪犯张某某、顾某某、冷某某、田某某进行调查,被告人周忠平根据之前其出具的虚假证明提供证言,在没有深入调查核实的情况下按照自述材料制作的虚假调查笔录上签字,并再次出具证明孙某甲一人发明防盗窨井盖的虚假证明。

2009年9月8日,省二监评审委员会以孙某甲发明创造具有重大立功表现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报请减刑1年零9个月。

10月16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听证会审理并采信了周忠平、范某某和罪犯顾某某、张某某等人的虚假证言。

11月9日,经与日常考核减刑合并审理,作出对孙某甲减刑2年零8个月的裁定。

在罪犯孙某甲服刑期间以及刑满释放后,被告人周忠平多次收受孙某甲所送礼品礼金、接受吃请,其中收受礼金共计人民币6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受案登记表、到案经过、指定管辖决定书、立案决定书、干部任免审批表、提请减刑建议书、刑事判决书、减刑裁定书等书证;2.证人贝某某、杨某甲、孙某甲、孙某乙、曾某某、张某某等人的证言;3.被告人周忠平的供述与辩解;4.搜查笔录等。

本院认为,被告人周忠平作为司法工作人员徇私舞弊,致不符合减刑条件的罪犯孙某甲得以减刑,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一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徇私舞弊减刑罪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周忠平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坦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此致

云南省洱源县人民法院

树欲静而风不止。

“昆明恶霸”孙小果涉黑涉恶问题,仍在发酵中。

公众尤其关注的是,孙小果究竟通过何种方式,从一名死刑犯走出监狱?

据红星新闻记者近日确认,孙小果有一项“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发明专利,此发明专利可能助其减刑。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为孙小果具体办理了此项发明专利申请的是,昆明某专利事务所。

5月10日,该所负责人何某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当年前往专利事务所送来此项专利相关材料的,是孙小果的母亲。

一起多年前的旧案,随着媒体的曝光和聚焦,涌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重新审视旧案,并不是挖出爆料、夺人眼球,而是在旧案的条分缕析中,让事实真相浮出水面,让程序瑕疵无处藏身,让司法正义实现回归。这也是法治的真正使命。

不可否认,一些服刑人员利用发明创造获得专利,的确是一条争取减刑的捷径。

我国97刑法明确规定,“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的,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有发明创造或者重大技术革新”等重大立功表现,属于“应当减刑”的范围。

也就是说,如果孙小果手握这个发明专利,就必然拥有了减刑的“丹书铁券”。

问题是,这个发明专利是服刑人员在“执行期间”的智慧创造,还是他人在“狱外”代劳。

如果是前者,此发明的确能遏制城市里下水道窨井盖被大量恶意偷盗现象,为其减刑也没有什么不妥。

如果是后者,“宽宥”显然就与立法原意相冲突,即便有关发明创造的分量再重,也不应纳入减刑的范围,否则体现“教育挽救功能”的减刑,就可能沦为凭借金钱、关系等“赎买”的物品。

比如,广东健力宝集团原董事长张海,当年就是凭借购买的“汽车前后双视镜”发明专利重大立功,最终实现了不法减刑的目的。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为了遏制“监狱发明”乱象,最高法2016年11月15日出台《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就对“有发明创造或者重大技术革新”作出了专门限制,明确“发明创造或者重大技术革新应当是罪犯在刑罚执行期间独立或者为主完成并经国家主管部门确认的发明专利”。

在司法实践中,正常流程应是服刑犯人独立研发出某种发明,通过所在监狱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发明专利,取得专利后通过所在监狱向法院提出减刑申请,检察院、法院审核后确认减刑,这也是为了防止他人代劳,借以助攻减刑。

从报道情况分析,孙小果的这一发明创造,其实很难归功于其本人。

孙小果因故意伤害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重罚且被监狱羁押,之前并无任何发明创造相关活动;而从程序上看,媒体报道显示,这一发明创造也并非孙小果亲手“推动”,而是其母亲代办专利申请。

如果媒体报道属实,这番违反程序的狱外操作,削弱了该发明创造的法定效力,不应得到司法认可。

也就是说,孙小果因发明创造获得的“减刑”,应当被法院依法取消。

时间不能抹去正义的瑕疵。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孙小果获专利减刑内幕曝光

究竟是什么让昔日的“昆明恶霸”,逃避法律的严厉制裁,化身为现在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头目,理应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

在媒体舆论的持续关注下,孙小果案已被列入“典型”,相信随着有关部门介入调查的深入,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

而坚守法治、严肃执法、堵塞漏洞,司法正义终将呈现其应有的色彩。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