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美媒刊文:特朗普死党想卸任前“毁掉美国”

参考消息 2020-11-30 14:34:47
A+ A-

原标题:保罗·克鲁格曼文章:特朗普死党想卸任前“毁掉美国”


参考消息网11月30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1月23日发表保罗·克鲁格曼题为《第二次特朗普大战:失败者发起反击》的文章称,特朗普及其死党正竭尽所能,以大大小小的方式在卸任前毁掉美国。全文摘编如下:

我们都知道唐纳德·特朗普不会轻易接受失败。但是,他拒不认输的坚决态度、暴躁脾气造成的破坏以及几乎整个共和党对他的隐忍迁就是连悲观主义者都始料未及的。

尽管如此,特朗普能推翻选举结果的可能性极小。但他正竭尽所能,以大大小小的方式在卸任前毁掉美国。别的且不说,他手下的官员已经在试图破坏经济,让乔·拜登有可能在任内面对一场金融危机。

在外行看来,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突然宣布终止支持在今年3月份设立的几项应急贷款项目似乎不是什么大事儿。毕竟,金融市场目前并没有陷入危机。事实上,虽然特朗普曾预言,如果他败选,“你们的401(K)养老保险将完蛋”,但恰恰相反,自拜登胜选以来,股市行情大涨。

负责管理这些项目的美联储强烈反对,理由非常充分。要知道,美联储很清楚金融危机是怎么回事以及怎样阻止金融危机发生——而姆努钦正在让这个国家失去会在未来数月或数年内至关重要的工具。

过去,我们现在所说的金融危机通常被称为“恐慌”——比如1907年大恐慌,那件事导致了美联储的成立。恐慌的根源千差万别,有些根本没有明显根源。然而,它们有很多共同点。它们都涉及信心丧失导致经济中的资金流动冻结,往往对增长和就业产生可怕的影响。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恐慌未必反映出暴民心理,尽管这种心理有时也起到一定作用。更多的时候,我们谈论的是自我实现的预言,个别的理性行为产生集体的灾难性结果。

美联储等公共机构的作用就在这里。自19世纪以来我们就知道,在金融恐慌期间,此类机构能够而且应该向现金匮乏的银行提供贷款,从而阻断死亡螺旋。

制止恐慌需要多少贷款呢?通常不算多。事实上,终结恐慌往往只需承诺若有必要就提供现金,无需真的开具支票。

早在2012年,南欧大部分地区就发生过失控的金融危机。西班牙等国眼见着自己的借债能力崩溃、债务利率飙升。然而,这些国家实际上并没有丧失偿债能力;西班牙的财政状况并不比英国差,后者却能以极低的利率借到钱。

但是,西班牙没有自己的货币,它使用的是欧元,它遭受了一场自我实现的恐慌发作,因为它担心现金耗尽的投资者有可能引发恰恰是他们所担心的结果。英国能发行自己的钞票,不会爆发这样的危机。

然而在2012年7月,欧洲央行——相当于美国的联邦储备银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承诺“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人人都将其解读为承诺在必要时向危机国家提供贷款。突然之间,危机结束了,尽管欧洲央行最终根本没有放贷。

到目前为止,情况还不错。但我提醒还没注意到的人:疫情卷土重来了,住院人数已经比春天要多得多,而且还在快速上升。

或许新冠肺炎病例的最新激增不会引发第二次金融危机——毕竟,我们现在知道疫苗即将问世。但发生危机的风险没有消失,夺走我们抵御这样一场危机有可能需要的工具是愚蠢的。

姆努钦声称不再需要这笔钱的说法毫无道理,他的继任者能否轻易逆转其行动尚不明朗。考虑到正在发生的其他所有事情,很难认为姆努钦的举动别有深意,而只能认为他是在破坏公物、企图增添在特朗普继任者任内发生灾难的可能性。

问题是,在这一最新举动之前,姆努钦原本似乎是效力于特朗普却没有声誉尽毁的少数几位官员之一。好吧,我收回上面这句话:他已经加入了一心要在离任前搅乱这个国家的特朗普死党行列。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