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这几天,共和党大佬对特朗普的态度越来越微妙

新京报 2020-11-11 13:40:05
A+ A-

原标题:这几天,共和党大佬对特朗普的态度越来越微妙|京酿馆

铁杆支持和公然唱反调的都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代表性人物则“两头堵”。

▲资料图。

▲资料图。

文|陶短房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再拖沓的计票也会得出结果:尽管特朗普团队在发起诉讼,但美国大选结果已无太多悬念。

问题来了:在拜登一方宣布胜选、特朗普坚称“如果在公平状态下我才应该是获胜者”并发起诉讼的情况下,特朗普身边的人又是持何态度、作何反应?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眼下,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仍执着推动在乔治亚、威斯康辛、密歇根、宾夕法尼亚等州进行一连串投诉、指控,控诉“计票违规”、“拒绝共和党监督员监督计票”、“将超过截止日的邮寄选票计算在内”、“未按要求及时停止计票”……

目前看,除了在乔治亚等少数州他们要求重新计票获得支持外,其他诉求或因缺乏证据得不到普遍认同,或徒劳无功——由于拜登在选举人团票上遥遥领先,即便重新计票申诉结果都有利于特朗普,也难以撼动大局。

在发起诉讼之外,特朗普在人事任免上也刷遍存在感:11月9日,国防部长埃斯珀被特朗普在推特上解职,由全国反恐中心主任米勒代理该职务;同日美国媒体证实,美国全球变化研究计划执行董事库珀伯格在11月6日就被威特希德所取代。

权力交接前的总统任免重要阁员,在美国是绝对异乎寻常的,尽管埃斯珀和特朗普自“教堂事件”后存在龃龉,但他已是特朗普任内几任防长中最“乖”的一个。

特朗普一直想炒而没炒他是选举需要,担心选前在关键位置上换将自乱阵脚。如今强行炒人同样是“选举需要”——既然“拜局已定”,那就要极尽搅局之能事,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扰乱拜登的阵脚。

而共和党则已被特朗普的动员、筹款能力所“劫持”。目前共和党仍保有参院的多数席位,但明年1月5日乔治亚州将进行参议员改选,如果共和党候选人珀杜和洛夫勒双双败北,15天后民主党将凭借副总统自动获得的参院议长资格,夺回参院控制权,届时共和党将面对白宫和国会两院“三大皆空”局面,这是共和党难以接受的。

美国两党制下,政党只是个选举机器,平时“存在感”有限——但既然选举在继续,共和党政要们就不能不顾忌特朗普“铁杆粉”强大的动员力,及他胜过共和党内当前任何其他人的筹款能力。既有所求,则必然投鼠忌器。

“漫漫的长夜我串起你的承诺”

11月3日后,共和党及特朗普团队很多人的立场,开始发生微妙分化。这主要分为三种:

一,“铁杆追随者”。

包括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推动就投票上诉方面比特朗普还积极;

南达科他州长诺姆,是唯一在怒斥“选举和计票充斥着欺诈和虚伪”方面和特朗普始终保持口径一致的州长;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格雷厄姆,则是最早跳出来无保留支持特朗普上诉的共和党议员之一;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人称“特朗普的跟班”,是国会山最亲近特朗普的议员;

佛罗里达州长德桑蒂斯,特朗普在政治家中最早的盟友之一,11月5日公开提出“各州立法机关可以不认本周投票结果,直接宣布特朗普在本州获胜”;

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及女友吉尔福伊,CNN曾报道称二人有意从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主席、参议员罗姆尼的侄女麦克丹尼尔手中夺权,为特朗普2024年再参选铺路;

当然,还少不了曾经的“影子沙皇”班农,“特朗普的小迷妹”、白宫新闻秘书麦克纳尼等。

二,且跟且打鼓者。

其中包括9日才附和特朗普“投诉权利”的参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和众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众院民主党党团发言人斯卡利赛;还有麦克丹尼尔、俄亥俄州共和党主席铁姆肯、佛罗里达州参议员斯科特、共和党州长协会竞选人、亚利桑那州长杜西等。

他们泛泛地附和特朗普团队的诉讼请求,却也并不热忱。

而11月9日要求联邦检察官“在总统选举结果得到证实前应调查选民欺诈行为指控”的联邦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巴尔,也应划入此类。

三,背道而驰者。

前总统小布什和他的弟弟杰布,以及包括缅因州参议员柯林斯在内的4位共和党温和派参议员,已向拜登发出了祝贺当选的公开信息;

乔治亚州长拉芬斯佩格,尽管特朗普“铁杆粉”对他存心放拜登一码的攻讦是捕风捉影,但他也并未掩饰自己对特朗普团队死缠烂打的不悦;

特朗普的私人朋友、前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以及参议院规则委员会主席、密苏里州参议员布朗特,他们都表示“要么拿出铁证,要么干脆到此为止”,主张特朗普将投诉之类问题交给律师,或强调一切都该有个度,不能没完没了地把开启过渡期拖延下去;

当然,还少不了犹他州参议员、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他不仅是首个祝贺拜登当选的共和党议员,还早早直言不讳指责特朗普团队“选举是操纵、腐败和窃取胜利”的说法是错误的。

总体上,共和党政要们在11月3日后对特朗普的态度呈枣核状:铁杆支持和公然唱反调的都是极少数,前者几乎都是特朗普的“私党”,后者大多为近来颇感失意的党内建制派。

绝大多数代表性人物则是“两头堵”,既不想在特朗普及其铁杆粉的阴影下“委屈一辈子”,又对他们的“剩余价值”恋恋不舍。

▲资料图。

▲资料图。

“会有那么一天会有那么一天”

那接下去怎么办?

如今,对特朗普的“舆论逆转”早已开始:尽管他从来不是媒体宠儿,但仍有些公认倾向于他的主流传媒,如福克斯新闻、华尔街日报、纽约邮报等。

可随着他在选后“不按牌理出牌”,这些原本和他关系不错的少数媒体,也加入了对他“贴标签”和“掐麦”行列。

差不多自投票日当天起,特朗普和铁杆粉就开始被推特、Facebook等主流社交网络平台“打入另册”,动辄“控评限流”。

从两党势力对比看,若明年1月5日的联邦参议员乔治亚州选举中,珀杜和洛夫勒中能胜出至少一位,共和党就能守住参议院多数。

到那时,在保住参议院和联邦最高法院控制权、众议院议席没有大损失的情况下,共和党内多数可能都会觉得“结果不坏”,届时跟特朗普的切割也会更直接。

而若参议院多数席位不保,那麦康奈尔等人或许会默认共和党纵容特朗普团队继续“任性”。反正出了事,黑锅也是特朗普一方来背,轮不到在国会山的他们。

此外,当地时间11月10日,众议院投票结果尘埃落定,民主党再次获得众议院多数党席位。虽然民主党在本次选举中押注郊区选民,想进军保守地区。然而结果显示,民主党人只获得了共和党一个席位,在特朗普受欢迎的农村和工人阶级地区,包括新墨西哥州和俄克拉荷马州,失去了多达七个席位。

可以预见,接下来,波澜还会迭起。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