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不必苛责张桂梅的“不原谅”,也不必污名化“全职太太”

新京报 2020-10-29 14:26:00
A+ A-

一家之言

该鼓励女性独立,也不必把“全职太太”一棒子打翻。

“她领着她的娃娃和老公,抱了一大堆钱(要捐款),我说‘你出去’。”“你家庭那么困难,我们把你供到现在,你反而当起了全职太太。”这两天,中国第一所免费女子高中华坪女高校长张桂梅批评全职太太的一段采访视频,上了热搜。

张桂梅痛斥成为“全职太太”的学生,确实有其具体语境。若设身处地地站在张桂梅的视角上去思考,她的“过激”未必不可理解。

从张桂梅本人的经历看,她坚守滇西贫困地区40多年,几乎是将大半个人生献祭在丽江,她所为的并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某一群人。她希望女学生们成为火焰,一星火苗点燃一片森林;希望她们成为稻种,一粒果实终将喂养整个村落。

常年深耕贫困山区教育工作的张桂梅,看过太多女性的悲剧人生,才会对“全职太太”这种选择这样不理解、不原谅,特别是对自己的学生。

某种程度上,张桂梅对全职太太的评判,也是基于“社会贡献”维度而非“个体选择”维度。从她那番话看,在她眼中,那位成为全职太太的学生所辜负的,不只是个人学到的知识,还有她获得过的权利以及为她的每一步铺设阶梯的人;在她看来,“个人选择”虽然出于“个人”,但不能仅仅是为了个人。

所以,我们确实不必苛责张桂梅的“不原谅”,却也不必污名化“全职太太”。

应该看到,越来越多的“全职太太”,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主妇,而是自由职业者。她们既不依赖丈夫,也不依赖某个固定的单位,而是自由地分配时间、独立自主地创造价值。在移动互联、平台经济时代,个人才华和价值被完全埋没的情形已经越来越少,很多“全职太太”仅凭一部手机就可以与社会“无缝对接”。

因此,我们在看待“全职太太”时,不宜一概而论:如果女性不情不愿却无奈为之,还由此沦为依附者、低男性一等,那确实该引发对女权的思考;若是夫妻两方着眼于家庭与工作的权衡平等协商做出的安排,选择自由得到了保障,那未必就是“女性自我放弃”,也不必埋汰或否定。

揆诸现实,“全职太太”背后的不平权现象的确存在,但将“全职太太”等同于女性附庸化,可能也有些刻板印象的意味。

作为平衡性的家庭角色分工,只要男女两方对等尊重、平等对待,只要出于自愿、家庭付出被认可,那就谈不上两性不平等——就像男女角色对调,男性变成“全职老公”那样。

因此,无论是“全职太太”还是“全职老公”,当这个称谓背后不带有某种附庸色彩、不被另眼相看,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权”。

这倒不是去责备张桂梅的偏执——恰恰是由于她的“执拗”,她才能为了一个目标坚持数十载,而男女平权的进程,需要这样一批固执的人。只是想强调:我们应该改变的是对“全职太太”的刻板印象,重要的是保障每个人对生活的自由选择权,而不是在“全职太太”与“职业女性”之间贴上你好我坏的绝对化标签。

□叶倾城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