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奢侈品包就60余个

环球网 2020-09-26 15:22:38
A+ A-

原标题: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随手一个包就值20万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爱马仕、LV、香奈儿……

60余个奢侈品包包为何出现在法庭上?动辄几十万的奢侈品它们的“主人”又是谁?

9月25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东城法院获悉,该院目前正在对一起贪污犯罪案进行后续执行,而对涉案物品鉴定评估的现场就设在了法庭内。

现场

60多件涉案奢侈品鉴定花一天

9月25日,在北京东城法院一法庭内,香奈儿、爱马仕、LV、Celine等60多个奢侈品包及珠宝首饰、衣服,摆满了地面。

从早8时50分开始,专业机构的鉴定师和评估师等6位工作人员就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他们详细查看了每个包的品相及受损程度,通过专业工具对包的款式、种类、规格、材质等一一做了鉴定,同时做好了登记。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据鉴定人员介绍,真伪的鉴定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不仅需要借助一定的工具,还要鉴定人员专业的知识和经验。“因为很多包包虽然有特定的防伪标识,但不能仅凭这个进行真伪判断,需要对编号、工艺特征、字印的印法、喷涂方式以及皮面的处理方式等多方面进行综合观察。”

据粗略估计,此次鉴定中,一个包的鉴定时间最快10多分钟,多则20多分钟。“因为今天的量比较大,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做完鉴定。”鉴定人员说,“现在需要采集一些重要的信息进行记录,最后整理完成后进行综合分析才能出具书面的鉴定结论。”

据了解,经过7个多小时的现场鉴定,鉴定师最终完成了对这些包的初步鉴定。

经法院委托,这些待拍的奢侈品将由提供专门存储服务的“京小仓”来保存。

16时许,2名工作人员分类打包封箱后,被运送至专门的存储地点保管,等待拍卖。

案件

女出纳刚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据了解,这些涉案物品均是在一起职务犯罪案件中查获的。

2019年3月,王某因涉嫌贪污罪被东城区监委留置,同年9月被开除公职。

2019年12月,被东城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700余万元。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90后的王某于2017年通过公开招聘入职东城区某单位,从事出纳工作。

因在工作、生活和网络游戏中,结交了大量出手阔绰的朋友,养成了及时行乐、恣意挥霍的不良消费观念。

在这些不良观念的影响下,她在工作还不满一个月时,就开始想方设法侵吞、骗取公共财物。

比如通过假的银行对账单,模仿单位领导的签字,使用现金支票,把公款转移到个人的银行账户。

后来,连现金支票都懒得用了,直接通过银联转账将单位账户的钱转到自己名下。

而整个单位对王某的违法犯罪行为毫无察觉,致使其更加肆无忌惮。

2017年11月至2019年2月,王某在担任出纳的一年零三个月时间内,利用职务便利,伪造报销申请,骗取、侵吞了单位大额存款达720余万元,用于个人奢侈消费。

因为钱不是靠自己辛苦工作赚来的,她消费起来一点也不心疼,用的东西大都是奢侈品牌,其中一件衣服价值6.4万元,一个包超过20万元。

王某表示,“之前那段时间,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不停地逛,不停地买,根本不考虑价格。”买完东西,还拍照发朋友圈,在追捧中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此外,王某对网络游戏还有一种畸形的执着,她是一个游戏群的群主,每个月都会花3000元至5000元请其他玩家帮她升级,仅网络游戏一项,投入就多达70余万元。

后续

涉案物品拍卖款会还给受害单位

目前,东城法院执行局已从监察机关接收了侦查阶段扣押的涉案物品。

负责该案的执行法官陈利梅介绍,随着刑事案件告一段落,王某贪污罪一案的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已进入执行阶段。

“办案多年来,第一次见一个案件涉及这么大量的涉案奢侈品。

我们正在积极推进这批涉案物品的处置,因涉案物品数量多且价值较高,为了能有一个相对客观准确的估值,对拍卖提供一定的保障,还委托了专业鉴定评估机构进行鉴定评估。”陈利梅说,根据评估鉴定的结果对这些涉案物品进行登记造册,后续将依法通过网络进行司法拍卖,拍卖所得款项会第一时间发还给受害单位。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根据流程,后续鉴定机构将会出具详细的鉴定报告。评估师之后也会根据拍卖标的折损情况,出具专业的评估报告、给出评估价格。

这批涉案的奢侈品在评估结果出来后,将在京东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拍卖。“一般会按照评估价格的70%起拍。”陈利梅说。

在鉴定现场,东城法院陈丽梅法官告诉记者,随案件移交过来的这么多奢侈品包包,法官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包上、手表上、珠宝包装上都有品牌,但具体值多少钱,法官也不知道。

因此,今天法院请来了专业的鉴定人员,对这些物品的价值做出一个初步判断。

“她的犯罪所得需要追索,可是她名下直接可供执行的财产,只有几万块银行存款,那么这些包包和珠宝,就非常重要了。”

在鉴定现场,工作人员们手拿包包,里里外外地细致观察。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据介绍,工作人员要通过观察、触摸等方式,对五金配件的工艺,面料材质、打孔工艺、品牌的字印等细节进行判断,从而确定这些包的真。

“第一步是先确定真假,毕竟如果是假的,那价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工作人员说。

小角色大案子时有发生

近年来,基层单位里的财务人员虽然级别不高、官职不大,但挪用公款金额动辄千万之巨的案件多有发生。

“2013年至2019年12月,时任天元区泰山路街道办事处征地拆迁指挥部、会计管理中心出纳吴春花先后采取延迟发放征地拆迁款、私刻印章、伪造资料、私自使用单位空白支票等方式,挪用公款并造成财产损失887.1万元。”2020年6月底,湖南省株洲市纪委监委通报了一起财务人员挪用公款的典型案例。

调查发现,当事人吴春花为弥补个人炒股、炒期货的巨额亏损,以及满足个人奢侈消费私欲,利用职务及工作便利,从负责管理的各类单位公账中涉嫌挪用公款累计超过2680万元。

而在今年5月25日,四川省石棉县公路养护段财务股股长兼出纳李万英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2013年至2019年1月,李万英以支付“人工费”“工程款”等名义,先后361次挪用石棉县公路养护段公款3600余万元,用于归还在从事营利性活动中所欠借款本金和利息、投资入股水电企业、个人消费等支出。

同样的问题还发生在贵州省毕节市织金经济开发区财政局。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90后女出纳入职一年贪720余万

2019年初,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了一起“90后”出纳贪污、挪用公款的典型案例。

身为织金经济开发区财政局出纳的王红梅利用职务便利,在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期间,采取扫描、抠图伪造银行对账单,模仿领导签字,私刻单位公章等方式,先后50多次从单位公款账户划转了1500余万元到自己的私人账户,多数用于购买彩票和个人消费。

通报内容显示,在王红梅贪污挪用公款期间,与其搭档的两任会计都把自行保管的单位网银口令密码和财务专用章交由王红梅管理,对后者每月提供的虚假银行对账单不认真审核就直接做账。

就在王红梅被查处的同一时间点,同为“90后”的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某建设类国有企业下属分公司财务陈曦曦因挪用2680余万元公款,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该分公司的领导以信任代替了监管,使得陈曦曦用软件伪造内部凭证和金融票据复印件,瞒过了公司内部的查验和报备,两年内145次挪用公司用来缴税的钱去赌博。

财务专用章未做到专人专管、月末的银行对账单未认真审核,诸如此类问题几乎是类似案件的“通病”,而这些监管上的失职失责使财务制度形同虚设,让挪用公款的“黑手”有了可乘之机,并屡屡得手。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小出纳员吞金“黑洞”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决不能掉以轻心。

各个机关、企事业单位要针对财务管理上的漏洞,依据法律法规加强监督,建制堵漏,防患于未然。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