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大连一派出所“遗漏”犯罪嫌疑人 受害者直言不公平

澎湃新闻 2020-09-25 09:28:30
A+ A-

原标题:“两人承认打我,怎么只移送一人卷宗给检察院?”

“两个人承认打我,警方怎么只移送一个人(的卷宗)给检察院?”被打伤的大连市民李桂清认为,犯罪嫌疑人“有遗漏”,她觉得不公平。

2018年5月17日,因琐事,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金普新区)市民李桂清被他人殴打,轻伤二级。她当时就报了警,警方随后刑事立案。

2020年9月23日,伤者李桂清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后将近两年半的时间过去,案件仍然没有任何结果,她没等来一个道歉,也没得到任何赔偿,却等来了犯罪嫌疑人“被遗漏”的消息——“先移交一个”。

针对“犯罪嫌疑人可能有遗漏”的说法,23日,澎湃新闻多次联系侦办该案件的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区公安局复州湾派出所金所长和大连市公安局宣传处,未获有效回应。

但两段视听材料中,金所长反复表示,确实只移交了一个人的卷宗给检察院,并称是经过前期沟通,“是检察院的意思,也是法院的意思。”

9月24日,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邢鑫律师表示,公安机关对侦查终结应当起诉的案件,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对不够刑事处罚的犯罪嫌疑人需要行政处理的,依法予以处理或者移送有关部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应当向同级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与本案有关联同案嫌疑犯卷宗应当一并移送给检察院。检察院如若发现存在遗漏情况,有权要求公安机关补充提交相关卷宗。

大连一派出所“遗漏”犯罪嫌疑人 受害者直言不公平

“遗漏”一名嫌疑人?

“派出所金所长说,这是检察院的意思”

“派出所金所长说,这是检察院的意思,也是法院的意思,他们前期沟通的意思。先移交一个,看是否能起诉,不行的话,就诉不了了。那我怎么办?”李桂清说。

23日下午,针对前述犯罪嫌疑人“被遗漏”的说法,前述“派出所金所长”、金州区公安局复州湾派出所金姓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他无法回应,采访需要先取得大连市公安局宣传处的同意。

23日下午,澎湃新闻多次联系大连市公安局宣传处,电话未予接通。

大连市金州区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对此未予回应。

澎湃新闻从相关渠道获悉,虽然两名犯罪嫌疑人涉案,但侦办该案件的金州区公安局复州湾派出所近日确实仅移交了一名犯罪嫌疑人的卷宗给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前述案件2018年11月28日刑事立案。2019年12月,复州湾派出所孙姓副所长告诉澎湃新闻,此前三名涉案人都不承认打人,但目前已有两人承认打人。警方给这两名涉案人办理了取保候审。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罗卿律师向澎湃新闻表示,如果两名打人者中,其中一人对伤者造成的是轻微伤,那警方可能主要追究另一名打人者的责任。目前已披露的案件具体信息不多,需要结合具体案情进行分析。如果确系“遗漏”了犯罪嫌疑人,检察院发现后可以予以监督纠正。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报道,李桂清称,2018年5月17日下午四点左右,因不想卖自己家果园地等琐事,她与于某(一)、汤某某、于某(二)发生冲突时被打伤。她当天报警后,就医并拍摄了CT。

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中心2018年10月10日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李桂清入院治疗并被确诊为L2腰椎横突骨折、头部外伤、右大腿软组织挫伤。该中心作出鉴定意见:李桂清腰椎横突骨折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头部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2018年11月28日,警方出具立案告知书,称该故意伤害案有犯罪事实,决定立案侦查。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报道,时任复州湾派出所副所长孙警官向澎湃新闻表示,李桂清腰部的骨折是被木棍击打所致,还是撕扯过程中摔倒所致?谁是第一责任人?警方需要确认。所以,除了前述司法鉴定,还要做成伤机制鉴定。“成伤机制(鉴定)很关键。因为这个案件定性故意伤害是没有问题的,但责任划分是存在问题的。这个东西(检察院)肯定会要。”

“以前没这种鉴定手段时,怎么办?难道案子就不办了吗?”李桂清不解。

成伤机制鉴定称是间接外力致骨折

成伤机制鉴定称是间接外力致骨折

成伤机制鉴定:“耗时”一年多,称间接外力致骨折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9年12月,涉事派出所孙姓副所长曾向澎湃新闻表示,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无法进行成伤机制鉴定,该派出所工作人员联系了上海的司法鉴定机构。但李桂清质疑称,2018年11月份,复州湾派出所民警就说联系相关鉴定机构进行成伤机制鉴定,但一直没有进展。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委员会副主任、律师彭逸轩则向澎湃新闻表示,他认为,成伤原因鉴定并非该案件的关键。警方不能把侦查权交给鉴定机构。

从2018年11月28日警方刑事立案,到2020年7月16日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前述成伤机制鉴定一波三折,辗转多地,“耗时”一年多。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罗卿律师认为,成伤机制鉴定并不能鉴定出谁是第几责任人,仍然要结合案情进行分析。该鉴定是否有必要做,需要根据具体案件证据定论。可能受害人的骨折不是被直接打伤所致,但是,如果有证据证明,在殴打或者推搡过程中造成受害人摔倒造成伤害,那也应该追究打人者的责任。因为摔倒骨折与肢体冲突的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李桂清提供的司法材料显示,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2020年8月27日向她出具鉴定意见通知书,吉林千迈司法鉴定中心于2020年7月16日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

该鉴定意见书称,被鉴定人李桂清“腰2椎体右侧横突骨折为新鲜骨折,可以认定系在2018年5月17日与他人发生口角后厮打过程中形成。”“符合间接外力作用,竖脊肌剧烈收缩与腰椎压挤不同步剪切所致。”

北京法医司法鉴定咨询中心主任王鹏告诉澎湃新闻,间接外力作用主要系指腰部用力过大或极力维持姿势平衡时,附着于横突上的肌肉强力牵拉所致。腰大肌、腰方肌及腰背筋膜深层附着于横突,其作用是使脊柱侧屈、躯干和骨盆前屈,当其强力收缩时,可引起横突骨折。

王鹏表示,正常脊柱由7个颈椎、12个胸椎及5个腰椎组成。腰椎椎体的后部包括椎弓、横突、椎板和棘突,由前弓、前纵韧带和后纵韧带为椎体的后部提供稳定性。理论上,直接或间接暴力作用均可致横突骨折。但相对而言,因横突被腰方肌、腰大肌及竖脊肌包围,位置深在,直接暴力(如棍棒击打、脚踹)不易致横突骨折(尤其是单发者)。其次,实践中,因棘突相对裸露,较横突易被伤及;L1-L5横突中,因L3横突最长,故较L2等横突易伤;再者,当直接钝性暴力导致新鲜骨折时,保护于横突上面的相应软组织通常会有肿胀、皮下血肿或受力处皮肤擦挫伤等特点。鉴定人在分析横突骨折成伤机制时,往往通过上述特点加以甄别。

澎湃新闻记者吕新文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