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因严重损害狗不理集团名誉 狗不理解除与王府井店加盟方合作

中国经济网 2020-09-15 09:05:29
A+ A-

原标题:狗不理集团:解除与狗不理王府井店加盟方合作

因严重损害狗不理集团名誉 狗不理解除与王府井店加盟方合作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15日讯今日凌晨,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狗不理集团解除与狗不理王府井店加盟方合作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针对近期“狗不理王府井店就某视频博主发布视频评论采取不妥行为”,狗不理集团决定从即日起,解除与狗不理王府井店加盟方的合作。

《声明》表示,“狗不理王府井店”为2005年狗不理改制前的加盟店并存续至今。事件发生后,狗不理集团高度重视,集团领导率队在第一时间赶赴狗不理王府井店了解事情经过。经了解,在未向狗不理集团报告的情况下,狗不理王府井店面对消费者评价擅自处理且严重不妥,不能代表集团官方行为和立场。

《声明》还表示,狗不理王府井店严重违反了狗不理集团企业品牌管理规定和与狗不理集团签订的加盟协议相关约定,严重损害了狗不理集团名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针对此次事件给社会带来的不良影响,狗不理集团深表歉意。此次事件反映出狗不理集团对加盟店管理上存在疏漏。下一步,狗不理集团会以此次事件为镜为鉴,切实提升服务水平,根据社会需求及时调整经菅方针。

相关新闻:网友差评视频引热议,王府井狗不理:恶语中伤,已报警

狗不理差评视频拍摄者发声

狗不理差评视频拍摄者发声

昨天下午,微博上一则探访狗不理包子王府井总店的视频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餐厅随即在网上发布声明,称视频发布者侵犯了餐厅名誉权,餐厅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和网络媒体的法律责任。

但也有律师表示,这则视频属于消费者的主观体验,不应被认定为侵权。

记者注意到,微博“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于昨日下午转发了网名“谷岳”的博主的视频,“谷岳”探访了狗不理包子王府井总店,称该店在大众点评网上的评分是2.85分,在王府井地区的餐厅中评分最低。

在视频中,“谷岳”先截取了网友在大众点评上的评价;接着走进餐厅,花60元购买了一笼8个的酱肉包,又花38元买了一笼8个的猪肉包。

他吃包子的时候,画面外传来剧烈的咳嗽声,“谷岳”听到后撇了撇嘴,说咳嗽声是从厨房传来的。

狗不理差评视频拍摄者发声

狗不理差评视频拍摄者发声

最后,“谷岳”总结说,酱肉包特别腻、没有用真材实料;而猪肉包则是皮厚馅少,面皮粘牙。

“要说也没那么难吃,这种质量20块钱差不多,100块钱两屉有点贵。”博主体验后说,对于网友评价的“服务差”,他倒是感觉不强烈。

视频发出后不久,新浪微博账号“王府井狗不理店”就发布了一则声明。

声明中称,该视频所有恶语中伤言论均为不实信息!

餐厅郑重提出:“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发布传播虚假视频内容,侵犯了餐厅的名誉权;未征得餐厅同意,“谷月(岳)”工作室私自拍摄、剪辑,并向第三方提供带有不实信息的视频,侵犯餐厅的名誉权造成相关经济损失;现要求二者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在大于现有影响的范围内消除影响,并在国内主流媒体公开道歉,餐厅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和网络媒体法律责任。

目前餐厅已报警并注册官方微博,发布官方声明,以正视听。

狗不理差评视频拍摄者发声

狗不理差评视频拍摄者发声

昨晚,记者致电狗不理包子(王府井总店),该店负责人称,店内都是明码标价,没有卖过160元一笼的包子。

而在视频中,“酱肉包竟然160元一笼”出现在开头的网友评价里。

“说馅儿小,可以当时叫我退呀,消费者不会白花钱干这种傻事。”对于后厨的咳嗽声,该负责人质疑:“谁咳嗽声有那么大呀,跟八级地震似的。”

博主发表负面体验视频是否构成侵权?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王维维律师表示,目前从视频的内容看,该短片是消费者通过视频记录到餐厅体验的过程,主要是关于口味、食材、服务等方面的个人主观评价,没有虚构不实内容,不应被认定构成侵权。

餐厅是公共场所,且消费者购买了餐饮服务,也有权利对这个过程进行个人客观评价。

对于视频展示的网友留言是否存在与实际不符的情况,王维维认为,视频本身只是客观展示了已经存在的一些差评,而不是仅挑出了一条差评。

后面的视频拍摄了店内的价格标签等,不仅不会放大这条差评的内容,反而起到了澄清作用。

就算这条留言内容虚假,视频本身也不构成侵权。

“餐厅的声明过于强硬,在这个事件中没有就服务不周之处诚恳致歉,是一个危机公关的典型失败案例。”王维维带着遗憾说。

“王府井狗不理店”账号被删除

今天凌晨0时04分,记者再次搜索发现,餐厅发布的声明已被从微博上删除,也无法再搜索到“王府井狗不理店”的用户信息。

9月11日,记者联系了狗不理包子王府井总店,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不太清楚这件事。”对于是否有人前来拍摄视频,这位工作人员也称“不记得”。

记者从一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现在相关事件的解释“由狗不理天津总部负责,现在王府井店暂时不接受采访。”随后记者拨打了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视频拍摄者谷岳在给记者的回复中表示,目前狗不理方面并没有和自己有任何接触。

对于狗不理声明中所称“报警”,谷岳说自己也没有接到警方的任何通知。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