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国办:贵州一县问题严重 拖欠教师工资补贴4.7亿

北京晚报 2020-09-05 11:37:05
A+ A-

原标题:恶劣!贵州一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4.7亿,国办督查室发布通报

贵州一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4.7亿

贵州一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4.7亿

近日,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派员赴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进行了明察暗访,发现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

同时发现,大方县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发起成立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一、拖欠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补贴18031万元。

经查,大方县共计拖欠教师2019年绩效工资6336万元、第13个月工资2541万元,2015年至2019年乡镇工作补贴8100万元,2020年乡村生活补助1054万元。

上述行为违反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中“各级人民政府要将教师队伍建设作为教育投入重点予以优先保障,财政教育经费要优先保障中小学教职工工资发放”,《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中“要依法保障教师权益和待遇,落实乡村教师乡镇工作补贴、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生活补助和艰苦边远地区津贴等政策”要求。

二、未按时缴纳教师五险一金,欠缴29930万元。

经查,大方县未按要求及时缴纳教师五险一金,2019年1月以来欠缴教师住房公积金13997万元、医疗保险13000万元,2020年5月以来欠缴教师养老保险2933万元,并通过虚列支出将有关经费从大方县财政局拨入县教育科技局实拨资金银行账户,再通过一般缴款书回流国库基本账户的方式挪用教师住房公积金15217万元、医保资金8080万元。

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关于“用人单位应当自行申报、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非因不可抗力等法定事由不得缓缴、减免”“社会保险基金专款专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占或者挪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关于“单位应当按时、足额缴存住房公积金,不得逾期缴存或者少缴”等规定。

三、擅自改变教育专项经费用途,违规挪用上级资金34194万元。

经查,大方县擅自改变上级专项转移支付教育经费用途,挪用中央专项资金问题严重。

2018年、2019年两年间,大方县共挪用上级教育专项资金34194万元,其中中央直接下达部分26027万元,占被挪用总数的76%。

主要包括生均公用经费13482万元、校舍改造等基础设施资金7937万元、改善办学条件等项目工程资金5806万元、薄弱学校改造资金3355万元、营养改善计划经费2650万元、其他经费964万元。

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关于“经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预算,非经法定程序,不得调整。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的支出必须以经批准的预算为依据,未列入预算的不得支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关于“科学管理使用教育经费,加强预算执行事中监控,硬化预算执行约束,从严控制预算调剂事项”等规定要求。

四、未落实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的要求。

经查,2018年,大方县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8726元,实发65503元,大方县公务员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9552元,实发66316元,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低于当地公务员800元左右。

2019年,大方县教师工资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8765元,实发63974元,大方县公务员平均每人每年应发83761元,实发69294元,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低于当地公务员5000元左右,差距不减反增。

2020年上半年,大方县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

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关于“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关于“健全中小学教师工资长效联动机制,核定绩效工资总量时统筹考虑当地公务员实际收入水平,确保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等规定要求。

五、以发放所拖欠的绩效工资等款项为由,变相强制要求教师存款入股。

经查,大方县教育科技局通过会议部署等形式,要求教师按照不低于被拖欠的2019年绩效工资、第13个月工资的2.5倍金额存款入股当地政府发起成立的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蒙信合公司”),以此作为发放拖欠绩效工资等款项的前置条件。

乌蒙信合公司控股股东为大方县财政局,通过调整股权结构设置、突出“供销信用合作”宣传等手段规避法律风险和行业监管,在无任何金融牌照、不具备开展股金服务资格的情况下,违规开展所谓“社员股金”服务业务,变相强制吸纳教师存款并许诺支付9.8%-12.8%的高息。

截至督查时,全县28个乡镇中,只有4个乡镇的教师完成存款任务由大方县教育科技局汇总名单后交乌蒙信合公司发放了拖欠款项,另外24个乡镇的教师仍未领到绩效工资等款项。

同时,当地教师被拖欠的2018年4月至2019年12月生活补助2575万元,也由大方县教育科技局存入乌蒙信合公司,所办理的取款卡扣留在各乡镇教育管理中心处,未向教师正常发放。

六、改变困难学生补助发放渠道,强制未成年学生入社入股,导致210多万元困难学生补助被违规截留。

经查,大方县改变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补助原有发放渠道,通过乌蒙信合公司代发2020年春季学期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困难学生生活补助,涉及困难学生4.2万多名。

截至2020年8月20日,乌蒙信合公司共有社员7.56万人,其中18岁以下未成年社员的比例高达56%,主要是因发放困难补助而被动入社成为“股东”的中小学生。

同时,乌蒙信合公司还以提供社员股金服务名义,直接克扣每名学生50元作为入社资格股金,导致210多万元困难学生补助被违规截留。

上述行为违反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规范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补助工作的通知》关于“各地应将补助资金直接发放至学生本人或监护人银行卡,坚决防范截留克扣、挤占挪用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补助”等要求。

七、以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为名,发起成立所谓的供销合作公司行融资周转之实,严重背离“服务三农”宗旨。

经查,2019年6月,大方县委县政府以推进当地供销合作社改革的名义,发起成立乌蒙信合公司,违规开展所谓“社员股金”服务业务。

乌蒙信合公司不仅会同当地教育部门变相强制教师等公职人员存款入股,违规吸纳未成年学生入社,而且违规调剂使用公司资金,严重违背公司注册登记的经营范围,背离公司章程提出的“服务三农”宗旨,将揽存的资金几乎全部调剂到与“三农”毫无关系的领域。

其中,98.6%的资金调剂到大方县政府下属融资平台公司使用,成为大方县政府财政的“周转资金池”,只有不到1%的资金直接调剂使用于农户。

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关于“坚持为农服务根本宗旨,始终把服务‘三农’作为供销合作社的立身之本、生存之基,把为农服务成效作为衡量工作的首要标准,做到为农、务农、姓农”等要求。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相继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要求加强教师队伍建设,不断提高教师待遇,健全教师工资保障机制,实现教师工资稳步增长。

从督查情况看,大方县长期拖欠教师工资补贴,违规挤占挪用教育经费,严重侵害了教师合法权益,影响了教师队伍的稳定。

由此暴露出,当地在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中态度不坚决、认识不到位、措施不得力,执行有偏差、行动打折扣。

特别是在当前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的形势下,大方县依然我行我素,没有把保障教师工资待遇放在重要位置,财务管理制度形同虚设,财政违法行为屡有发生,在工作中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各地区、各部门要对督查发现的问题引以为戒,举一反三,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全面落实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在财政资金投入上优先保障教育,调整优化财政教育支出结构,充分发挥教育经费使用效益。

进一步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建立健全教师工资待遇联动增长机制,完善绩效工资总量核定办法和分配办法,保证教师工资按时足额发放,保证教师工资水平逐步提高,切实维护教师合法权益,不断提高教师待遇,真正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

贵州省委省政府对督查发现的教师工资拖欠问题高度重视,责令大方县认真核查、切实整改,对违规行为立即纠正、严肃问责,同时举一反三,对类似问题开展全面清查。

国办督查室将密切跟踪有关工作进展情况,督促推动问题整改到位。

尊师重教思维为何跑偏太多 教师欠薪让人揪心

在教师节马上就要到来的时候,看到这样的消息,分外让人揪心。

因为问题刚刚被发现,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大方县想要解决拖欠了五年的教师工资问题,可能性不太大。

这意味着,今年教师节该县的教师们,大概率在等待与盼望中度过这个节日,他们的期盼每多一分,大方县相关部门的失职便会愈加凸显一分。

对待教师工资,大方县不用大方,只要按照《教师法》、《义务教育法》的规定,按时足额发放就好。

《教师法》中有一条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

很多人都问过,这是真的吗——这当然是真的,它是白纸黑字被写进法律的。

遗憾地是,经查,大方县的教师工资在2018年低于公务员800元左右,到了2019年,低了5000元左右,差距不减反增。

不止是拖欠教师工资,调查人员还发现,大方县还存在挪用上级拨付教育经费、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等七项问题。

可以这么说,能在教育事业身上拔毛、克扣、拖欠的不光彩事情,大方县几乎一件都没少地做了。

这样对待本县的教育工作,怎能不令教师群体心凉,怎能不令学生心伤,怎能不令家长们失望?

2018年安徽六安市、湖南武冈市,2019年浙江温岭市,曾发生过影响较大的教师讨薪事件,在激烈的舆论反响下,事件最终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相比于前些年,近两年的教师欠薪现象已经少了许多,能成为舆论事件的,更是可以用“零星”来形容,这得益于国务院连续出台文件,重点强调保障与提升教师工资待遇、严肃追究欠薪责任。

在这些法律法规与相关文件的约束与督促下,优先保障教师工资发放这个观念,已经写进很多地方官员的意识深处。

一旦教师讨薪,会很快衍生为社会事件引发各方关注,因为惧怕这种压力,也使得诸多地方不敢欠薪。

但从那些零星发生的教师讨薪事件来看,之所以教师欠薪现象直到现在无法禁绝,除了财政吃紧这个原因外,更是和教师群体比较重大局、识大体有关。

他们深知,教育学生事关重大,短时间欠薪,他们会选择等待与忍耐,就算长时间欠薪,相对而言教师群体更多时候也会选择相信领导能解决问题。

或许正因如此,个别地方领导认为教师“好欺负”,所以才会频动手脚,把本该发给教师的薪资挪作他用。

大方县欠教师的工资居然可以一欠五年,总欠薪数字近4.8亿元,时间之久以及数目之大,确实创造了近年的一个记录。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指出,“要采取措施真正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这样的描述,其实是对捍卫教师的权益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一个地方的教师被欠薪,显然这个职业是没法“令人羡慕”的。

我们看待教师职业的眼光,决定了教育事业在公众心目中的重要程度,而让教师能够及时、足额地领到工资,是发展教育事业最基本的保障。

之所以教师欠薪总是令人揪心,那是因为,当这个“最基本的保障”被凭空抽走之后,会带来不良连锁反应。

这些反应虽然大多是隐形的、不可见的,但却与每个孩子、每个家庭有关,与我们的国家、社会有关,不能不揪心,也不能不重视。

大方县在教师欠薪问题被揭开盖子之后,应勇于检讨与反思,并用坚决与快速的行动,把五年欠薪补发到位,并且纠正其他所有错误做法。

让跑偏太多、太久的尊师重教思维,重新回到大脑中来。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