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女嫌犯劳荣枝二哥向受害者道歉 称希望小妹能得到公正判决

梨视频 2020-09-01 21:17:56
A+ A-

劳荣枝二哥向受害者道歉,希望委托律师与劳荣枝本人会面

劳荣枝二哥向受害者道歉,希望委托律师与劳荣枝本人会面

8月31日,江西检察机关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案提起公诉。劳荣枝二哥发文称,诚恳地向案件受害者、受害者家人道歉,听说劳荣枝不想家人为她请律师,希望有机会,让家里委托的律师与她本人会面。@一手Video

更多报道:

津云新闻记者劳韵霏

2020年8月31日,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家人还原出走前的劳荣枝:“有次妹妹哭了说别去找他,他很凶的”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劳荣枝享有的诉讼权利,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劳荣枝,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依法告知了被害人及其近亲属、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听取了被害人及其近亲属的意见。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对于劳荣枝被提起公诉的消息,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表示,对于案件的审理情况及后续司法程序,他不知情,他只知道,办案单位指定了法律援助律师为劳荣枝辩护,是南昌当地的律师,但至今,劳声桥还未见过律师本人,也没有进行过交流。

至今未见过小妹

“关于我妹妹的情况,我大多也是通过媒体知道的。”劳声桥表示。

2019年11月28日上午11时许,劳荣枝在厦门东百蔡塘广场被警方带走,距离她的同伙法子英被执行枪决已过去20年。据媒体称,23年中,劳荣枝隐姓埋名在多个城市里逃窜,以在酒吧、KTV等场所打短工、零工为生。

看到媒体的报道,劳声桥才知道妹妹23年间的去向以及涉案的事情。

劳声桥说,多年来,家人对劳荣枝的消息一无所知,但经常有警察在家对面蹲守,让他们一家人颇为疑惑,“有一次,一个女的来家里,警察就在门口听声音,可能是要看看是不是劳荣枝回来了。”

劳荣枝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大哥比她大十岁,劳荣枝是家中最小的妹妹。

如今,劳荣枝的三姐已经退休、四姐明年退休,大哥下岗,二哥劳声桥还在石油公司上班,兄妹几个都生活在江西九江。

劳荣枝的父亲于2003年去世,母亲今年80岁,生活在老家,由亲戚照顾,“母亲身体很不好,这几年住过好几次医院。”劳声桥称,关于劳荣枝被捕后的消息,家人一直瞒着母亲,“老人不怎么识字,脑子也有点不太清楚了,不想让她知道太多,怕她受不了。”劳声桥说。

劳声桥说,劳荣枝被捕至今,他没见过妹妹,关于妹妹的现状,他只听看守所的警察称,劳荣枝在里面挺好的。

“我给劳荣枝找过律师,但办案的人员说,妹妹不同意聘请律师,我不知道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劳声桥表示,知道了劳荣枝被公诉的消息,劳荣枝的哥哥姐姐们既紧张又复杂,他们希望小妹能得到公正的判决。

小时候穿姐姐的旧衣服

在劳声桥的记忆中,劳荣枝小时候性格内向,每天放了学就在家写作业,没让父母操过心。

劳荣枝的父亲是九江石油分公司的职工,母亲是一名家属工,在劳荣枝小的时候,一家人的生活有些艰难,一家五口人住在80平方米的房屋内,劳荣枝十几岁的时候还会穿姐姐剩下的衣服。

劳荣枝小时候和家人住的平房原来就建在这片区域,现已被拆

劳荣枝小时候和家人住的平房原来就建在这片区域,现已被拆

劳荣枝的大哥初中学历、二哥高中毕业,两个姐姐上技校,毕业后都找到了稳定的工作,1992年,劳荣枝从九江师范学校幼师专业毕业,被分配至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任教,在当时,这是份不错的工作,参加工作约两年后,劳荣枝还和姐姐两人一起出钱,给家里装了一部电话。

五个孩子渐渐长大,一家人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两个姐姐也相继成家,“我们就是普通家庭,不富裕,但也不算贫穷,生活很平静。”

劳声桥说,劳荣枝以前穿衣打扮很朴素,也没有交过男朋友,生活非常单纯,上班之后都不会买很多衣服。

劳声桥说,小妹以前性格很好,如果说她动手杀人,家人不相信。

停薪留职离家出走

关于劳荣枝和法子英相识的经过,劳声桥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的。

据媒体报道,在一次朋友的生日聚会中,劳荣枝遇到了法子英,当天生日聚会结束后,因为劳荣枝回家不方便,法子英看到后就送她回家,就这样他们认识了。

劳声桥知道法子英是通过劳荣枝工作的学校校长,“校长说,劳荣枝办理了停薪留职,让我们家里人好好劝劝她,不要放弃这么好的‘铁饭碗’。”劳声桥说,家人这才知道,劳荣枝交了男朋友,“小妹说自己交了男朋友,说法子英非常喜欢她,对她好,还说不想当老师了,要和朋友出去做生意。”

劳声桥说,听说劳荣枝要辞职,家人极力反对,“她当时的工作很好,稳定,福利待遇都不错,要是没和法子英离家,应该有很好的生活。”劳声桥表示,那几年,子弟学校正在调整撤并,学校教职工作为石油分公司员工,会被调整到其他部门,劳荣枝本来还托人想调到一个好位置,没想到要办停薪留职,家人劝说劳荣枝,但是她打定了主意,甚至和母亲大吵起来,家人们都很生气。

“父母不放心,这个男的比小妹大19岁,还没有正经工作,让我去打听,但是我没有去。”劳声桥说,她和劳荣枝说起过要去找法子英,“妹妹有一次哭了,说别去找他,他很凶的。”劳声桥说,他知道法子英知道家里的地址,担心惹怒了法子英,会对妹妹造成危险,就没去找他,这也是劳声桥很后悔的事情,“当时我觉得交朋友嘛,不会那么快结婚的,就没有去,还是大意了。”

“法子英个子不高,长得不好看,坐过牢又有家室,但他可能追我妹妹追得很紧。”劳声桥这样分析,此外,他还猜测,法子英对劳荣枝是否有过威胁。

劳声桥说,1996年3月或4月的一天,劳荣枝带着随身的衣服,告诉家人要出去做生意,就离开了家门,此后,家人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劳荣枝和法子英认识不到一年,其间,没发现劳荣枝身上有什么变化,没想到,她真的和他离家出走了。”

自1996年起,劳荣枝曾跟随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犯下命案。

案件回顾:

1996年5月,被告人法子英与劳荣枝窜至江西省南昌市。二人于6月2日住进一租房处后,即预谋绑架勒索钱财。由劳荣枝化名“陈佳”在南昌市爱乐音夜总会坐台,物色到绑架对象熊启义。

1996年7月28日,法子英和劳荣枝杀死熊启义一家三口。当天,劳荣枝把商人熊启义骗至其租房处,法子英将其杀害,再将其肢解。接着,两人拿着从熊启义身上摸来的钥匙,来到熊家,劫财后,法子英将熊启义的妻女杀害。

1997年10月,法子英和劳荣枝又在浙江温州杀害22岁的梁晓春与29岁的刘素清。警方侦查认为,两人先用尖刀逼迫梁晓春交出钱财,又逼迫其打电话叫刘素清前来,抢走钱物后,梁、刘被用电线勒死。

1999年7月,法、劳二人将合肥商人殷建华骗至出租屋绑架。法子英交代,当天,他用尖刀威胁殷建华,并用白布条把他的手脚捆住,锁进准备好的铁笼子里。为了迫使殷建华交出钱财,法子英还杀死了木匠陆中明。

殷建华写下字条让法子英交给自己的妻子,但法子英等来的不是赎金,而是警察。对峙后,被警方击伤的法子英束手就擒,后来被判死刑,但劳荣枝逃脱了。

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在厦门一商场落网。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