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泰国这场剑指王权的集会将如何收场?

澎湃新闻 2020-08-25 14:23:50
A+ A-

原标题:暹罗拾珠|泰国这场剑指王权的集会将如何收场?(上)

今年2月,备受泰国年轻人支持的新未来党被宪法法院裁决违宪,被判解散。随后,全泰高校纷纷组织“快闪”集会,抨击巴育政府操纵司法程序打击异己。正当学生运动举国蔓延之时,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阻遏了这一势头。然而,进入8月以来,学生们急速掀起前所未有的集会新高潮,其诉求不仅针对2014年通过政变上台的军人政权,更将矛头指向泰国延续数百年的君主制。学生们惊世骇俗的举动令泰国社会裂痕愈深,也成为近期国际社会关注焦点。巴育政府会如何接招?泰国社会各方力量究竟能否寻求共识,实现和解?泰国政治未来将走向何方?

泰国这场剑指王权的集会将如何收场?

当地时间2020年8月16日,泰国曼谷,反政府示威者在曼谷民主纪念碑附近举行集会。由“自由人民”“自由青年”和泰国学生联盟等团体组织的这次集会活动,参与者数以万计。他们呼吁民主,表达对政府的不满,要求当局解散国会、重新起草宪法、停止恐吓人民。人民视觉图

“一个梦想”、“两大立场”与“三大诉求”

据不完全统计,从年初的“齐跑驱赶大伯(即巴育)”集会活动至今,泰国共举行了171次反政府集会,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集会其规模与影响平平,有些外府的集会甚至只有一二十人参与。这一切在最近两个月发生了急遽变化。

7月17日,一个名为“自由青年团”的年轻人组织在网络上号召次日在曼谷民主纪念碑举行集会。尽管泰国政府并未取消《紧急状态法》,但是短短一天时间,竟然有数千人到场,声势之浩大,出人意料。最令人吃惊的是,竟然有800万人次通过互联网社交平台观看了这次集会的现场直播。此后几天,全泰各府多所高校与“自由青年团”合作,举行反政府集会,燎原之势渐起。“自由青年团”提出三大诉求:解散议会、停止恐吓威胁人民、修改2017版宪法。

随后,“自由青年团”更名为“自由人民团”,旨在寻求更为广泛的统一战线。8月10日,“自由人民团”在法政大学举行“法政不忍”集会,当天到场人数逾两千。主办方雇用专业文娱会展公司,搭建起类似于明星演唱会的大型舞台,配备高清晰度LED大屏,以及效果极佳的灯光音响设备。反政府人权律师阿侬、“自由人民团”骨干巴娜亚(昵称“彩虹”)、帕里(昵称“企鹅”)、帕努蓬(昵称“罗勇府迈克”)等知名“人权斗士”先后上台演讲。他们在重申此前提出的“三大诉求”之外,冒天下之大不韪,将集会的矛头指向在泰国沿袭已久的君主制,并提出君主制改革十条诉求,包括取缔刑法第6款(禁止起诉君主)、第112款(即“冒犯君主罪”)等,旨在迫使政府启动君主制改革,限制王权,让国王真正成为超然于政治的“虚君”。这十条诉求尺度之大,举世震惊。

当晚的集会活动上,主办方还播放了因冒犯君主而逃亡日本的前外交官巴温·查恰万彭攀的录播发言。在LED大屏上,巴温的照片如同王室成员一般,被饰以金边相框,并在下方配以“圣寿无疆”的字样。由于巴温性别认同偏女性,现场集会学生还将他亲切地称呼为“巴温妈妈”。两天之后的8月12日是诗丽吉王太后寿辰,也是泰国法定的“母亲节”,学生们对王室的戏谑嘲讽昭然可见。

主办方原本决定8月12日王太后生日当晚继续举行大型集会,但在社会舆论的强烈批评下,宣布暂时取消。但此前宣布的8月16日民主纪念碑广场集会活动将正常举行。8月16日集会前,主办方在网上公布了他们“三大诉求”“两大立场”“一个梦想”,其中“两大立场”指“反对军事政变”和“反对国家政府(即所有党派组成联合政府,议会中没有反对党)”,“一个梦想”则是“在泰国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宪法下的以君主为元首的民主制度”。

由于集会者的“梦想”指向君主制,很多媒体人士都估计,可能不少民众不敢参与。出乎意料的是,民主纪念碑集会活动参与人数保守估计超过2万人,创下2014年军方政变以来的最高纪录。不过,或许是顾及社会舆论,当晚集会发言中较少提及“一个梦想”,而是突出强调“三大诉求”。

8月10日和8月16日的两场集会迅速波及全国,由此衍生出全国中小学“高举三指,佩戴白色蝴蝶结”反独裁运动。多所中小学早间升国旗仪式时,学生们集体高举三指(编注:这一动作来自好莱坞大片《饥饿游戏》),致敬国旗。不仅是学生,部分学校老师也参与到活动中,引发舆论热议。8月19日下午,自称为“坏孩子”的学生组织号召中小学生到教育部前集会,要求教育部长纳塔鹏“下课”。当纳塔鹏部长要求上台发言时,学生们则让他到队伍最后去排队等候,令人啼笑皆非。

除曼谷以外,东北重镇孔敬府以及呵叻府的年轻群体也都先后举行反政府集会。

本轮集会的三大特点和幕后力量

7月以来的历次反政府集会,与此前的集会活动相比,具有鲜明的特点。

一是政治诉求鲜明。

2月塔纳通领导的新未来党被解散后,尽管学生集会此起彼伏,但并未提出非常明确的目标。而近两个月来学生们旗帜鲜明地提出“三大政治诉求”,将矛头明确指向了2017年宪法中最受诟病之处——参议员的产生方法及其政治权力,并由此建立了广泛的统一战线,不少与塔纳通阵营格格不入的政治精英、社会贤达都表态支持学生的“修宪”主张。8月10日晚集会则突破“三大诉求”,更是首次公开将改革君主制作为集会的最高政治诉求。尽管这一诉求遭到了泰国社会舆论很大程度的抨击,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代表了一部分民众的心声。

二是影响范围广泛。

近期的抗议集会依然以曼谷地区高校学生及部分人权运动人士为主体,但是影响所及远甚于此。不仅泰国其他地区高校学生遥相呼应,全国中小学生在很大程度上也深入参与,还有很多对当权者不满的社会民众也加入抗议大军,甚至当年支持他信的“红衫军”也“重现江湖”,成为学生运动的同盟军。这一波抗议集会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可以形成巨大社会影响,除了“三大诉求”得到广泛响应与支持之外,推特、脸书等网络社交媒体对集会迅速蔓延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强大传播力令网络直播的学生集会事实上有更为庞大的在线参与者。8月10日、16日两次集会,在线参与者均接近1000万人次。某日,示威骨干之一的阿侬律师临时决定在国家体育馆人行天桥上举行集会,下午1点通过网络发布消息,仅3-4个小时候便有千余民众到场参加活动,其行动之迅速可见一斑。

三是幕后力量多元。

尽管主办方反复宣称,所有集会活动均为学生自发组织,没有任何所谓的“幕后力量”。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学生集会背后有较大可能性得到了“神秘金主”的支持。8月10日“法政不忍”学生集会所搭建的舞台和使用的音响设备,租赁费用不低于200万泰铢(约合人民币43.9万元)。在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泰国经济大幅衰退的情况下,普通学生很难募得如此大额资金用于集会。所以,泰国政府与部分主流媒体判断,有多股反泰国政府势力潜藏于学生背后,试图以学生为工具,操纵政治局势,旨在颠覆泰国现行政治体制。

根据泰国舆论猜测,其背后金主可能包括三类势力:其一,部分流亡海外的“反王派”人士。比如在8月10日集会上出现在LED屏上的巴温。其二,西方势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在东南亚地区一直持续开展“隐蔽行动”。冷战初期,艾森豪威尔政府便在泰国建立了印度支那隐蔽行动大本营,并于1953年加强对泰国佛教界的渗透,干涉泰国内政,以实现其政治目的。本次集会中,多个西方国家驻泰大使馆以及数十名西方记者都参与其中,与学生密切互动。本次学生运动背后必定存在西方身影。其三,塔纳通等“政坛失意者”。塔纳通集团在很早便在高校学生中建立影响,并与多个高校学生运动组织保持密切联系。尽管塔纳通本人在多档电视访谈节目中自证清白,坚决否认在幕后支持乃至操纵,但是泰国亲政府人士无一不将他视作反政府集会的幕后主谋。还有一些网站爆料,流亡海外的前总理他信为学生们提供了大量资金,但此事并无确凿证据。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