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从欺骗上位到搅乱台海,李登辉如何步步上位?

观察者网 2020-07-31 09:42:14
A+ A-

原标题:从欺骗上位到搅乱台海,李登辉如何步步上位?

导读:7月30日,台湾当局前领导人李登辉在台北病亡,终年97岁。作为“台独”代表人物,李登辉言行对两岸关系造成了影响深远,是“台湾发展的历史罪人”。台湾《中国时报》发行人王丰曾与观察者网合作,推出系列视频,细讲“台独”的前世今生。本文为其对李登辉政治生涯的总结性回顾。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王丰]

一、美国压迫蒋经国任用“台独”李登辉

我们晓得在美国处处干涉台湾内政的情况之下,蒋经国主政的国民党当局非常困难、非常为难。在这样一个形势之下,蒋经国当局必须找到一条可以让他的政权生存之道。

怎么样找生存之道?当然基于追随他父亲多年的经验积累,他非常清楚必须顺着美国的毛去摸,必须顺着美国的理路。

怎么样顺着美国的理路?比如说蒋介石的时代也运用过一些留美派的人,如吴国桢、魏道明、孙立人。蒋介石任用这些留美派的人,就是用来安抚美国,说你看我现在也要实施民主了。所以蒋经国也想利用他父亲的这一个理路——用留美派的人——来跟美国人来互动。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方面,从他父亲晚期开始,国民党要在台湾生存的话,当然一定要走本土化。这个是他们父子的一个共识。

本土化,基本上就是说要扩大国民党的统治基础,在台湾能够扩大政治参与,让台湾本地的政治精英也到政府里面来,强化政府的正当性跟合法性。

这个逻辑是对的,但是大家要想想看,用人才跟人吃饭是一个道理,一个偏食的人一定不健康,一个偏用人才的人,政权一定会有问题。

所以我认为国民党当局在两蒋时代制定的所谓的本土化政策,先天上就存在着极大的矛盾,他会把人才局限用比如说“吹台青”,那广大的大陆的其他地区来台湾的一些优秀人才就放在那边不用。

国民党一直到现在为止人才枯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太迷信所谓的本土化,所以你的人才局限了,很多人才就流失了,楚才晋用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至于蒋经国误信误用李登辉,我们从蒋经国的日记里面,从他的思维里面,我们都可以发现蒋经国对李登辉的看法、认知存在着很多的误区。我举几个误区。

蒋经国与李登辉(资料图)

蒋经国与李登辉(资料图)

第一个误区,蒋经国误以为李登辉是一个优秀的、不可多得的科学人才。

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极大的误区。事实上1949年,国民党当局从大陆带来很多科学人才,台湾本地也有很多科学人才,李登辉跟这些人才相比的话,他只不过是一个泛泛之辈。但是我们可以从蒋经国的日记里面看到他对于李登辉的偏爱。

他在日记上写说,第一次接见新任“政务委员”李登辉谈得很投机,为优秀之科学人才。后来李登辉担任台北市长了,蒋经国又在日记里面夸奖他说,理事长有工作热情又有新的科学观念,是一个可以培植的人才。

第二个误区,蒋经国认为李登辉跟他一样,是一个走平民路线,非常平易近人的政治家。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子。大家现在也都非常清楚,李登辉是一个非常傲慢的知识分子,而且他是一个具有非常浓厚的资产阶级思想的人,他怎么可能是平民路线?

我们从蒋经国的日记里面可以看得到李登辉骗他组织的技巧非常高。蒋经国的日记写道,蒋经国约了几位朋友在李登辉故乡三芝乡一所古庙中聚餐,由理事长做主当主人,吃的是台湾家乡菜,谈笑甚乐。你看看这个时候蒋经国已经入其彀中,已经被李登辉骗得一愣一愣的了。

蒋经国认知上的第三个误区,就是认为李登辉是一个爱国家爱民族的好男儿。

蒋经国说李登辉“少时即痛心邦国为日人欺凌,富有民族意识”。李登辉在他22岁那一年写了一份血书,写给日本天皇,说要为日本帝国卖命尽忠,要当兵。这个血书资料都还在。为什么蒋经国存在这么大的一个严重误区?实在是令人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到底谁对李登辉知根知底?当代当然只有美国人。我认为在蒋经国任用李登辉的时代,对李登辉最知根知底的就是美国驻台湾的代表,包括李洁明(James R.Lilley)在内。

李洁明对于李登辉知根知底的程度,我认为包括李登辉过去日据时代的黑资料、留学美国的黑资料、跟“台独”分子接触的黑资料,李洁明都清楚得很。

为什么?因为台湾所有到美国去留学的,不管你是读大学、读研究所、读博士班,你都必须层层过美国特务机关的关,只不过是你不知不觉,你不晓得你是否通过了情报单位的关。那通过了关之后,如果说美国的情报单位要吸收你的话,他们还会用非常有技巧的方式跟你接触,来吸收你。

李登辉到底有没有过这个关,我认为是一定有的。因为他从硕士班一直到博士班,都是在美国进修的,长达六七年的过程当中,美国的特务机关会不接触他吗?

另外一个就说公元两千年,李登辉临要下台的时候,颁发了一枚勋章给李洁明。李洁明那个时候也不是驻台湾的代表,我认为李登辉颁发那一枚勋章,给李洁明有两层用意。

第一感谢李洁明跟蒋经国施压,创造有利于蒋经国任用李登辉的客观条件。当然李洁明不会笨到说,经国先生请你用李登辉。李洁明跟老美他们是用一种非常阴柔的手段,来创造一种有利的条件,让你要用谁或者是不用谁。

李登辉感谢李洁明的第二个用意就是说,感谢李洁明帮他保守秘密。当然情报工作第一个准则就是守密,李洁明手里面有最多的李登辉的黑资料,但是他守密,至少没有把这些黑资料告诉蒋经国。

李洁明为什么要做这个动作?李登辉其实也不要太一厢情愿,并不是说李洁明那么喜欢疼爱李登辉。李洁明跟李登辉根本没有任何亲戚朋友关系,唯一的关系是李洁明保护李登辉成为蒋经国的副手,这个目的是为了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

因为李洁明非常清楚,从堡垒的内部摧毁堡垒是最容易的,李登辉是最适合潜伏在这个里面,潜伏在你蒋经国的心脏旁边;这个定时炸弹引爆的话,是最能够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最能够让两岸长期分裂。这就是李登辉能够产生的一个作用。

所以我们值得关注,帝国主义者卵翼“台独”或者是扶植“台独”,它的根本目的绝对不是为了台湾一小撮人的利益,不是为了李登辉的利益,绝对完全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所以李登辉这一小撮人是利用了帝国主义者他们的目的用心,去完成他们个人的野心私利。所以这可以说是彼此利用。

二、李登辉搞垮国民党

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蒋经国在1980年代晚期病重期间,他处理权力的方式是采取集体领导的模式。就以国民党来说,它的核心权力机关就是“中央常会”。

按集体领导的形式,蒋经国死后要怎么定于一尊,这就是李登辉伤脑筋的地方。换言之他代理国民党的党主席,要怎么样跟过去的蒋经国一样变成一个强人,这个是李登辉他要动的手脚。

当然一定要有人帮他做这个事情,关键人物就是宋楚瑜。这个就分成几个阶段了。

第一个阶段,就是1988年1月13号蒋经国走的那一天开始,要有人帮他穿针引线,要有人把他拱上国民党代理主席的位置。这个是不简单的。因为那个时候好几个派系,包括官邸的派系、于国华的派系、李焕的派系,各个派系都有各自的想法。

宋楚瑜他身为核心幕僚,他对于国民党是非常了解的,所以李登辉就拉拢宋楚瑜,利用宋楚瑜急于求表现,希望能够往上提升的这样的一个弱点。

蒋经国与宋楚瑜(资料图)

蒋经国与宋楚瑜(资料图)

所以李登辉利用宋楚瑜先把他拱上代理主席的位置;然后1990年代又趁着国民党主流跟非主流斗争得非常激烈的时候,宋楚瑜又帮李登辉各个击破——李登辉是主流派,非主流派就是由宋楚瑜这些人去帮他各个击破;最重要的就是争取让李登辉成为1990年台湾领导人的提名人、国民党的提名人。只要上去之后,那就可以说是成功踏入第二步了。

再来到1992年,这个时候李登辉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台湾地区的领导人,同时国民党党内的权力他也定于一尊了。

可是还是有些杂音……这个杂音就在1992年把它消除掉了。怎么消除呢?就是一些所谓的新国民党连线——后来离开国民党去成立新党的——这些人李登辉也是利用宋楚瑜把他们排除在外。

这个时候宋楚瑜的阶段任务就完成了——说好听一点是阶段任务,难听一点就是“狡兔死,走狗烹”。李登辉认为宋楚瑜虽然帮他上位有非常大的功劳,可是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有威胁的危险人物。

那怎么处理宋楚瑜?就把他调离台北让他去台中,就是中心新村担任台湾省主席,这样就可以让宋楚瑜远离台北。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宋楚瑜的权力慢慢地被架空。

后来到了1994年,李登辉又支持宋楚瑜让他去“民选”省长,可是没多久就“废省”“冻省”,把台湾省政府废掉了。这个也是为了搞“台独”,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彻底架空宋楚瑜。

宋楚瑜也不是省油的灯,所以他才会在2000年坚持要选领导人。可是李登辉也不会让他轻易得逞,于是弄出了一个“兴票案”,严重打击宋楚瑜的选情。换句话说他这样的一连串的动作,把宋楚瑜也毁掉,紧接着党的权力抓在自己手上。

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就是“军权”。

李登辉是怎么抓在手上的?这个事情当然是跟郝柏村先生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我们知道郝柏村在蒋经国晚期的时候,他曾经当了八年的台湾军方的“参谋总长”,可以说军权集于一身。蒋经国非常信任郝柏村,郝柏村也非常忠心于蒋经国,所以两个人可以说是真正的肝胆相照。

可是到了李登辉的时候,这个情况就有所改变了。李登辉觉得郝柏村是来监视他的,郝柏村是拿着兵权在旁边对他虎视眈眈。

当然有一些说法,李登辉不晓得是从哪里听到的,郝柏村自己讲,只要有我郝柏村在的一天,15年内李登辉不敢乱说乱动。当然李登辉如芒刺在背,一定要把郝柏村拔掉。

蒋经国与郝柏村(资料图)

蒋经国与郝柏村(资料图)

其实他要拔郝柏村比我刚刚说的处理宋楚瑜简单得多,因为郝柏村先生他毕竟比较正直,他不像宋楚瑜头脑很机灵。所以李登辉担任领导人的隔年,他就使出了一计调虎离山,逐步地架空郝柏村。

李登辉上位领导人上位之后,第二年他就调升郝柏村,名义很好听,说我调升你当“国防部长”,这其实就是明升暗降,目的就是要抽离“总长”的职位,让他手上的兵权被架空——杯酒释兵权的意思,其实比杯酒释兵权还要狠毒。

这个时候据说老蒋夫人宋美龄女士曾经见李登辉,要求他不要换掉郝柏村“总长”的职务。宋美龄认为,台海安全非常重要,万一哪天出事情,郝柏村是唯一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可是李登辉理都不理她。

到了1990年情况慢慢改变,就是李登辉被当时的“国民大会”选为领导人了,权力更加稳固了。

这个时候李登辉开始做动作了。明升“国防部长”郝柏村为“行政院长”,实则又明升暗降,慢慢地把他从军队权力的位置上抽离出去。

郝柏村这个时候还心有未甘,还希望能够继续跟军队保持一个比较近的距离。据说曾经跟李登辉说,我虽然身为行政部门的最高首长,可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召开军事会议,能够来主持军事会议。李登辉就告诉他说,你这样做是“违宪”的,我没有办法答应。等于是给郝柏村碰了一个硬钉子了。

到了1992年的时候,“立委”选举国民党失利,李登辉就利用这个机会告诉郝柏村,说“行政院长”我必须提名别的人,我不想让别人有个把柄说我一直支持你。因为这一次国民党败选,那好些人就说,你不是跟我讲好的我们肝胆相照吗?李登辉就告诉郝柏村说,我要让年轻的世代能够交替。据说郝先生脸色非常难看,而且还跟李登辉发生激烈的争吵——明明李登辉你说我跟你是肝胆相照,没有想到是翻脸不认人。

所以党国的枪杆子、郝先生的枪杆子,就被李登辉用这种好像是在拨笋子的方式,一层一层把它拨掉,把它剥夺过来。

所以李登辉有了党权政权军权,就越来越猖狂。

我们接下来再讲特务系统。

特务系统我们知道,经国先生晚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就是“国安局长”叫宋心濂。

宋心濂是1985年在蒋经国晚期的时候被任命为“国安局长”,这个人对蒋经国是非常忠心的。宋心濂年轻的时候是胡宗南的部下,大家大陆的朋友可能对胡宗南是比较熟悉的,胡宗南跟戴笠又是生死之交、好兄弟关系,所以宋心濂靠着这一层关系也得到蒋经国的信任。

宋心濂(图/维基百科)

宋心濂(图/维基百科)

可是李登辉接任领导人之后,他需要一个真正贴己的人担任“国安部门”的首长,宋心濂毕竟是蒋经国的人,他不放心。

其实宋心濂本人对李登辉也是慢慢感到不满。因为宋心濂当然他是做特务工作做情报工作的,他非常清楚李登辉根本就是个大“台独”,种种迹象显示越来越清楚,李登辉“台独”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所以干没多久,在李登辉上来之后没多久大概三四年时间,宋心濂“局长”就倦勤,就跟李登辉说,我可能要退休了。

1993年提出他要退休,可是申请退休的这个时候,大概有将近一年左右的时间,宋“局长”又宣称我准备要写自己的回忆录。

他把风声放出去之后,对李登辉是一个重要的红灯警讯,因为李登辉虽然已经有党政权军权,可是他还是怕非主流派系的国民党对他反扑,所以他一定要小心谨慎。他一听到宋心濂要写回忆录,他就担心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把柄被宋心濂抓到——是过去跟“台独”人士接触很接近,或者说是过去跟美国有一些什么秘密的事情被知道了呢?这些他当然心里面有一些纳闷。

但是接下来就发生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

1994年7月14号,宋心濂这一天刚好是生日,他就想说干脆就到阳明山中国大饭店,去洗个温泉浴顺便能够吃个大餐,能够在那边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日。可是没有想到那一天发生了一个不幸的事情,他突然在洗温泉的时候昏倒,就死在这一个温泉的池子里面。

这事情引起台湾社会很多的臆测,因为这个时间点非常特别,他死的那天刚好是生日。我想很多人生日跟死的那一天同一天,这种情况实在是非常少见。再加上他的死因非常可疑。

比方说有一位“国安局”退休的官员也是我的好朋友叫李天铎,他在很多公开节目也表示过,他从来就不相信宋心濂是意外死亡。他举例子说宋心濂“局长”平常喝水都是机密,都是机要的人员倒给他喝他才肯喝。换句话说宋局长是一个非常小心的人,所以他绝对不是意外死亡。

另外有一位曾经当过“立法委员”也是一个深蓝的政坛人物冯沪祥先生,也是我的好朋友。冯沪祥先生认为宋心濂的身体一向非常健康。甚至于冯沪祥还认识宋心濂的家庭医师,这个中医师经常帮宋心濂把脉,说他没有心脏病,身体好得不得了。所以意外死亡的情形实在是疑点重重。

综上所述,李登辉他是党政军特每一个都是按部就班,有他自己的权谋,有他自己的计划,这个人实在是不简单。

所以我可以非常严肃地说,确实是蒋经国先生看走了眼,他以为李登辉是一个非常忠厚老实的人;可是恰恰相反,李登辉是一个工于计谋、满肚子坏主意这样的一个人。

台湾国民党的政权掌握在他的手上怎么会不垮台?“台独”怎么可能不抬头?

三、李登辉炮制“两国论”,搅乱台海关系

我们知道台湾最大的悲剧其实是李登辉掌权,从1988年一直掌权到公元两千年,长达将近13年之久。李登辉制造的台湾悲剧的一个最高潮的顶点,其实就是他提出所谓的“两国论”。

李登辉从1988年掌权大概两三年之后,他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而真正要制造事端大概应该是从1994年开始。从这一年开始李登辉他在美国邀请美国的一个公关公司——卡西迪公关,每年花了150万美金。他主要的目的就是请卡西迪去收买美国的国会议员,包括参议员众议员。李登辉认为只要把美国摆平了,他就可以做他的“台独”春梦。

在此之前李登辉他的思维里面就已经露出一些端倪:比如说他不断去跟国民党的一些党内的人、党外的一些重要的头面人物鼓吹,鼓吹说圣经里面的《出埃及记》,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台湾的摩西;他在接受日本人司马辽太郎访问的时候,他也宣称国民党是一个外来政权,这个外来政权就是以两蒋为主的国民党政权,从1949年一直到1988年,在台湾掌握政权的所谓的“民国政府”。

其实李登辉第一步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两蒋以来的国民党政权台湾化,第二步就是要承认大陆的政府,这样子成为他心目当中“两国论”的一个雏形。

这是脑子里面想的,但是他希望透过访问美国、摆平美国,来慢慢达成他“两国论”这样的野心。所以他执意要访问美国,他完全不在乎台湾。

他访问美国,台湾跟大陆之间的关系会被搞坏,甚至于会发生非常严重的军事紧张,但他也在所不惜。因为李登辉认为美国一定会在背后挺他,一定会给他撑腰。从1995年的7月一直到1996年的3月,期间发生一连串的台海军事紧张,李登辉总认为这些事情大陆不至于跟他摊牌。这是他脑子里面一厢情愿的一个想法。

接下来的第二步,要建构一个所谓的“两国论”的理论基础。

建构“两国论”理论基础有两个人,一个是“中文”,一个是“英文”。

“中文”关键人物就是殷宗文。宋心濂神秘死亡后,接替他的就是殷宗文。李登辉认为殷宗文这个人有非常强烈的旺盛的个人政治野心,喜欢做官。

殷宗文(图/港媒)

殷宗文(图/港媒)

李登辉为什么会利用殷宗文?因为殷宗文他留学德国,跟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的一些幕僚非常熟悉,所以利用殷宗文跟德国之间可以建构一个往来的平台。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就建议台湾,你们若要强化你们的“主权”想法,就必须跟一些国际的学者密切沟通,来研究出一套具体的方法,来强化你们台湾所谓的“主权”。

第二个关键人物当然就是蔡英文,现在台湾的领导人。

在李登辉执政的时候,李登辉就重用蔡英文,因为他认为蔡英文是留学英国的,是一个懂国际法的人。所以“两国论”的理论建构,蔡英文就是一个核心人物。当时就成立了一个小组,叫“强化‘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专案小组”,由蔡英文担任召集人,另外还有包括张荣丰等三个顾问来协同蔡英文搞炮制。

经过了十一个月包括研究讨论还有撰写,这一个所谓的“两国论”就等于是炮制成功了。在1999年的6月由蔡英文领衔向李登辉提出了报告。李登辉他也是一个还算聪明的人,很快就消化了“两国论”的一些内容。

蔡英文与李登辉(图/台媒)

蔡英文与李登辉(图/台媒)

1999年的7月9号,李登辉接受“德国之声”访问,德国记者提问的时候李登辉“脱口而出”,他说两岸关系就是所谓的特殊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他这一套“两国论”的谬论公开宣读之后,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尤其是大陆方面对李登辉“两国论”的谬论可以说是非常的震惊。

大陆方面提出了严厉的批判,认为李登辉的这一套“两国论”,是蓄意分裂祖国分裂主权,是跟“台独”分子沆瀣一气,这样的说法是中国人无法容忍的。当时大陆最大的一个动作,就是停止一切的官方交流。本来在那一年汪道涵先生要来台湾跟辜振甫举行第二次会合会面,可是由于李登辉提出了“两国论”,也停止了这一个活动。

美国方面听了李登辉的所谓的“两国论”谬论之后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美国倒不是因为李登辉的“台独”谬论,美国所在意的是李登辉你要提出一个新的论述之前,怎么没有跟我们美国事先打个招呼?!让我们措手不及。这是美国所不爽的。

国民党的内部也因此造成了严重的分裂。

当然跟着李登辉走的,还是跟他一鼻孔出气,连战后来接任主席之后,国民党才又回到“九二共识、一个中国”的道路上面。

其实“两国论”对台湾最大的一个不好的事情,就是它结束了国民党长期的一党独大。

国民党在台湾从1949年一直到2000年这一段时间,虽然在李登辉执政的十二三年的时间里进入跌宕起伏的波动时期,可是前面的四十年可以说是台湾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稳定发展的时期,一党独大对台湾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可是李登辉的政治野心,他就是要完成他自己的一个“台独”春梦,他自己要独揽台湾的一个政权,所以李登辉的野心也造成了国民党的裂解,同时也造成台湾长期的动荡。

所以“两国论”可以说是台湾动荡的一个主要根源。

责任编辑:崔朝辉 CN08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