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中国游泳功勋教练徐国义病逝 隐瞒病情 拿命换中国游泳崛起

澎湃新闻 2020-07-19 11:19:30
A+ A-

原标题:“金牌教练”徐国义去世:隐瞒脑瘤病情,拿命换中国游泳崛起

中国游泳队有人喜欢哭,有人就爱笑。这阴晴转换间,他们的身后总站着一个人。

执教泳坛多年,徐国义可谓桃李满天下。他的弟子包括雅典奥运会冠军罗雪娟、中国泳坛首个“金满贯”叶诗文、蝶泳名将吴鹏和周雅菲、新科世界冠军徐嘉余以及“洪荒少女”傅园慧......

北京时间7月19日凌晨,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传来,据《钱江晚报》报道,中国游泳队功勋教练徐国义因病去世,享年50岁。

成为人们口中的“金牌教练”,徐国义几乎燃尽了自己的一生——他与妻子为了游泳事业决定不要孩子,替徒弟们日夜操劳而未老先衰,连脑癌这种恶疾也突然找上门来。

徐国义

徐国义

队员都是他的孩子

2018年的短池世锦赛期间,这位中国泳坛的功勋教练曾接受过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他聊了自己执教多年的管理哲学,而话题离不开的还是他那些孩子。

无论外界如何评价,徐国义对每一位弟子的真实情况都了然于心。这些孩子从小就跟着他练游泳,一起相处的时间比他们的父母还要长。

“他们都是我的小孩,每一个运动员都是我的作品,他们怎么样是和我有直接关系的。当然和家庭也有关系,但我认为他们的成与败,我还是有很大的责任和影响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叶诗文14岁起就跟着徐国义夫妇训练,两年之后便闪耀伦敦;徐嘉余则在13岁就师从徐国义,并在教练组的建议下由蝶泳改成了仰泳,逐渐成为仰泳项目的领军者。

“他们都是我和我爱人从小培养起来的,我也不会看到其他教练手里的队员不错就要过来,我认为我这样的培养方式才有价值,因为每个人都是我亲生的嘛,不是后娘养的。”

一句玩笑背后,透着徐国义与弟子们天然的“血缘关系”,这也成为他们能够彼此依靠、彼此信赖的纽带,“带其他小孩总会感觉有点距离,而且我总是认为,我的队员就一定要比你的好。”

徐国义和徐嘉余

徐国义和徐嘉余

蝶泳名将吴鹏、“金满贯”得主叶诗文、仰泳世锦赛冠军徐嘉余、“希望之星”李朱濠……一个个游泳明星,就这样在徐国义的指导下登上冠军领奖台。人们因此称呼他“金牌教练”。

时光流转,徐国义已然记不清多少次目送弟子摘金。直到天津全运会,他第一次牵着弟子的手登上领奖台,将金牌含在嘴里的那一刻,他笑了:“金牌是甜的”。

一句“甜的”,藏着多少苦痛与付出,恐怕只有徐国义最清楚,但他始终无怨无悔、甘之如饴,“游泳几乎占了我生命的全部,我喜欢这个事业,这辈子是离不开泳池了。”

你必须做恶人,和父母一样

要做到最好,严厉自然不可或缺。

“我一直觉得徐国义教练是那种训练起来很严格,平时很温润的教练,所以特别喜欢他。”一位网友曾如此评价徐国义。事实上,徐导更多时候是弟子眼中的“严父”。

“我对他们还是比较严格的,我一直认为宠子不发。如果一味地宠,你不想做恶人,不想严厉地管教他们,那对他们是不负责任的。”说完徐国义再度感慨道,“你必须做恶人啊,和父母一样!”

这一切其实是他自己有感而发。他当运动员时“比较调皮、比较懒”,其他条件差的运动员成绩都比他要好,“所以当教练以后,对自己有个反思,只有严格才是对他们好。”

徐国义和叶诗文

徐国义和叶诗文

徐国义与徒弟们的故事多不胜数,最著名的就是他与徐嘉余的“往事”。

年少时的“甲鱼”爱玩游戏,徐导曾两次将电脑砸到他身上,这段小插曲也因爱徒在布达佩斯世锦赛夺冠而为人熟知。

“砸他电脑是因为他没有很好的休息,没有很好的休息、没有健康的身体,怎么可能取得很好的成绩。你晚上不睡觉,你第二天不可能有好的精神和精力去训练,把自己的身体都搞垮了。”

在央视的《朗读者》栏目中,徐嘉余曾直言时过境迁后依然后怕,“平时对我来说,徐导会更严厉一点,现在依然很怕他,因为气场特别大。”

徐国义的严厉并非是蛮横无理,“这是规矩,也是爱他们的表现,作为父母的肯定也会这么去管教自己的小孩。我也希望我的这个组有一个好的氛围,都奔着一个目标去。”

如今,已是世界冠军的徐嘉余依然被师傅“严加看管”。但孩子长大成人了,徐国义也在给予他们更大的空间,“可以刷微博上网,但不能在休息或睡觉的时候去做这些事情。”

只有一点一成不变——不允许组里队员带电脑,“我曾经给他们过电脑,因为他们自己把握不住,自己不能很好的自律,那没有办法谁都不能带电脑。”

徐国义、楼霞夫妇

徐国义、楼霞夫妇

全身心投入,拿生命换成绩

24小时脑子里不停想着工作、想着孩子们,徐导笑言自己有时就像一个“保姆”,“天气冷了让他们多穿衣服,让他们多吃这个、少吃那个,每天还要提醒他们早点睡觉。”

他曾为了给瘦小的“甲鱼”增肌,亲自制定以牛排为主的食谱,后者半年内增重4公斤。他也曾为队里的每一个队员熬阿胶,“阿胶用黄酒泡上,隔水炖到阿胶化开后,再加核桃芝麻。”

偶尔拥有半点清闲,徐国义会喝喝茶、看看电视,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享受,“我这个人比较耐得住寂寞,也守得住孤独,我平时不太玩手机,这些(外界)干扰我也受到得很少。”

有关徐国义的教练生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就是他在2015年曾遭遇的人生重大打击。

当时正值里约奥运前一年的关键备战期,45岁徐国义被查出了脑部恶性肿瘤。虽然手术非常成功,但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疤,并且还要按时服药和定期前往北京复查。

泳池再无徐国义的身影。

泳池再无徐国义的身影。

没戴帽子时,徐国义头上的伤疤依稀可见。采访时,在交谈的过程中他常常侧过身去,很明显,他并不希望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自己头上有任何异常。

但话题还是绕不过这场大病,他只是淡然道:“那场大病并没有太影响到自己,生不生病我也左右不了,我只能接受,该工作工作,该吃饭吃饭。”

事实上,手术后的徐国义没有半点歇息。为了不影响备战里约奥运会,他曾对弟子们隐瞒了病情。在术后仅仅5个月,他就重新回到了游泳队中。

“我要对得起我的运动员,要么我就不干了,既然我站在游泳池我就要做到最好。”徐国义的话语铿锵有力,“我们肯定都是全身心的投入,都是在拿生命来换成绩。”

即便这样,他还是感叹如果不是因病耽误了几个月,弟子们在里约还能多拿到几块奖牌甚至金牌。

“我还站在游泳池旁,也是希望你们在哪一天可以成为奥运会冠军,本来我早就撤了,因为我的身体不是特别好。”徐嘉余一直没有忘记里约奥运会后教练说的这句话。

徐国义曾说,“趁我身体还能承受的时候,我得多做些事情。我得用实际行动告诉弟子们,我都能如此快乐享受着游泳带来的乐趣和对未来充满信心,他们更没有理由放弃努力。”

如今,他走完了自己的传奇人生,但留下的精神,将长久留在中国游泳人的心中。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