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北大自杀女生男友涉嫌虐待罪被抓 男友最早发现女生自杀

凤凰网 2020-07-10 09:21:04
A+ A-

原标题:北大女生自杀事件续:男友疑涉嫌“虐待罪”被抓

4月11日,在长达6个月的治疗后,北大女生包丽被宣布医治无效死亡。

此前,她同在北京大学读书的男友牟某某,被指与包丽自杀行为高度相关。

因为片段的聊天记录和两位主人公的名校身份,舆论曾激荡一时。

北大自杀女生男友涉嫌虐待罪被抓

北大自杀女生男友涉嫌虐待罪被抓

这一消息最先由包丽母亲于7月9日18时左右在网上发布。其发的网帖中称,学校(指北京大学)老师告知,6月份牟某某被公安拘捕。

北大女生包丽(化名)自杀事件由南方周末独家报道之后,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该事件今日传出重大进展,男友牟某某疑涉嫌“虐待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这一消息最先由包丽母亲于7月9日18时左右在网上发布。其发的网帖中称,学校(指北京大学)老师告知,6月份牟某某被公安拘捕。

包丽是林秀珠的女儿,北京大学法学院2016级学生。

2019年10月9日下午,包丽从男友牟某某家离开,在一家宾馆内吞下200颗安眠药自杀,当晚被牟某某送入北医三院抢救,不久被宣布脑死亡。

在死亡前2个多月,因为疫情,林秀珠每日的探视中断,只能隔几天去一趟医院,坐在ICU门外的走廊里,隔着无数墙壁与玻璃门,与女儿待一会儿。

包丽本是她余生的快乐和希望,事实上,从上幼儿园起,林秀珠就不再参与家里的生意,而是和母亲两人,全心全意照顾包丽。

独居北京的这几个月,除了去探视的日子,其余时间,在狭窄的快捷酒店房间里,她做得最多的,就是无数次重复翻看包丽留下来的聊天记录,分析和推演,牟某某到底对包丽做了什么。

牟某某早在2019年11月2日就离开了医院,那些被林秀珠当作罪证的聊天记录,是在他离开后才发现的。林秀珠说,离开时,他还嘱咐,要把包丽的最新情况每天反馈给他。

牟某某是最早发现包丽自杀的人,但联系上林秀珠,告知包丽已出事的,却是北大的工作人员,林秀珠在2019年10月10日早上10点多从广东老家到达北京,那时候包丽早已躺进北医三院的重症监护室。

牟某某的冷静是一贯的,出事的10月9日傍晚,包丽失踪后,牟某某曾给林秀珠发过短信,询问包丽高中时的电话号码,说包丽不见了。

林秀珠说,他的语气平淡,就像在说一个日常的小误会;当天,他还突然联系了包丽的两个中学好友,同样是询问某个电话号码。他丝毫没有透露给她们,包丽出大事了。林秀珠说,根据牟某某后来的说法,包丽是在晚上6点30分左右吃下安眠药的。牟某某6点28分报警,7点左右定位到包丽的大概位置,最终在民警的协助下,于晚上10点25分找到包丽所在的房间。根据牟某某的说法,当时包丽还能跟他清晰对话,他给她灌了两瓶水催吐。当晚10点38分,包丽的学院辅导员拨打包丽手机两次,第二次是牟某某接听的,他冷静地告诉老师,包丽在睡觉,随后才通过滴滴专车将包丽送往医院。

觉察到包丽跟牟某某的恋爱关系远比她想象的复杂,林秀珠用了很长时间。最早是到达北京当晚,北大的工作人员问她,包丽从学校搬出去了,住在牟某某家,你知道吗?林秀珠很吃惊,说:“我不知道啊。”

然后是到北京后大约三天左右,有一次在病房里,她问牟某某,他跟包丽是不是吵架了。她记得和之前许多次的否认不一样,牟某某看起来很羞耻,拉着她到无人僻静处,告诉她,包丽已经不是纯洁之身。她记得,牟某某一开始声音很小,但越说越暴躁激动,甚至扳过林秀珠的肩膀,将一张扭曲的脸杵到她眼前,要与她对视。

包丽在北大的室友也告诉林秀珠,要提防牟某某,说他打过包丽。但怎么提防呢?林秀珠全无头绪。那时候的牟某某,还每天去医院陪护,从中午12点到晚上8点左右。他叫林秀珠妈妈,深情而自然,承诺会好好挣钱,替包丽赡养她。医生宣布包丽脑死亡那天,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默默流泪了好几分钟。他甚至还提醒林秀珠,自杀的时候,包丽的身份证就在他家,开房时没拿走,因此可以找酒店索赔。有时候学校老师过来,他叮嘱林秀珠,不要太相信,因为学校想逃避责任。他看起来依然是一个深情而优秀的男友。10月17日,林秀珠第一次报警时,初衷只是想知道,女儿为什么会自杀。

包丽母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通知她这一消息的是北京大学法学院一位张姓老师,但没有透露这位老师的全名和联系方式。

南方周末记者尚未从官方正式证实包丽母亲的说法。不过,据北京警方一位内部人士透露,此消息属实,牟某某于6月10日被逮捕,涉嫌罪名是“虐待罪”。

包丽是北大法学院2016级学生,牟某某是北大政府管理学院2015级学生,两人均曾在北大学生会任职,其中包丽曾任文艺部部长,牟某某曾任分管文艺部的副主席,包丽是牟某某的下属。在包丽竞选学生会副主席时,两人成为恋人。

2月5日凌晨,也就是2019年大年三十晚上,牟某某提出以后想和包丽形成调教关系,包丽要叫他主人,要自称小狗,甚至在公开场合也要这样叫。和滔滔激流般的咒骂、质问、指责、赌咒发誓和痛苦剖白相比,这个要求是明确的,可达到的,甚至显得松弛而可爱,像一个情侣间隐秘的小玩笑。包丽立刻就答应了。

也就是在新关系正式确立的2月5日傍晚,牟某某提出想给包丽拍一组裸照作为惩罚。起因是包丽在白天的聊天中曾提到“小母狗(包丽自己)变好看后跑了怎么办”,牟某某认为受到了冒犯,所以需要拍裸照得到补偿,而如果包丽要分手,他也可以把裸照公布到网上。包丽看起来很不安,“被别人看到怎么办”,牟某某承诺会娶她,但这并没有打消包丽的顾虑,直到牟某某强调,“我喜欢,我想拍”,她才下定决心配合。此后一段时间内,像是有了新玩具,牟某某不再提起包丽的过往,转而指导包丽看色情小说。重归于好后,大年初五,应牟某某的要求,包丽去往山东青岛,在牟某某家过完了剩下的春节假期。林秀珠记得,当时包丽提起过,牟某某家结交的都是当地富贵人家,拜访亲朋好友都会带上她。除此之外,林秀珠没有听包丽谈起过牟某某家的家庭氛围如何,牟某某的父母是否幸福,又是怎样的性格。后来在聊天记录中,林秀珠才看到,牟某某曾早早叮嘱包丽,要学会打麻将,好陪他父母。

在后来接受采访时,牟某某解释称,男生对处女问题或多或少都会介意,而他跟包丽的争吵并不是因为包丽是否是处女,而是包丽对他有所隐瞒。他说自己没有安全感,所以对包丽不信任,主人与狗只是他们彼此之间的称呼,不存在逼迫关系,他还将自己对包丽过往性经验事无巨细的逼问定义为“讨论”,他甚至声称,两人之间不存在争吵。

那时的包丽可能已经嗅到了危险的信号。她虽然向明婷提到自己和牟某某,看起来一切都太合适了,但她也说起牟某某小时候喜欢打架,喜欢看黑帮电影,每次生气都很恐怖,很像会家暴的人。但当时新的亲密关系正在形成,两人也拜访了双方家长,包丽并没有提到是否会因为那些不确定的隐忧而分手。

从未求救

2019年春节过后的2月与3月,从微信聊天记录来看,两人的关系相对平静,但当时牟某某性格里的另一面显然已展露无疑,比如4月23日,包丽答应去牟某某家陪他过夜,但等她深夜聚餐结束准备出发时,牟某某却不再回复微信。等待了20分钟后,包丽打车回学校,但半夜2点多,牟某某发来了狂风骤雨般的语音咒骂,他质疑包丽回学校的动机,要求包丽未收到微信回复就应该继续等下去。他的话语毫无逻辑,在温和的道理与恶毒的脏话之间,完全是无缝切换的。

包丽试图跟他理论,但只回复了几句话就全面投降,主动提出立马再赶回牟某某家,那时已是深夜2点多。而这,再次招来更加严重的咒骂。在暴怒的情绪中,牟某某提出分手,态度坚决,还一度拉黑了包丽。这本来应该是包丽的一次机会,但第二天,牟某某的情绪消退,又跟没事一样,邀请包丽去看电影了,包丽也答应了,她当时本就不理解牟某某的分手要求。

这种情绪的切换,包丽应该体会很多。在随后5月5日的一次争吵中,牟某某再次提到分手,过后,他用了几百字表达歉疚、悔恨、感谢和祝福,温柔缱绻,深情款款。包丽困惑地问:“到底哪个是真正的你,是那个说话又毒又贱的,还是冷静以后又温和说好话的?”牟某某说,也许两个都是他。那次分手聊天的结尾处,牟某某说:“下辈子吧,你把欠我的东西都还我。”

当时牟某某已经开始经常性地在聊天中提到“爱情”“下辈子”“生死”“活着”这类词语。与之伴随,他和包丽的称呼由曾经的“主人”和“小狗”,变成了“妈妈”和“娃娃”。他会向包丽撒娇、认错、耍赖,也会在转瞬之间暴怒、咒骂、训斥。在后来的一次聊天中,牟某某曾提到,在恋爱初期,自己之所以看起来阳光而自信,是因为他跟包丽的关系还没有那么熟。显然包丽正被他带着,走向只有两个人的关系深处。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两人谈恋爱期间,牟某某多次对包丽施加语言暴力,其中包括嫌弃包丽不是处女、让包丽在身上文“我是牟某某的狗”、威胁将包丽的裸照发到网上等。2019年10月9日,包丽在微博上留下“我命由天不由己”的遗言后服药自杀。在其自杀之前,还曾有过割腕行为。

在最后一次自杀前,包丽实际上曾四次自杀,包括两次割腕,两次服药,每一次牟某某都知道,甚至在包丽服药后,还会嘱咐她去体检。

在回复采访时,牟某某对此的解释是,包丽过往的自杀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他说自己和包丽的争执确实给了包丽一些压力,但他又强调,包丽的压力来自多方,包括家庭,而他挺大的责任来源是,作为男朋友没有照顾好包丽。他承认自己说过让包丽去死,因为“我们俩一直很想证明对彼此的爱”,但“我没有真的想过,让她去死这种事情”。

但事实上,从聊天记录体现不出来他是在开玩笑,2019年9月8日,在又一次从凌晨到深夜,每隔几个小时就继续的辱骂里,牟某某讲道:“你证明你对别人的爱,可以付出那么好的东西(初次性经验),让他快乐,你要证明对我的爱,却只剩下伤害你自己的方法,割腕吃药,让我痛苦,不是你不爱我,而是你已经没有剩下可以给我的东西了,这难道,不悲哀吗?妈妈。”

包丽本人已于2020年4月11日医治无效死亡。此前脑死亡已6个多月。

包丽事件曝光之后,法律界关于牟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发生争议。因为聊天记录仅能证实牟某某对包丽施加精神虐待,没有足够证据证明牟某某对包丽实施过肢体暴力,有律师认为,在我国现行法律下很难追究牟某某的刑事责任,这也是警方慎重对待此案的原因。

南方周末记者拨打牟某某手机,发现已呈关机状态。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