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曝百香果女童案现场,杨光毅作案后有什么表现?女童家庭现状几何?

封面新闻 2020-05-13 16:27:39
A+ A-

被害女童丽丽

封面新闻记者刁明康发自广西钦州

最高人民法院10日发布消息,决定对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的杨光毅强奸一案调卷审查。

这起曾引发热议的恶性案件,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连日来,围绕广西壮族自治区高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决定,网络上曾出现大量不同呼声。

回到案件本身,女童是如何遇害的?杨光毅作案后有什么表现?女童家庭现状几何?

日前,封面新闻记者在广西钦州灵山伯劳镇进行了详细走访。

女儿安葬后,母亲陈礼言留下了她的奖状

A.受害家庭

丈夫10年前救人去世,一个母亲带4个孩子度日

灵山县伯劳镇平心村,丘陵地带,气候炎热。

5月11日一大早,陈礼言就在大哥和弟弟的陪同下,前往村委会等候河北来的律师。

除了女儿被强奸遇害死亡的案件外,到村委会,她还有另一番期望——想找村委会说明情况,得到一张证明,好为11年前去世的丈夫申请“见义勇为”,“将来如果能得到多一些补助,孩子们读书就有着落了。”

陈礼言,51岁,伯劳镇平心村委会板凳下村村民,20多年前与丈夫杨时愔结婚,一直在这里生活。

尽管没有文化和技术,只能靠几亩薄地生活,但两人养育的3个女儿都乖巧懂事。

2009年,陈礼言怀上第四个孩子。也就是这一年农历七月,家里遭遇重大变故。

陈礼言回忆,当时,丈夫杨时愔去一家木板厂打工,厂里负责人正上中学的儿子不小心掉进水塘,情况紧急,同样不会水的杨时愔见状,冲过去救人,结果两人都没起来。

从此,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苦苦支撑。

左二为遇害女童丽丽

“全村帮找人唯罪犯不动,还淡定上街买菜”

眼看着孩子慢慢长大,日子越来越好,不想,2018年10月4日,三女儿丽丽(化名)又突然失踪。

这天,陈礼言出门打零工,留二女儿和三女儿在家。傍晚回家后,二女儿告诉她,妹妹出门卖百香果,再没回来。

陈礼言发动村里邻居,沿着女儿出门卖百香果的这条不足500米长的小路四处寻找,不见踪影,又爬上路旁的瘦沙岭寻找,也没发现任何踪迹。

不过,收购百香果的老板明确表示,丽丽卖完果子,拿着32元钱,沿小路回家了。

被害女童丽丽

另一位村民回忆,曾在丽丽回家路上的竹林里,看见本村29岁村民杨光毅在路旁小便,当时他还提醒杨光毅动作不雅。

也有不远处民房内的村民听到,瘦沙岭上曾传来女孩惨叫。

村民们便怀疑杨光毅将丽丽藏了起来。

丽丽小舅陈天传带人前往杨光毅家询问,杨光毅闭门不见,其父杨昇出来回应,儿子没干过这种事。

傍晚,另一村民杨时杰仍然觉得杨光毅可疑,又带着人前往询问,“杨光毅还是不出来见人,他爸爸开门赌咒,说要是杨光毅把丽丽藏起来了,打断他腿。”

无奈之下,村民们放弃了对话杨光毅的想法。钦州中院一审判决书显示,警方曾将杨光毅带走问话数小时,后又通知杨昇接了回来。

“办案的刑警说杨光毅反侦察能力很强,说话滴水不漏。”陈天传说。

但同时,警方也悄悄通知陈天传等人,找生人盯住杨光毅,以免他跑路。

10月5日,陈天传找了朋友,一路尾随杨光毅,“反馈回来的信息是,杨光毅没有什么变化,跟平常一样骑着摩托车上街买菜,还在街上跟几个熟人聊了一会儿。”

唯一奇怪的是,当天,全村人都在帮着陈礼言找孩子,“唯独杨光毅一家大门紧闭,无人帮忙”。

疑似罪犯杨光毅抛尸的作案地

B.受害经过

提前候在竹林劫持,强行抱上山掐晕

钦州中院一审判决书显示,从派出所接回杨光毅后,父亲杨昇对其问话,杨光毅承认自己作案。当天凌晨,杨昇陪同杨光毅到伯劳派出所投案。

10月6日6时14分至7时38分,警方带领杨光毅指认现场。经勘验,杨光毅作案地点达15处。

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10月4日中午12点左右,10岁的丽丽独自一人,拿着红色蛇皮袋装的百香果,来到杨光毅家一楼的百香果收购处售卖。

杨光毅顿时起了色心,“想抱她玩一下。”

随后,杨光毅跑到家对面,丽丽回家必经的竹棚下面等候。

其间,杨光毅在竹棚下小便,被村民“粘四”撞见,对方还提醒他不雅观,但杨光毅并未理会。

疑似罪犯杨光毅浸泡丽丽遗体的水塘

一分钟后,丽丽卖完果子,拿着红色蛇皮袋过来了。

杨光毅见状,伸出双手去抱她,丽丽挣扎,并告诉杨光毅,“要回家做工”。杨光毅没有理会,继续抱着往前走。

2020年5月11日,封面新闻记者在陈天传的带领下,在丽丽第一次被抱走的地方看到,此处往回走,距离杨光毅家不足50米,距离丽丽家直线不超500米,周围虽竹林茂密,但不时有村民经过。

判决书载明,杨光毅抱着丽丽走到刚刚小便的地方,便动手摸丽丽,后者挣扎,吵着要回家。

杨光毅骗她,“我抱你回家吧。”边说边将丽丽抱着朝旁边的瘦沙岭山上走

快到山顶时,丽丽挣脱,向山下逃去。逃了30米左右,被杨光毅追上。

丽丽仍然在大哭大叫,杨光毅干脆用手大力掐住她脖子,直到丽丽晕厥。

丽丽昏厥后,杨光毅将丽丽装到那只红色蛇皮袋,然后扛在肩膀上继续朝山顶走去。

判决书显示,到了山顶后,杨光毅“用力将肩膀上的红色蛇皮袋扔到地上”,再次伸出双手去掐丽丽颈部,大约10多分钟后,丽丽不再出声,但眼睛睁着,身体还在微微挪动。

杨光毅随即摸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其后,杨光毅先将丽丽的32元钱揣进自己口袋,然后实施了强奸……并把丽丽遗体泡水后,抛弃在鱼尾岭的一棵桉树下。

罪犯杨光毅作案地多达15处

C.案件现状

母亲悲痛到极致,要求“死刑立即执行”

本来就风雨飘摇的家庭,再次遭遇这样的打击,陈礼言在警方破案后,几度悲痛到昏厥过去。

母亲陈礼言欲哭无泪

5月11日当天,在律师前来查看案发现场时,她都不敢跟着去。这个面容憔悴,身体瘦削的母亲,反复向周围前来探望的亲友强调,自己只有一个目的——“期望判杨光毅死刑,立即执行”。

陈礼言说,2019年7月,钦州中院一审判决杨光毅死刑后,她就盼着“执行死刑”的到来,后来杨光毅方面上诉,广西自治区高院改判死缓,“听到这个结果就像头顶上一个雷炸了。”

受害女童舅舅回到侄女被掐晕的地方,眼里噙满泪水

“那么残忍地强奸、杀害我女儿,就因为主动投案就可以判死缓?”陈礼言说,二审时,她曾去法院闹过,“是不是我去把杨光毅父母杀了,也去投案,就可以判死缓?”

案发后,杨昇一家迅速搬走,杳无音讯。在案发现场只留一下一座大门紧锁的二层小楼。

陈礼言弟弟陈天传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杨光毅家人至今未给姐姐道歉,“就连那抢走的32元钱都没退。”

罪犯杨光毅的家,案发后,其家人迅速搬走

律师认为二审未体现法威,“此人无挽救必要”

广西区高院二审判决下来后,河北驰舟律师事务所律师侯士朝接受了陈礼言的委托,担任其申诉代理人,为其提供法律帮助。

5月10日,侯士朝从北京赶往钦州,找到陈礼言,详细了解了案发经过。

5月11日,在陈天传的带领下,重回案发现场进行了细致走访。

侯士朝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刑罚要与罪行相适应,自首不是免死牌,“相对于杨光毅手段极端残忍、情节极端恶劣、主观恶性极大、社会影响极为恶劣等情节相比,自首情节不足以撼动对案件的整体评价。”

11日晚,侯士朝还发了微博,认为“该案件二审结果未能体现刑罚的震慑力,反而会产生误导……凶手杨光毅的犯罪行为手段残忍,异常冷静,思路清晰,胆子极大……此人没有挽救的任何必要,判处极刑就是为民除害,甚至避免更多的无辜的人遭殃。”

5月13日,侯士朝介绍,申诉材料准备齐全后,将向人民检察院或者法院提起申诉。同时,对于进入执行阶段民事赔偿部分,将代理前往灵山县人民法院,沟通执行事宜。

下一步,他将前往广西壮族自治区高院请求调阅卷宗。

原标题:重回广西“百香果女童遭奸杀案”现场:作案地15处,罪犯作案后“淡定上街买菜”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