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泰国给连花清瘟颁布许可证

中国日报网 2020-04-15 16:10:12
A+ A-

泰国给连花清瘟颁布许可证

张伯礼:泰国给连花清瘟颁布许可证

15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在武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家药监局昨日已批准将治疗新冠肺炎纳入“三药”,即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血必净注射液的新的药品适应症中。这意味着国家认可“三药”治疗新冠肺炎,可以在全国广泛推广使用。国际社会也高度关注中国政府是否认可这些药,中国政府认可后,国外就会考虑开始引进。据张伯礼介绍,泰国已经给连花清瘟颁布许可证,可以在泰国销售,法国也准备用连花清瘟做新冠肺炎治疗的临床研究。(记者邹硕)

延伸阅读;

疫情严重,钟南山向欧洲国家分享经验:连花清瘟康复率91.5%

欧洲疫情严重,中国、德国、英国、意大利、罗马尼亚的医学专家25日下午通过在线视频进行了中欧抗疫交流会,交流各国疫情和防治经验。

钟南山院士向欧洲专家介绍了中国治疗和防控新冠肺炎的经验,特别对中国使用氯喹和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做了介绍。他表示,284名病人使用连花清瘟进行治疗的康复率达到了91.5%;在各国抗疫过程中,氯喹已被视为“新冠明星药”。

钟南山院士向欧洲专家展示了他的团队早前制作的一份报告。报告显示,使用氯喹后,在10天到14天的潜伏期内,带有新冠病毒RNA的疑似病人转阴的比例很高。钟南山院士讲解道,在对比治疗数据中,使用氯喹的组RNA转阴的比例是91.4%、95.9%,而对照组是57.4%。

钟南山院士介绍了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成效。他说,一些中成药在抗疫过程中证明是有效的,比如连花清瘟。研究小组对284名病人进行了连花清瘟的治疗,康复率达到了91.5%,症状的消失也相对更快。而且使用了连花清瘟之后,轻症转重症或者危重症的比例也明显降低。

钟南山院士还介绍,在使用一些给氧和麻醉药剂的治疗之后,重症患者在3日内症状减轻的速度比较快,且治疗之后,血氧含量能够达到95%以上。

关于中国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钟南山院士表示,中国在1月20日宣布并确认有医护人员被传染后,采取了非常果断的措施来控制疫情。1月23日对武汉进行了对外通道的关闭,同时发布了确诊人数、疑似人数的每日报告,多部门之间的联动机制也及时启动,一直深入到社区,本着早防护、早隔离、早诊断和早治疗的原则,进行了全方位的疫情防控,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还有这些中成药

第七版诊疗方案中提到,在医学观察期内,当出现“乏力伴胃肠不适”的临床表现时,推荐选用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当出现“乏力伴发热”的临床表现时,推荐选用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在临床治疗期内,重症患者可以在中药汤剂的基础上,送服安宫牛黄丸和苏合香丸。

这几类中成药均为在出现相应症状或不适后,早期干预用药的品种,不是健康人的预防用药品种。健康人的防护原则,从中医角度来说应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即以顾护和补养正气为先。那么,合理使用这几类中成药应该注意什么原则呢?

其一,藿香正气口服制剂由苍术、陈皮、厚朴(姜制)、白芷、茯苓、大腹皮、生半夏、甘草浸膏、广藿香油、紫苏叶油等辛温中药组成,药性偏温,功效为祛湿。临床上,无论是寒湿还是暑湿,只要是湿阻中焦的患者(通常表现为胃肠道不适,如腹痛腹泻,舌苔黄厚或白厚),就可以对证使用。需要注意的是,藿香正气口服制剂的所有剂型里,藿香正气水是含有乙醇的,对酒精过敏者禁用,而且不可以与头孢类抗生素、甲硝唑等联合使用。

其二,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从药性角度看,可以分成两类。其中,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都是典型的寒热并用的中成药,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是比较纯粹的寒性中药。从功效上看,三者都能用于乏力伴发热,或风热感冒(发热咽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等)的早期干预。从主治证的角度看,发热咽痛的患者可以选择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金花清感颗粒,需要注意的是,脾胃虚寒、长期大便溏泄的患者,建议减量服用。

其三,安宫牛黄丸和苏合香丸这两种中成药,为重症期患者的治疗用药,不是医学观察期的早期干预用药,大家不能随便服用。它俩的功效以开窍豁痰为主,是患者在出现神昏谵语等严重病情时的治疗用药,需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