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绥芬河1479人集中隔离 确诊243例无症状感染102人

北京晚报 2020-04-14 09:32:54
A+ A-

绥芬河1479人集中隔离

绥芬河1479人集中隔离

原标题:黑龙江绥芬河1479人集中隔离,代市长预测15%-20%或转确诊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王永平:自从3月21日国家对归国人员实行入境后就地集中隔离以来,绥芬河口岸累计入境2497人,目前累计报告的确诊病例是243例,同时还有无症状感染者102人,疑似病例8例,所以目前重点要面对的是目前仍然处于集中隔离观察的1479人。

从目前的数据看,前期确诊的比例大约是10%左右,但是如果要加上目前现有的无症状感染者,这个感染率大约在15%左右,所以将来看,这个比例可能在15%-20%之间。

延伸阅读:

绥芬河告急!要尽快完善边境小城的防控部署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13日发布的通报,4月1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08例,其中98例为境外输入病例,10例为本土病例(黑龙江7例,广东3例)。这是本土新增病例一个月以来首次达到两位数。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据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数据,4月12日0-24时,黑龙江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4例(均从俄罗斯输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9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27例),均为中国籍,从俄罗斯输入。12日新增的7例确诊本土病例,均与此前哈尔滨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有关。

这些数字,发出了危险的信号。来自国外的输入性病例给相关省份带来了新的压力,而这些省份的边境城市首当其冲。

例如,不断增加的确诊病例,给中俄边境小城绥芬河市带来了巨大压力。

近日,绥芬河向社会公开发出求助,宣布接受社会物资捐赠及捐款。

目前绥芬河口岸旅检通道处于临时关闭状态,口岸公路货运通道正常通行,俄罗斯入境的车辆和人员要进行严格的闭环管控。仅有7万人口的黑龙江小城绥芬河,如今已经成为防疫第一线。

从输入性病例数量和公开求助的情况看,绥芬河短时间内突然承担巨大的压力,情况令人担忧。像绥芬河、满洲里这类边境口岸城市,相对大城市而言医疗资源不足,人力物力紧张,防控能力较弱,在骤然升级的疫情防控形势下,很容易出现缺漏。

因此,鉴于当前境外疫情形势严峻,在国内各大城市疫情防控有序进行的同时,要特别注意加大边境地区管控力度,实时监测货运情况,加强对这些边境小城医疗资源的支援,严格规范日常防控。

这两天,刚刚结束援鄂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管向东、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康焰均再次出发,驰援绥芬河。同时,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的15人检测支援队也已经抵达绥芬河。另外,绥芬河已开建方舱医院,医院改造工程已完工,可以随时启用,将主要收治无症状感染者。

这些举措令人欣慰,不过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当前我国疫情防控阶段性成效进一步巩固,经济社会运行秩序加快恢复,但随着国际疫情持续蔓延,防范疫情输入压力不断加大。绥芬河等边境城市,体量小但防控职责不小。它们的防控成效事关疫情防控全局,不可等闲视之。在内防反弹的同时,尤其要做好外防输入工作的常态化,合理调配防控力量,坚决守牢国门防线。

严防境外输入疫情,既要对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把好关,也要加强像绥芬河、满洲里等口岸地区的疫情防控,加快补齐外防输入的薄弱环节,加大对这些边境城市的疫情防控人员和物资保障力度,避免其成为疫情防控短板。

白岩松连线:绥芬河面临怎样的防控压力

截至目前,通过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路线输入黑龙江省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累计达243例,均为中国籍。

一个只有7万人的边境小城,正在面临怎样的防控压力?

更多问题,4月13日的《新闻1+1》,白岩松连线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王永平,以及黑龙江省委赴绥芬河疫情防控工作组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于凯江。

Q:绥芬河目前在观察的人员感染率可能是多少?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王永平:

最近几天,绥芬河口岸旅检通道处于暂时闭关状态,但是我省公布的数据,最近几天新增的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分别是22例,21例和49例。

主要有三方面原因:1、部分在诊的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患者;2、部分疑似病例转化为确诊病例;3、有一部分正在集中隔离的人员,出现了确诊病例。

从目前的数据看,前期的确诊比例大约在10%左右,但如果要加上目前现有的无症状感染者,感染率大约是在15%左右,所以将来看,这个比例有可能在15%到20%之间。

绥芬河1479人集中隔离 确诊243例无症状感染102人

绥芬河1479人集中隔离 确诊243例无症状感染102人

Q:来自俄罗斯的境外输入病例有何特点?

黑龙江省委赴绥芬河疫情防控工作组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 于凯江:

到今天晚上的数据是重症和危重症共21名,其中危重症7名,重症14名,轻型和普通型219名,无症状感染者102名。早期国内重症患者特点一是年龄偏大,二是多数有基础性疾病。这次在俄罗斯输入的病例中,重症多数是(由于)治疗时间延误,一般延误10天左右。

延误主要的情况是从莫斯科要坐飞机到海参崴,飞行9个小时,还要坐公共交通到绥芬河口岸。年龄上一般在40到50岁,俄罗斯这次回来的新冠(肺炎患者),外来输入的病例多数是在国外经商做生意的,年龄总体在40到50岁之间。还有一个特点,有1/3的重症病例,除了新冠(肺炎)之外,同时合并流感,这个气候在北方正常情况下就有流感。

Q:绥芬河的方舱医院情况如何?

王永平:新建的方舱医院位于绥芬河市区的西侧,原来是绥芬河边境经济合作区的综合办公楼,建筑面积有1.9万平方,一共有13层。建设吸取了武汉有效的经验,严格按照上下医患分离的原则。其中一层和二层是洁净区,三层以上是污染区,总共设有收治床位600张,可以入住医生是120人,护士是270人,同时加上保洁、保安等后勤服务人员。这个方舱医院改造是从4月6日开始正式动工启动,在11日晚间就已完成改造,并且已移交给医院,目前正在进行相关设备的采购和调运。#绥芬河方舱医院主要作为后备医院用于收治无症状感染者,现在设备调运完以后,随时根据需要可以启动运行。

Q:绥芬河面临着怎样的防疫压力?

王永平:3月21日开始实行归国人员入境就地集中隔离管控,3月26日当天,绥芬河出现了第一例核酸检测阳性病例,4月4日,入境人员当天达到了495人,出现了最高峰值。这期间,日平均入境人员达到178人,使防控压力达到极限。在集中隔离点方面,绥芬河全市符合防疫要求的集中隔离宾馆只有15个,全部房间只有939间。集中隔离14天一个周期,每天平均178人,一个周期需要约2000多间隔离房,极大超出了绥芬河的承载能力。尽管牡丹江整合全市资源,挖掘全域宾馆资源来分担集中隔离的压力,但压力依旧很大。在救治病房和病床方面,原来绥芬河只有一个在SARS期间建设的绥芬河传染病医院,只有16间隔离留观病房,在3月29日这16间病房就已经处于饱和状态了,新发现的核酸检测阳性患者只能紧急向牡丹江进行转运。在康安医院、红旗医院作为传染病医院和重症救治中心,加入绥芬河口岸输入疫情的救治工作后,收治能力才有了进一步缓解。但如果后期国外的归国人员疫情继续按照这样的形势发展,防控的压力仍要超极限运转。

Q:目前绥芬河每日核酸检测能力怎样?

王永平:在境外输入疫情初期,绥芬河的核酸检测能力每天只有96人份。随着入境人员的增多,我们及时在口岸增设了两个采样方舱,并且抽调专业人员组成了10个采样工作组。哈尔滨海关和我们省市的卫健系统,迅速抽调专业人员,充实到绥芬河口岸的核酸检测工作当中,使核酸检测能力提高到了每天600人份。避免了在口岸通关环节因为采样时间过长,造成归国人员聚集性传染疫情的发生。今天中国疾控中心紧急驰援绥芬河,又搭建了负压式帐篷移动实验室,它的核酸检测能力大约能达到1000份以上,这极大的缓解了我市现有的核酸检测人员的工作强度。

Q:对重症患者的治疗方案是什么?救治方面有哪些担心?

于凯江:治疗方案对重症病人应该是一患一策,要根据他具体情况,不会有大的变化。最大的担心是:1、绥芬河这个城市偏小,配套资源,包括酒店等能力还是不足的;2、如果疫情没有扩展到一定程度,患者的量在1000左右,牡丹江可以承受,如果再超出这个范围,对牡丹江的承受力也有很大的担心。

Q:绥芬河货物运输的相关人员如何防控?

王永平:近期随着国外疫情的发展,货运方向每天还有大约50名左右的俄罗斯籍司乘人员进出境,在铁路方面每天也大约有四五十名俄方的铁路工作人员进出境。防控上:1、对俄罗斯进境的货车设立了临时换装场,所有进出境的俄罗斯货车都在指定场地装卸货物,或者是甩挂换取中方的牵引车。设置了俄罗斯司机定点集中住宿的宾馆,实行定点换装,定点停车,定点住宿,专车接送。正在逐步做到俄罗斯货车当日进境,当日返回,并且对多次往返的俄罗斯司机,执行5天一个周期的核酸检测的相关措施。2、对俄方铁路入境人员分成四个轮班,每班大约13人。对52个人,每个人都进行核酸检测,目前结果均为阴性。入境以后要求俄方工作人员在固定地点独立办公,独立隔离住宿,并且限定活动区域,进行严格管控。在工作交接上,也实行了电子化的工作票据交接,避免我方人员与俄方人员接触,从而严防疫情输入。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