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95后单身女护士给失陪宝宝当“妈妈”

新华社 2020-03-16 09:10:40
A+ A-

2月25日那天,我接手了一位特殊的小病人——两个多月大的宝宝冬冬。先是他爸爸、妈妈和外公被感染,后来一直照顾他的外婆也确诊了。

冬冬的外婆被送到其他医院治疗的那天,正好赶上我在值班。于是,我就成了这个失陪宝宝的“临时妈妈”。

照顾冬冬,我实在是仓促上阵,措手不及。我还没有结婚,甚至都没有谈男朋友呢。对如何照顾这么小的孩子,没有丝毫经验的我,简直就是一只菜鸟。

我本来以为,给宝宝冲奶粉就像平时冲药剂一样,先放奶粉后放水,然后摇晃均匀。后来,护士长提醒我,“晃瓶子”溶解法会产生气体,宝宝喝奶后容易胀气。

而正确给宝宝冲奶粉的顺序,应该先放水,再放奶粉,用两只手轻轻搓瓶身,让奶粉慢慢溶解。奶嘴上还有一个排气孔,给宝宝喂奶时,应该保持孔朝上。这些知识我之前完全不知道。

给冬冬换衣服,那些纽扣我也不太会系。他的小胳膊小腿,更不知道怎么才能塞进衣服里。

还有一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刚喂完奶,冬冬还是一个劲儿地哭。后来我把他裤子一拉开,马上就不哭了。果然,冬冬拉臭臭了。

第一次给宝宝换尿不湿,我连前后面都分不清。

刚开始抱冬冬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别扭。后来护士长教我,用一只手托着孩子的脖颈,他会舒服一些。

经历了很多个第一次,我才慢慢学会了照顾宝宝的一些基本知识,也真正体会到做妈妈的辛苦。

跟我妈视频的时候聊到这件事儿,她也觉得有意思,说就当是提前积累经验了。

还好,大多数时候,冬冬是个很乖的宝宝。吃饭很快,睡觉也很好哄,从来不认生。

因为送医及时,冬冬的病情也很轻,没有发烧咳嗽,治疗项目也只有做雾化和服药。

别的小孩儿做雾化,听到雾化机呜呜的噪音,就会害怕、哭闹,总想把面罩扯下来。冬冬就很乖,从来不乱动。只有吃药的时候,哭闹得厉害些,因为那些中药汤子,实在是很苦。

我们还对冬冬的生活习惯进行记录,比如他多久喂一次奶、换一次尿不湿,什么时候给他洗过澡、换过衣服、喂过药,几点要哄他睡觉……观察两三天之后,我们就了解了他的作息规律,照顾他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后来,医院给冬冬专门安排了一个24小时轮护班,由三个有照顾婴儿经验的同事组成。但我还是经常去看他,帮忙照顾他。

同事们都很喜欢冬冬,有时候忙完自己手头的活儿,就跑到冬冬那里去逗他;一听到他哭,就想去抱他、哄他。最多的时候,有五六个护士围着他转,冬冬成了我们的团宠。

好多年轻同事都说,没想到我在未婚未孕的情况下,会有机会给小宝宝喂奶、换尿布。

冬冬的家人都很放心不下。他外婆临走时,建了一个微信群“宝宝的联络基地”,把我拉了进去。我每天都会在群里发一些冬冬的照片和视频。

冬冬的妈妈开始时特别焦虑,每天都在问儿子的情况。过了几天,看到冬冬的情况不错,也就放心了。

“我家宝宝住院这段时间,被你们养得又白又胖。”后来她说。

确实,之前家长怕宝宝受凉,捂的衣服比较厚,冬冬的脸上就有一些湿疹。后来,我们给涂了一些药膏,湿疹好了不少。

冬冬刚交给我们的时候,每次喂奶连120毫升都喝不了,现在都能喝完150毫升了。这几天,我们给他称体重,发现他又重了两斤。

现在,我们儿童医院收治的孩子,因为家人都被感染隔离,没有人陪护。我们医护人员就成了病区里的“孩子头”。

我们每天按时给孩子们量体温、测血氧、做雾化,督促他们好好吃饭、吃药。有爱玩手机的孩子,我们也会制止他,提醒他下床活动一下,增强免疫力。

我们还有一个活动室,他们可以去里面画画、搭积木……孩子们平时有什么需要,我们也会派专门的人去采购。

大多数孩子的病情都很轻,只有少数几个有低烧的症状。那些大一点的孩子,完成自己的治疗项目后,还会认真地写作业。

也经常有孩子跑到护士站来找我们玩。前几天,我们在防护服上画画,就经常有孩子主动要给我们上色。我的防护服上画的是一个美少女战士,我觉得很好看。有的小朋友还要带着我们跳舞。

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给我们印象很深。他就住在护士站对面,经常来找我们玩,所以和我们混得很熟。

有一次,同事下班前路过他的病房,看见他在门口给我们放了两个橙子,还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很大的两个字——“拿走”。我们开玩笑说,这孩子有霸道总裁的潜质啊。

开饭时间是病房里最热闹的时候。我们每次送饭,一推开门,孩子们就叽叽喳喳地围上来,一口一个阿姨地喊。

有个初三的女孩子,是个学霸,平时经常在自己房间里看书,字写得超级漂亮,就跟字帖上的一样。临出院时,给我们写了一封很长的感谢信,读信的同事都感动得要哭了。

我记得,信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们是人间最美的四月天。其实,我没觉得自己有多么伟大。特殊时期,还有这么一群可爱的孩子陪着,每天上班都很开心。

责任编辑:崔朝辉 CN08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