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初见成效 紧急替代法推广应谨慎

北京晚报 2020-02-15 13:58:30
A+ A-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原标题:血清疗法”初见成效,康复者献血抗疫,英雄的中国有英雄的人民

近日,新冠肺炎治疗方面传来好消息。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该院正在开展康复病人的恢复期血浆输注,“血清疗法”已经初见成效。他也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金银潭医院,“伸出你的胳膊,捐献你宝贵的血浆,共同救治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使用康复期患者血浆进行临床治疗的方法,早在“非典”时期就已采用过。

从医学原理上看,病毒入侵会触发人体免疫系统反应,产生相应的特异性抗体,当这些抗体的数量足够多时,就可以消灭自己体内的病毒,实现康复。

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采用康复者血浆制品注入危重患者体内,可谓一种有效的方法。

眼下,血清疗法确有效果,但大规模应用却存在困难。

以目前的医疗技术水平,还无法大规模生产这类血浆制品,需要新冠肺炎恢复期的康复者踊跃捐献。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在康复之后身体良好的情况下献血救人,是守望相助精神的重要体现。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如何让感染者早日康复成了全国上下最为关心的事情。

为此,国家免去相应医疗费用,消除患者后顾之忧;

大量医护人员驰援湖北,最大限度给予患者及时救治;

还有五湖四海汇聚而来的大量物资,带着全国同胞的祝福……

在全国行动下,目前已经有6723例病人治愈出院。

但躺在病床上的还有数万患者,其中一些是重症患者,他们需要帮助,需要爱之链继续传递,续写血脉相连的生命赞歌。

英雄的中国有英雄的人民。张定宇院长发出恳请后的第二天,武汉已有康复者积极响应号召,走进献血屋一言不发地挽起了袖子。

在网络上,还有大量的治愈者表态愿意捐出自己的血浆救死扶伤。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也积极行动起来,为首批19名新冠肺炎康复血浆捐献志愿者颁发致敬状,并为每名捐献志愿者提供3000元人道救助金。

我们呼吁越来越多的康复者能够站出来,帮助他人,也帮助我们的国家早日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千百年来,“仁爱”始终是中华民族不变的价值观。

守望相助、团结奋斗、众志成城,点点爱心汇聚成海,必将凝聚起了战胜疫情的强大合力,有这样的力量存在,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场灾难不可战胜。

专家:康复者血浆疗法有效但为紧急替代法,推广有风险应谨慎

2月14日一早,上海28例新冠肺炎治愈出院者中,就有6人愿捐献血浆。

据微信公号“中国生物”消息,国药中国生物已成功制备出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已投入临床,超10名危重患者接受治疗,症状明显好转。

但是,对于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制品投入临床治疗这一疗法,也有专家持谨慎态度。

2月14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发现恢复期血浆治疗有一定的疗效,但要确保安全才能给病人使用。

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表示,恢复期血浆治疗虽然有效,但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而且无法大规模使用。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据报道,中国免疫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免疫学系常务副主任黄波教授2月14日通过网络详细科普血清治疗,强调要认清抗体的利弊,“对于新冠肺炎疫情,太多希望寄托于抗体,但抗体并非一般理解的那样简单——即机体只要有了抗体就能够将病毒清除。对于抗体的复杂性,甚至对疾病加重的一面需要有足够的认识。”

未来,全国会有更多的新冠肺炎康复治愈者,愿意捐献血浆的爱心人士肯定也不在少数。

那么,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制品投入临床治疗是否确实可行?该疗法又能否广泛进行推广呢?

2月1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了武汉市第一医院输血科主任、中华医学会临床输血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湖北省临床输血协会常务理事王顺,谈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制品投入临床治疗的可行性。

他表示,新冠肺炎治愈者能踊跃献血肯定是好现象,康复者的血浆用于临床治疗在烈性传染病的治疗历史上一直存在,也有一定效果。但此疗法仍是一个用于危重病人的紧急替代疗法,广泛推广存在一定风险,需要慎重考虑。

澎湃新闻:新冠肺炎治愈患者的血浆用于临床治疗是否可行?

王顺:在每次发生这种烈性传染病的时候,在没有一个成熟的治疗方法的时候,治愈患者的血浆用于临床治疗是一个一直存在的紧急替代疗法。从1917年到现在有100多年了,这个方法一直在使用。但是每次有更好的方法,这个方法就被淘汰掉了。所以说,治愈患者的血浆用于临床治疗从来没有被列为一个正式的治疗方法,它是一个对危重症患者的治疗采取的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治愈患者的血浆用于临床治疗这个疗法,我们无法知道它的生物安全性。不管是SARS、埃博拉、登革热、禽流感,治愈患者的血浆用于临床治疗都只有小样本的数据,确实有一定治疗作用,但是由于我们没有基于大数据的人群的临床实验,所以大规模地去使用这一方法还需保持谨慎态度。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澎湃新闻:您如何看待治愈患者踊跃献血的现象?

王顺:献血肯定是一个好现象。实际上,用人的血浆蛋白的免疫球蛋白的综合作用来治疗病毒引起的严重疾病,疗效也是比较确切的,短期疗效是非常好的,而且对一些重症和危重症的病人来说,在现在没有特效药,没有治疗方法的情况下,是唯一的能够比较快速缓解症状的方法。

所以,在特定的环境下,特定的条件下,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制品投入临床治疗是可以使用的。但是大范围广泛地使用是应该要慎重。

澎湃新闻:治愈患者的血浆用于临床治疗可能会存在什么风险?

王顺:在2014年,WTO就曾针对烈性传染病发布过一个“血浆收集指南”,就是在常规治疗无效的情况下,采用特殊的疗法作为替代疗法。当时列出了九个问题,我说其中几个:

第一,如何保证不影响捐赠者的健康?因为这些捐赠者是还处于康复期的捐赠者,采血也采集了治愈者体内的大量抗体。第二,我们采集了血液,就要对大量的血液进行病毒灭活,必须在严格的环境中执行,如果在现有的、不利的环境中去解决技术问题,可能传染其它疾病怎么办?另外,采集的血液中仍存病原体的风险较高,甚至有导致患者死亡的风险。

另外,还有如何获得献血者的问题和既定存在的献血的道德原则问题,这里不展开讨论。以上这些风险都值得考虑。

澎湃新闻:治愈患者的血浆用于临床治疗最需要去解决的关键问题是什么?

王顺: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最好地去识别和选择哪些患者应从这一治疗中受益。也就是说,治愈患者的血浆是应该用在什么时候?是新冠肺炎患者患病的初期、中期还是晚期适合接受这一方法的治疗?用在那些人?是轻症病人还是重症病人?

在SARS时期,有研究指出初期的患者用这个疗法很好;但是也有研究指出,在病毒载量很高的时候,也就是晚期,用这个方法效果好。也就是说,之前很多对此疗法的实验结果都是相互矛盾的。我们在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结论的情况下,我们如何选择病人?还有就是如何去选择康复者进行血液采集?

有一些商业公司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是很快就把康复者的血采集了。

但有专家表示,临床采集血浆应该在患者康复后再隔14天(因为有患者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但后来又呈阳性的案例),并且还要测血液中的抗体,判断抗体是中合性抗体还是交叉性抗体;还有要把该治愈者所有的传染病检查都做一遍。没有排除上述风险之前,进行该疗法,也会有很大的后续风险。

预约献血康复者:这是我们的报恩方式

“用我的血,换别人一条命,值!”2月14日,多人先后走进湖北省人民医院的爱心献血屋。与普通的献血者不同,他们都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康复者。

13日晚,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的一席话震动了康复者们的心:患者康复后体内含有大量综合抗体,能够对抗病毒。张定宇恳请康复后的患者来医院捐献血浆,共同拯救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一场用鲜血交换生命的尝试,在武汉展开。

  踊跃献血

  这是我表达感恩的方式

今年54岁的马先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后,在武汉金银潭医院被治愈。他2月1日出院后一直在家隔离。2月14日,看到金银潭医院院长号召康复者捐献血浆的新闻后,他决定要捐献自己的血浆。“我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去帮助我的父老乡亲,能为这场战疫出份力,这也是我表达感恩最好、最直接的方式。”

马先生要捐献血浆的心情很迫切,通过金银潭医院联系上了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CPNCOV项目组的工作人员,预约了2月17日去武汉血液中心捐献血浆。

除了已经预约捐献的康复者,2月14日当天就有康复者在湖北省人民医院爱心献血屋、金银潭医院门诊部二楼、武汉血液中心完成了血浆捐献。爱心献血屋的首位捐献者是武汉市民李先生,金银潭医院迎来的首位献血者是2月9日出院、经医生检查符合捐献标准的37岁康复者施女士。

在武汉之外,一些地区也有康复者献血的事例。江苏徐州的新冠肺炎康复者王琳(化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她2月13日献了血,当时是出院的第4天,经过与医院商量后才确定捐献。“12日,接到医院的电话,我才知道有这样的治疗方案,当时就同意了,但我出院后还需要隔离,医院把我们安排在宾馆里,直接来宾馆抽血了。”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康复者血浆治疗法

像王琳这样心系其他患者的康复者并不少。广东清远一名19岁的大学生小陈被确诊后,在住院期间得知血浆治疗的方法,专门手写了一份捐献血浆承诺书。2月14日,已经出院12天的小陈来到医院履行承诺,他也是广东省第一个捐献血浆的康复者。

资格评估

  预约时及现场要双重确认

负责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的工作人员昨天上午告诉北青报记者,从13日晚上开始,自己的电话几乎没停过,“具体接了多少都数不清了”。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CPNCOV项目组的工作人员介绍,倡议发出后,已有约30名康复者预约献血,其中7人已在武汉血液中心完成捐献。“除了预约时询问身体状况,排除孕妇、哺乳期产妇及有高血压等基础疾病的康复者,工作人员会在捐献时现场评估,康复者身体没问题才能捐献。”

捐献站的工作人员表示,因为目前的工作业务原因,暂时只能接受武汉本地康复患者的血浆捐献。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康复者最好在出院一周后,身体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措施再来捐献,捐献前要注意清淡饮食。

工作人员介绍,根据康复者的身体情况和医生的建议,一次捐献的血浆量在200毫升到400毫升之间,“血液中55%是血浆,45%是血细胞,血浆捐献后,血细胞还会返还到捐献者体内,补充一些温水后,很快血液就能恢复,不会对捐献者有副作用的。”

  专家说法

  理论上能发挥作用 仍面临不少挑战

中国免疫学会副理事长黄波介绍,患有新冠病毒肺炎的患者感染了病毒,后期康复了,“这不是靠打针吃药实现的,而是机体的免疫系统被激活,病毒才得以被清除。我们免疫系统中最强大的一种武器,就是激活了B细胞,从而产生抗体。”

抗体是如何发挥作用的?黄波说,抗体是由机体B细胞激活后所产生并释放到细胞外,进而进入血液中。因此,抗体就存在于血液中。将康复患者的血液再输入患者身体中,理论上就能发挥作用,这也是该治疗方法可行的基本道理所在。

黄波介绍,抗体包括中和性抗体和非中和性抗体,两者在对抗病毒的机制上存在区别。在利用康复者血浆中的抗体来对抗病魔时,两者都能发挥作用,“非中和性抗体种类多于中和性抗体,在治疗过程中,筛选中和性抗体含量高的痊愈患者血清,治疗效果会更好。”不过,血浆中中和抗体含量偏低的情况仍然是相关研究中的一大挑战。

黄波介绍,实际上,类似的利用康复者抗体对抗病毒的做法在此前的SARS期间就曾尝试过,后来埃博拉病毒暴发时也曾有过大规模的实验,但效果并不是特别明显。相关技术还需要进一步实验,希望在这次对抗病毒的战斗中,能够取得更大的战果。

北青报记者获悉,现阶段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公司抗新冠病毒特异性灭活治疗用血浆研发进展顺利,已在武汉协和、金银潭等医院开展的治疗无明显不良反应,第一例病人经3天的治疗病情有明显好转;目前血浆灭菌设备已协调解决,为扩大特免血浆制备能力提供了设备保障,后期将加快入组更多病例临床应用。

  新闻背景

  此前已有超10人获血浆治疗

实际上,利用康复者体内的抗体来对抗病魔的战斗,早已在武汉的部分医院悄悄展开。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13日发文称,从1月20日开始,中国生物经过一系列准备和协调,组建了专门团队,调集了相关装备设备及原材料,在武汉地区实施了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采集。

2月8日,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为指南,首期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病人超过了10人。

临床反应显示,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