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对话奥斯卡最佳女主角齐薇格:50岁像某种重生,从不觉得无聊

红星新闻 2020-02-11 11:06:00
A+ A-

北京时间2月10日,蕾妮·齐薇格凭借传记片《朱迪》中的精彩演出,获得第92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时,齐薇格感谢了角色原型朱迪·嘉兰,感谢了辛苦抚养自己成人的父母,她拿着奖杯,非常自豪地说,“怎么样,我干得还不错吧!”

对话奥斯卡最佳女主角齐薇格:50岁像某种重生,从不觉得无聊

齐薇格凭借《朱迪》获得第92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图据ICphoto

的确,她做到了,《朱迪》属于好莱坞经典范式的传记片,主人公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好莱坞大火的女星朱迪·嘉兰,这个角色有一定的难度。为了演好这部电影,蕾妮·齐薇格下了不少的功夫,她不仅跟着唱歌老师苦学了一年的唱歌,为了更加符合原型人物的特点,还不断练习原型人物每一个习惯性动作。齐薇格认为,想要演好这个角色,最为重要的就是要完全进入到角色本身当中,学习关于她的一切。

在第92届奥斯卡颁奖前,齐薇格曾接受红星新闻特约撰稿人面对面的采访,她向红星新闻透露了拍摄该影片的种种幕后故事。

谈角色

“朱迪是一个英雄,继续向观众传递着希望”

过气谐星、疯狂减肥、整容失败……从昔日大红大紫,到后来的“过气”,蕾妮·齐薇格的人生经历确实与朱迪·嘉兰有着相似之处。尽管有人说,她在《朱迪》中的表演痕迹过重;但那些光彩照人的时刻,她的表演的确十分传神,还有着迥然于其他女演员的浑然天成的可爱与天真。沉寂了多年的银幕女神没让人失望,演技丝毫不减当年,凭借一己之力兜住了略显平庸的电影。

红星新闻:看着这部电影,不少人情不自禁有一种伤心的感觉。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朱迪·嘉兰的故事,你从中学到了什么?对你来说,有没有遇到过外在的力量试图告诉你,你太胖了或者发型太出格?

齐薇格:是的,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一个住在美国的女人,(笑)在好莱坞,你的陈述是要被公开讨论的。有时会引起人们的好奇,特别是当你变成不同的角色时,我觉得很难触发应该是什么样子。我对朱迪的希望是一样的,期望她永远不会衰退,并且总是会像1939年那样,完美演绎她的音乐直到她的职业生涯结束。

这是一种不同的压力,不是吗?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决定如何让你变得有市场。并制定一个宏伟的计划去试图创造这个人的表现,因为他们认为这个人是可以出售的。在我自己的经历中,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我并没有刻意去寻找它,所以可能有时候我的一些对话我都很公开,我发现这对我来说更有益。

对话奥斯卡最佳女主角齐薇格:50岁像某种重生,从不觉得无聊

《朱迪》剧照

红星新闻:我喜欢朱迪作为演员的生活和表演时候的呼吸,你对此有多少认同?

齐薇格:这是一种互惠,与一群人合作,他们会成为你的家人和同谋者。我经常觉得观众是导演和摄影师。这种合作是短暂的,但对我来说很重要。

红星新闻:你能讲一下这个角色比较艰难的转变吗?为了这个角色你和你的团队坐在化妆椅上多长时间?扮演朱迪·嘉兰,你通过镜子看你自己有什么样的感觉?

齐薇格:这很有趣,因为当我描述这段经历时,感觉和我之前拍的任何一部电影都不一样,感觉就像一系列的实验和尝试,它永远是不同部门的人去尝试实现一个特定的目标,只是为了看看我们是否能找到重要的小事情,和做一些不一样的。与负责服装的吉妮,还有杰里米和罗勃坐在化妆椅,开始与安德鲁弹钢琴排练时,镜头总是围在我身边转动,这是非常鲜活的经历,我从来没有(体验过)。我们经历了很多,而许多东西看上去相互影响的。

化妆每次都要几个小时,有些时候甚至花了更长的时间。当我整张脸都装上了假体,脸颊也很丰满的时候,我很喜欢。因为我离自己越远,我就越感到真实。它不可避免的变得复杂了,并且将花很多时间来处理它。鲁伯特(影片导演)觉得不仅要有相貌上的相似,情感也是必不可少的,他希望这不是一种模仿而是一种对理解的探索。为了做到这一点,他想看到我的脸,我的皱纹,我的表情。我现在明白了,我感谢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image.png

《朱迪》剧照

红星新闻:在影片最后一幕,她唱着歌说:“你不会忘记我的,对吧?”你能谈谈成为朱迪·嘉兰这个角色的过程吗?

齐薇格:嗯,这是个大问题,但我会试一试。(笑)在那个特定的时刻,那一刻表演这首歌,鲁伯特会谈很多关于如何演绎《Over the rainbow》的事情,它让我们感到怀旧,因为让我们想起童年,以及当我们第一次听到它的时候,我们会梦见这首歌好像通过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演唱。她仍然希望能够美丽,对幸福有新的希望,新的渴望,而那些都深深地打动了我。我认为那是一个美丽的并且代表朱迪·嘉兰的精神,就像我解读的那样。在她所能克服的困难方面,她是一个英雄,她继续向观众传递着希望,达到一定水平的不仅是表演能力,还有像人类交流一样的连通性,她总是这样。

谈生活

“50岁后像某种重生,从不觉得无聊”

朱迪逝世于1969年,而蕾妮·齐薇格出生于1969年。如今,齐薇格已经来到“知天命”的年龄。“我长期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在我的人生清单上,我从来都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位。”在首次承认自己曾陷身抑郁症危机的她,如今似乎找到了重生。

红星新闻:在你个人的生活中,你是怎样享受唱歌的?

齐薇格:这很有趣,你得问问我的狗。(笑)它们依偎在钢琴旁,我们每天都有几节课。它们有它们最喜欢的,也有不希望我再唱的。当然,它的快乐不是来源它自己本身,是我们所有人。我们应该把评论和批判放下,从心底里歌唱,因为这才快乐,不是吗?

红星新闻:你已经50岁了……

齐薇格:是的我已经到了(大笑),大声点讲出来,我已经五十岁了!(大笑)

对话奥斯卡最佳女主角齐薇格:50岁像某种重生,从不觉得无聊

齐薇格凭借《朱迪》获得第92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图据ICphoto

红星新闻:你的人生现在处于什么样的阶段?有人说朱迪被她的生意摧毁了,你怎如何看待?

齐薇格:显然这是不同的一代。我们这一代的女性有更多的作用和自主权,有能力参与到她们的事业发展轨道中去,参与到事情的发展方向中去。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你可以大胆地说出来。如果你不想做什么,你也可以大胆地说出来。我不知道朱迪那一代的女性是否觉得自己有资格这样做,即使她们这样做了,我也不知道是否会有很大的不同。而且,我没有接触过这些,因为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人们不知道让一个年轻人走上这条路会有什么后果,现在想起来是具有毁灭性的。

红星新闻:进入到50岁,你有什么感想吗?

齐薇格:噢,我喜欢,我感觉自己像个孩子(兴奋)。一切都是新的,就像我们成功了然后呢?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我无法描述。我发现它就像某种重生,我很激动地跨进发现的新篇章,发现它包含的东西,而不再像二三十岁时阶段——你必须学习的所有课程,然后却只能被告知“祝你好运,姑娘!”(笑声)。

红星新闻:你是怎样去获得幸福感?

齐薇格:我的成长环境不同。我是由一对自由信仰的环球旅行者抚养长大的,他们有旅游的欲望,他们想要看看这个世界,体验这个世界,他们考虑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我的意思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非常传统的,但也很鼓舞人心,他们也在我和哥哥身上培养这些东西。我从不觉得无聊,我相信这和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我很幸运,我非常幸运。所以,没有什么东西会对我造成残留的伤害,让我觉得生活或自己创造的生活不那么完整。

红星新闻特约撰稿人许文婷发自多伦多费尔蒙皇家约克酒店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