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善款岂能是糊涂账 43斤吴花燕救助申请表系弟弟代签?

北晚新视觉综合 2020-01-19 09:33:36
A+ A-

原标题:43斤吴花燕救助申请表系弟弟代签?人民网:善款岂能是笔糊涂账

近日,9958为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筹款事件持续发酵。1月16日,从中华儿慈会获得了吴花燕本人在9958的救助申请表。申请表末尾附有吴花燕及吴花燕弟弟的签字。

善款岂能是糊涂账 43斤吴花燕救助申请表系弟弟代签?

1月17日上午,9958西南救助团队负责人赵俊霞告诉记者,“申请表上吴花燕的签字是由弟弟吴江龙代签。”但据此前央视财经报道,吴江龙曾表示对于9958为姐姐吴花燕的筹款“不知情”。

善款岂能是糊涂账 43斤吴花燕救助申请表系弟弟代签?

中华儿慈会为“吴花燕事件”致歉回应募捐质疑

“吴花燕事件”持续引起公众质疑,1月16日晚和17日上午,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华儿慈会”)理事长兼秘书长王林、副秘书长姜莹、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以下简称“9958”)主任王昱,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详细回应了设定100万元募款额度设定、拨付2万元等公众质疑的问题。

王林代表中华儿慈会向社会郑重致歉,承认存在操作上不规范、工作上不严谨的问题。

同时,面对包括吴花燕弟弟吴江龙、当地基层政府对9958参与救助的情况持基本否认的态度,9958方面表示非常不解,并向本报记者提供了相关文件、视频、聊天记录等相关证据。

焦点一:是否超额募款募款100万元为何只拨付2万元

有媒体报道,吴花燕的病情治疗费用并不需要一百多万元,9958疑似超额进行网络募捐,备受公众质疑。

王昱表示,患者通过9958申请救助前,9958执行团队需对申请人的病情、家庭情况进行核实,并有基层政府的相关证明,医疗部分要和医生沟通,拿到诊断证明,高额预算还需要主任参与一起评估。

9958西南中心执行团队负责人赵俊霞回忆说,2019年10月25日团队在医院对其他患儿救助时,“病友说有个大学生很瘦,像中小学生,病得很重,我们顺便去看了,与主治医生、患者、患者家属,一起沟通病情。”

有关评估募款的过程,赵俊霞说,一般人做心脏瓣膜手术需要25万元左右,当时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向9958团队反馈,吴花燕病情复杂,除了心脏病,还存在自身免疫缺陷、骨头紧绷,以及胸墙积液、肺部感染、急性支气管炎等一系列问题,身体各项机能达不到手术条件,无法准确预估。

随后,赵俊霞将吴花燕的情况提供给9958北京项目部。

王昱表示,北京团队看了相关汇报后,9958确定对吴花燕进行长期救助。

9958项目医疗组根据救助心脏病的相关案例,预算主要集中在四方面:手术费25万元;术后在重症监护室(ICU)每天1-2万元,一个月需要20万元;包括自身免疫系统造成骨头变形等其他病症的治疗,需25万元;手术之前的调整治疗,以及4-5年的术后康复期,总计19万余元;在治疗上学期间,助困费5万元,总计近一百万元预算。

9958西南中心的工作人员将这个数字反馈给了吴花燕。

赵俊霞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2019年10月26日,她将生成的募捐文案链接发给吴花燕及其弟弟,并称“不要放弃,一起努力”。吴花燕回复“谢谢姐姐”。

2019年10月27日,赵俊霞将链接转发至名为“花燕帮扶群”微信群,吴花燕在群内对群友表示感谢和想念。

同日,9958为吴花燕开通了“水滴公益”网络募捐;10月28日,又开通了“微公益”平台筹款。

吴江龙向媒体表示,吴花燕在水滴筹上筹得的约20万元善款,都打到了她个人账户上,除掉已花去的两万余元,其余善款并未取出或花销,对9958的款项去哪里和捐了多少钱都不知道。

赵俊霞说,吴花燕自主在水滴筹的筹款行为9958团队并不知晓。当9958的100万筹款目标达成时,吴花燕的同村人士报称,外面还有平台在以吴花燕的名义募捐。

在吴花燕、吴江龙签署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申请表》(以下简称《《申请表》)中载明了事前条款:已申请9958救助中心的患儿家属,不得在中华儿慈会的其他项目重复申请;如在其他救助机构申请,须告知。

9958工作人员当时对吴花燕的其他筹款行为不知情。2019年10月30日,赵俊霞通过微信向吴花燕提示,“务必把水滴筹关了,筹满了治疗费已经”。

吴花燕表示次日关闭水滴筹的筹款,同时发出“已筹足预期的医疗费用,特声明停止筹款”的声明。

中华儿慈会在1月14日的回应中称,“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微公益平台1万元,水滴公益平台1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

但医院向赵俊霞表示,医院开通了绿色通道,可以先进行治疗,再付费。

9958后续声明中提到,当地政府也已启动救助机制,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经核实,吴花燕病情有反复,尚未达到手术条件)”。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

拨付的这笔款项,则被院方否认收到过。

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1月15日通过媒体表示,医院并没有收到这2万元。

中华儿慈会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出示了中国银行《国内支付业务付款回单》。

中华儿慈会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付款回单。

该单据显示:2019年11月4日,中华儿慈会通过网上银行向名为“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账户支付了2万元,用途为“9958吴花燕P124275医疗费”(P124275为吴花燕住院编号)。

9958方面表示,不知为何医院会否认收到付款。

焦点二:9958网络募捐过程吴花燕姐弟是否知情

依据“微公益”上的吴花燕项目进展报告,2019年10月25日,吴花燕及家属签署了《申请表》,进入9958救助流程。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申请表》上看到,填表日期为“2019年10月25日”,患者为吴花燕、病种为“心脏病”,签字处的“患儿姓名”为吴花燕、“患儿监护人”为吴江龙。

据媒体报道,吴花燕的家属多次表示对有关募捐事项并不知情。

吴江龙说,家人对9958平台以姐姐的名义组织捐助并不知情。

吴花燕的姐姐称,9958先后发起两期的总计40万元的爱心筹款,“吴花燕本人并不知晓”。

9958方面则坚称,吴花燕姐弟对9958的救助是完全知情的。

赵俊霞说,填表当日,《申请表》是吴江龙去打印的,包含吴花燕名字的《申请表》封面签字、落款签字处的姐弟俩名字均为吴江龙所签。

一位9958的王姓义工说,上午11时左右,曾看到过吴江龙趴在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台上填写《申请表》,因为吴花燕已经动不了笔,“当时医院应该有监控,可以调取”。

对于100万元的募捐数额和在水滴筹上进行的筹款情况,赵俊霞表示,吴花燕姐弟俩同样知情,“当时吴花燕的婶婶,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一些医生、护士也在场”。

因吴花燕病情复杂,2019年10月25日下午,9958工作人员陪同吴花燕姐弟前往条件更好的贵州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

“本来想请120送过去,花燕担心多花钱,坚持坐了出租车。”赵俊霞回忆说,在出租车上,吴花燕出现了两次短暂而强烈的胃抽搐反应,9958工作人员担心出现意外,在安抚的同时录下了几秒视频。

记者看到视频中,吴花燕身穿浅灰色棉服,倚靠在出租车后座上,头歪向窗户、双眼紧闭,左手紧抓出租车后门扶手,身体剧烈起伏,十分痛苦。

到贵州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后,吴江龙背起了吴花燕办理相关手续。出于工作记录需要,9958工作人员拍下了两张现场照片。

住院过程中,由于吴江龙压力过大,从11月开始,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在后期负责照顾吴花燕。

9958工作人员的募捐情况、票据收集等后续工作,从11月1日起主要与吴花燕的老师侯志雄对接。

在9958拍摄的救助进展视频中,侯志雄介绍,“目前我们每天有一位老师、一位同学照顾她(吴花燕),总共有三组,每两天轮流一次”。

赵俊霞还出示了9958与吴花燕、吴江龙、侯志雄以及在有30人的“花燕帮扶群”同学微信群众聊天记录。

2019年10月31日18时58分,吴花燕在朋友圈中发了感谢信(落款时间为10月29日)中,提到了“感谢中华儿慈会对我伸出援助之手”。这封感谢信吴江龙同样也在朋友圈中发过。

“这些都能证明9958一直在参与救助,花燕和江龙对9958的筹款全程都是知悉和同意的”。赵俊霞称,她对吴江龙称“家人对9958平台以姐姐的名义组织捐助并不知情”、“拒绝9958”的态度表示非常不理解。

即便在吴花燕去世的当天,吴江龙还主动与赵俊霞沟通。

据赵俊霞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与吴江龙的最后一次沟通在吴花燕去世的2019年1月13日下午13时许。

吴江龙以微信名“龙游天下”对赵俊霞说,“姐姐昏迷不醒,可能坚持不来多久,就要走了”。

赵俊霞在微信中回复说,“怎么突然这么严重?你们在医院吗?我方便去看吗?”并连续问了两次“钱够用不”。

吴江龙说,“够了”。

赵俊霞表示,这些聊天记录、视频和录音都可以请有关部门依法鉴定,且两家大医院都应该有监控,有关部门可以调看当时9958工作人员和吴花燕及亲属在一起的监控记录,还原事实。

记者今天多次致电吴江龙并短信表明了采访意图,起初对面无人接听,后来语音提示已关机。

人民网评:善款岂能是笔糊涂账?

吴花燕募捐事件还在发酵。近日,民政部对公众质疑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为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募捐一事作出回应,约谈并督促儿慈会向社会公布募捐和善款使用的情况,表示将进一步调查了解,根据情况依法依规采取必要措施。从关注到同情再到质疑甚至愤慨,爱心人士的心情何以坐上了“过山车”?

毋庸讳言,吴花燕的遭遇令人惋惜,值得反思的地方有太多太多,比如媒体报道有失偏颇,自媒体募捐缺乏公信,别有用心之人消费悲剧,等等。然而,相比之下,以公益众筹为核心的慈善机制的表现尤其让人失望。公众不禁要怀疑,如果没有舆论的关注,剩余的善款是不是就要石沉大海;倘若没有监管部门的介入,是不是谁都能发一笔“慈善财”?

回应公众的这些疑惑,说难其实并不难,把善款明细一晒便知。问题就出在,从发起人资格,到资金使用透明度,再到余款处理,公益募捐的整个链条如同“黑箱作业”,即便是爱心捐赠者对善款的去向和用途也很难掌握。这其中,固然有善款流转、管理、使用方面的成本考量,但也给借机圈钱之人以可乘之机。一旦善款或挪用、或截留,肥的是不法之徒,伤的却是捐赠者,最终受害的将是全社会。

慈善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不是一门钻营的生意,更不能是一本糊涂账。不可否认,近些年来慈善领域消费悲情、善款不善用等现象呈高发态势。比如,罗尔事件中当事人涉嫌骗捐、诈捐;再比如,水滴筹员工在医院扫楼筹款、按单提成;又比如,吴花燕的筹款界面上全凭发起人9958一家之言。我们固然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因为慈善个案而拒绝释放善意。但反过来看,只有严查“猫腻”,堵住漏洞,才能让爱心有处安放,而不是白白流失。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公开是最好的说明书。为什么能擅自打着当事人的名义展开募捐?为什么筹款百万余元却仅拨款两万元用于救助?高达6%的项目执行成本经不经得住推敲?“用于0-18岁困境大病儿童的医疗资助、心理关怀及生活助困费用”的慈善机构为什么能够为23岁的吴花燕募捐?民政部此番回应的关键,也正是要让阳光驱散迷雾。如果反复消费透支、捂着事实真相、任由谣言四起,那么就会陷入“塔西佗陷阱”,颜面扫地、公信尽失。

没有公开就没有监督,没有监督,权力就会无限膨胀。慈善是一种基于人性光辉的高尚选择,而回报这份高尚,既需要善款善用,更需要公开透明。只有更多的公开透明,才能更大程度的守护社会的公义。善款不应再是一笔糊涂账,慈善不该“灯下黑”。把善款明细公之于众,才能让更多人的参与进来。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