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孩子不是亲生 他拿到亲子鉴定后问:能改结果吗?

长安剑 2019-12-27 08:02:23
A+ A-

原标题:孩子不是亲生的,拿到亲子鉴定后他问,“能改结果吗?”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天的工作便是寻找真相。

有人因他们的一纸鉴定,久别重逢、如释重负;有人却心灰意冷、家庭分崩离析。

他们是亲子鉴定司法鉴定人。

对于很多结果,他们带着惋惜,但能做的依旧是出具一份份科学的鉴定意见书,因为被欺骗的人,有权知道真相。

虽然那些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并不是一纸鉴定意见书便能理清,但正是因为他们的职业坚守,才让谜底终有揭晓的一天,有悲、有欢、有离、有合——

“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养亲和血缘关系到底哪个更重要?”

“他原来不是我爸爸!”

在重庆市江北区红黄路18号,一栋路边毫不起眼的小楼走廊里,仿佛不断萦绕着一些纠结的心声。

在大门外,经常有人迟疑着,有人神情凝重,有人走到门口却又转身离开……可一旦踏入那扇门,他们都下定决心只想追寻一个答案。

这里是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

作为重庆市四所具有国家资质认定的亲子鉴定机构之一,2001年成立的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犹如一座充满着欲望与现实的人生戏台,每天见证着太多悲欢离合。

悲:沉默

李然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小时,没人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鉴定所的鉴定助理梅丹看了很久,最终过去递了杯热水。

两周前,刚好是梅丹作为助理接待的李然一家三口,因为孩子李峰要出国留学,所以需要父子俩的亲子证明用作公证,当时一家人其乐融融前来的场面让梅丹印象深刻。

鉴定所每天8点半上班,拿结果这天李然早早就等在了门外,如果一切顺利,他还可以赶着回去给赖床的儿子带个早饭。

但一切定格在翻开报告的那一刻。

“排除李然是李峰的生物学父亲”。

“排除,这是什么意思?”李然盯着报告反复确认,怀疑是不是报告写错了。他颤抖着双手询问梅丹,眼神里的祈求让人有些不忍。

“就是说你和你的儿子没有亲生血缘关系。”梅丹耐心地回答。

听到这句话,李然的眼神瞬间暗淡了。他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漫长的沉默,这一份鉴定意见书他拿起来看了又看,边角被用力得发白的手捏得发皱。

一旁的梅丹有些揪心,在她的记忆里,总有人拿到报告后,始终不愿相信上面书写的事实,他们迫切地向工作人员求证,希望听到一个不一样的回答,然而却总是失望而归。

“能改结果吗?”纸杯里冒着汽的热水已变得冰凉,李然有些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沉默,“不然孩子出不了国,就不能去留学。”

“鉴定的结果是科学公正的,不能进行更改。如果你有存疑,可以去其他鉴定机构再进行检测验证。”

李然一言不发,缓缓地点了点头,拿着报告转身离开。

“厕所怎么这么大的烟味,我看地上的烟头少说得有五六只。”有同事上完厕所回来抱怨,梅丹想起那个最后走路都带着踉跄的父亲,摇了摇头,无话可说。

有时候,一纸鉴定的结果是无尽的沉默。无声,才是最大的悲哀。

欢:释怀

“孩子和你长得真不像。”几年前,邻居无意间开的一个玩笑,成了张强挥散不去的心魔。

“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近两年来,张强越看越觉得儿子不像自己。

最终他偷偷带着孩子来做亲子鉴定。

张丹妍是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的副所长,也是这例鉴定的鉴定人。采血的时候,孩子又哭又闹,张强用手轻轻捂住孩子的眼睛,轻声安慰。

十个工作日后,张强如约而至,眼里布满了红血丝。

“亲生。”看着鉴定意见书,张强长出了一口气,“这下终于能睡得着了。”

“近几年我们所每年要做上千例亲子鉴定,其中,九五成以上的结果都显示是亲生。”张丹妍说,有的父亲缺乏安全感,他们可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产生怀疑,从而形成心魔,而亲子鉴定就成为破除心魔的一大利剑。

“其实外表长得是否相似,并不能成为判断其是否亲生的依据,”张丹妍解释,“判断孩子长相大多是我们说的五官面容,从遗传学上简单的说,取决于一些局部的独立特征具备的显性和隐性的关系。此外,长相本身是一个动态变化的发育过程,与遗传、饮食结构等很多方面有联系。”

虽然许多类似的亲子鉴定都是肯定的结果,但这些父亲需要从一纸报告中寻求安全感。面对真相并不容易,所以才会有人像张强一样纠结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最终还是会选择来做亲子鉴定,因为他们觉得真相还是非常重要。而这个真相不仅关乎血缘和财产,更关乎人性与道德。

有时候,心魔的困扰来自于一句不起眼的玩笑,而一纸鉴定就能让人如释重负。

离:破碎

王海今年40多岁,儿子刚上大学不久,来鉴定那天,父子俩相对无言。

“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很配合,但不说话。”张丹妍还记得那个儿子,身上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沉默,“这么大的孩子,他肯定知道这是来干嘛的,你也不能拿出哄小孩的那一套来对待他。”

近20年的时间里,这是压在王海心里的一块心病。如今儿子已经十八岁了,王海觉得成年的男人应该要学会面对一些事实,所以他带着儿子来到了司法鉴定所。

经鉴定,孩子不是亲生的。

多年猜疑成真,王海在接待室里愣了很久,他对着结果读了一遍,又找张丹妍解释了一遍,一直盯着那张纸。

“你说养亲和血缘关系谁更重要,除了离婚,我还能怎么做?”他自己提了问,却又找不到任何的答案。

作为职业鉴定人,张丹妍尊重每一个科学的结论。她遇到过歇斯底里的委托人,也有暴力威胁要求她改结果的,但这些从来都无法动摇她内心作为一个鉴定人的职业道德规范。然而作为一位母亲,张丹妍看着那些孩子深陷在这场拉锯战里,时不时会感觉到痛心。

父母的过错、离婚的结果,最后却让无辜的孩子来背负。“出于对孩子健康发展的考虑,鉴定所建议前来鉴定时应慎重考虑并要有心理准备。”张丹妍说。

类似的场景,似乎一再地轮回。

张丹妍也曾接待过一对父女,出国工作多年并已定居的女儿,在母亲去世后,希望将年迈的父亲带去国外一同生活。由于父女俩户籍并不在一个户口本上,所以前来办理亲子鉴定以证明亲生关系,但最终结果却显示父女二人并无亲生血缘关系。那一天,父女俩难以置信的神情,让张丹妍记了很久。

这份小小的鉴定意见书,有可能让一个家庭分崩离析,将曾经看似美好的东西撕裂得粉碎。张丹妍有些无奈,也带着惋惜,但能做的依旧是出具一份份科学的鉴定意见书,因为被欺骗的人,有权知道真相。

有时候,一纸鉴定书,会直接导致夫妻离婚,而其中最受伤的,还是那些孩子。

合:团圆

“谁说亲子鉴定就只能瓦解家庭,也有不少靠这个一家团圆了呢。”今年是鉴定人李新生在司法鉴定所工作的第19个年头。他总爱穿着一身白大褂,笑盈盈地和身边人说着话。

李新生还记得,有这样一起鉴定:20年前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刘宇夫妇将儿子寄养在远房亲戚家。谁料几年后亲戚举家搬迁,从此便失去了儿子的消息。十几年来,刘宇夫妇四处寻找儿子的行踪,但都无果而归。

直到前段时间,终于得到了远房亲戚的具体位置,刘宇夫妇迅速前往想要认回儿子。但对方矢口否认,说孩子就是他们亲生的,一番争执后,最终五人商议前来做了亲子鉴定。

鉴定的结果,孩子确为刘宇夫妇的亲生儿子。可养育多年,孩子也无法轻易割舍养父母的恩情,经过商议,刘宇夫妇决定与双方共同抚养孩子,而孩子也将收获两份来自不同家庭的亲情。

作为重庆从事亲子鉴定行业最早的一批人,李新生从业这些年里,鉴定的案例有数千例。这其中,他最常听到的话就是,“这孩子是我的么?”答案不同,有人欢喜有人忧。

有时候,人世间的相遇,因为这一纸鉴定变成久别重逢。

在这些怀着不同心思的委托人里

有着各种千奇百怪的委托理由

但那些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

并不是一纸鉴定意见书能理得清的

亲子鉴定技术本身并没有对错

对错的始终是人性的道德底线

而亲子鉴定司法鉴定人

坚守着这道职业底线

才让谜底终有揭晓的一天

(文中:李然、李峰、张强、王海、刘宇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