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成都一培训机构突然关门 涉学费约200万

成都商报 2019-10-22 11:31:16
A+ A-

这已经不是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首次停课了。

早在今年9月初,由于拖欠老师工资,该机构便短暂停过课。当时,在家长们的围聚之下,机构补发了老师6月份的工资,随即复课。但让家长们万万没想到的是,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在国庆节后,位于成都市锦江区华宇广场的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再次停课,随后直接关门。

事发后,家长们多次试图联系学校负责人王文豪、校长、老师,也找过华宇广场方面、社区、街道办,以及公安部门,但直到目前,事件仍旧没有实质性进展。无可奈何的家长们自发组建了讨要说法的微信群。截至10月21日中午,群内已有116人,据家长自行估算,涉及学费总额约200万元。

机构为何关门?负责人为何迟迟不露面?如何解决此事?10月21日下午,记者致电学校负责人王文豪,并多次添加其微信,但截至截稿前,对方未有回应。华宇广场方向记者表示,“之前联系过学校的负责人,对方表示自己正在卖房筹钱。”

记者从锦江区教育局了解到,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没有办学许可证,属违规办学。

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店门紧闭

·家长·

学校收费混乱

缴费后不给合同,发票也不正规

21日中午,位于上沙河铺街789号华宇广场二楼的豪韵艺术学校依旧店门紧闭。事实上,国庆回来没几天,学校就关门了,并一直持续至今。

“这已经不是学校第一次停课了。今年9月初,学校就因为拖欠老师工资停过课,当时我们连课都还没开始上,只是试听了。后来学校又重新复课,但娃娃才上了4节课,学校就又停课了。”

常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六一儿童节时,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来自家小区楼下宣传,约一个星期后她去报了名。“当时他们说,如果报两门的话就可以打折,于是我给孩子报了美术、街舞两门课。学费共一万元,分两次付清的,一共差不多有200节课。结果交了钱没多久,课都还没上,老师就开始停课,于是家长都去要说法。”

常女士回忆道,第一次停课时,学校负责人王文豪也过来了。据介绍,王文豪当时在店里守了两天,并把老师6月份的工资补发了,学校就开始复课,复课后学校还在正常招新生。

家长们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万万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机构就又停课了,随后关门了。

“10月7日下午,学校副校长发消息称8、9号不能上课。后来我们家长到学校去,发现门店已经被断电了。工作人员说是线路出了问题,但周围其他店都是正常的。当时门店还开着,但没过几天,前台和其他工作人员全都走了,直接关门了。”

常女士表示,学校负责人王文豪本来答应老师9月30号发7月份工资,结果没发,后面又承诺10月8号左右发,仍旧没发,于是老师又停课了。“我们去问过给娃娃上课的老师,老师说工资不发的话,他们确实没办法上课。”

常女士还特别提到,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收费很混乱,自己交了钱之后,学校并没有和自己签合同。“不止是我,很多家长都没有(合同)。我问学校要,他们就推诿,始终没给,最后只给我开了一张盖有他们章的发票,发票也不正规。还有不少用POS机刷卡的家长,钱都刷到超市等其他地方去了,收款方并不是学校。”

家长提供的收据,表示自己缴费后学校并未与自己签订合同

·进展·

家长统计涉案学费总额约200万

锦江区教育局称该校无办学许可证

“一个那么大的连锁机构,又开在商场里面,谁会想到它有问题?”一位家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去年12月份就在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报了名,先后四次一共交了两万八千多元。“只有第一次报的钢琴课学校给了合同,后面报的拉丁舞和画画课程,合同和收据都没有。直到学校关门,我们还有约两万元左右的课程没有上。”

据了解,事发后,家长们曾多次试图联系学校负责人王文豪、校长、老师,以及华宇广场方,也去找过社区、街道办和警察,但直到现在,事件还没有实质性进展。

“现在,学校不复课,也不退钱,就这样一直耗着,人也看不到,我们也是没得办法了”。无可奈何的家长们自发组建了向豪韵讨要说法的微信群,截至21日中午,群内已有116人。据不完全统计,涉案学费总额约200万元。

微信群内有家长告诉记者,他们了解到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没有办学许可证。得知此消息后,记者立即致电锦江区教育局,教育局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家长的这一说法。

“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确实没有取得办学许可证,属违规办学。目前,他们负责人的账户已经被法院冻结了,建议家长们走法律程序维权。”

·老师·

3月入职,6月被欠薪

学校拖欠老师工资总额超11万元

10月20日晚,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家长联系上曾在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任职的高老师。高老师告诉记者,自己是今年3月去该学校上班的,从6月份开始,老师们就拿不到工资了。暑假过后,大家开始罢课,后来学校把六月份的工资结了,老师们才继续上9月的课程。

“学校负责人王文豪承诺9月30号给我们发工资,但是时间到了还是没发。我们给他发消息他都不回。现在他还欠我们7、8、9三个月的工资。我们登记的老师有十几位,一共大概11万元,其中欠我10800元。”

高老师告诉记者,十一期间,自己还去华宇广场旁边街道办事处的劳动监察办公室进行了登记。记者收到的图片显示,成都市锦江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资方四川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下发了限期整改指令书,称四川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规定,责令单位于2019年10月22日前支付16位员工共112282.31元的工资。

“这个通知是劳动监察大队直接下发到豪韵的,我们老师没有经手,但直到现在,学校这边也没任何回应,我们也没收到工资。”当被问及目前是否已经辞职,高老师表示,“我还没有办辞职手续,也没人通知我们去上课,估计是觉得我们肯定不会去了。”

成都市锦江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资方四川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下发的限期整改指令书

高老师还向记者透露,自己在今年3月入职时,学校并没有和自己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签的是兼职劳动合同,盖的章都是那种没有编号的。”

记者注意到,高老师发来的“教师授课协议”里明确写到“甲方校区关闭,破产,甲方可单方终止本协议,并支付乙方已授课程所有课时费”,但很显然,直到目前为止,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并未履约。

学校老师提供的“教师授课协议”

·华宇广场·

发声明称豪韵方面擅自停止营业

称学校负责人表示正在卖房筹钱

数天前起,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紧闭的店门旁,便立起了一块关于“成都华宇广场豪韵艺术教育停业事宜声明”。

该声明称:2019年10月8日,华宇广场L2-036/037/038B/039B号商铺承租商户豪韵艺术教育在未事先告知情况下停止营业,导致部分会员朋友们无法继续接受服务。事件发生后,我司深感意外,我司管理人员正在争取与豪韵艺术教育负责人取得联系,核实具体情况。本着对顾客负责的原则,如顾客朋友们需要,可留下姓名、联系方式及剩余课程情况,我们先行登记,后续有进展第一时间联系并转告。

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紧闭的店门旁立有华宇广场方的声明

记者注意到,该声明落款方为成都华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华宇广场项目部,落款时间为2019年10月8日。但有家长向记者指出,该块声明立牌在8日当天并未摆放,而是学校关门数天之后才出现的。

“学校关门后,我们一起去找商场,他们承诺一起想办法,但是始终什么也没有做。”对于华宇广场的承诺,家长并不满意。包括常女士、达女士在内的多位涉事家长纷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们觉得这件事商场要负一定的责任。一个机构开在商场里,商场难道不审核机构的办学资质吗?我们当初选择在这个学校报班,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机构开在商场里。如果华宇广场继续不作为的话,我们很可能也会起诉它。”

21日下午,记者通过家长联系到华宇广场一薛姓负责人,但对方表示自己在国庆节前就已离职。随后,记者又致电华宇广场前台。当被问及是否知道商场里的豪韵艺术学校没有办学许可证时,华宇广场前台工作人员表示,“学校进入商场需要的所有手续都是有的,至于办学许可证我们这边并不清楚。”

该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学校的店门是商场这边锁的,因为对方欠商场不少费用,但具体多少我不清楚。我们经理之前联系过他们负责人,对方表示自己正在卖房筹钱。”

21日15时许,记者致电学校负责人王文豪,但家长提供的该号码已是空号。随后,记者再次添加王文豪微信,但截至截稿前,对方并未通过记者好友验证。

·起底·

学校背后资方有多条司法风险

法人代表股权被冻结有多条周边风险

据了解,豪韵艺术学校(华宇校区)背后资方为四川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四川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8日,注册资本为2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王文豪,其认缴出资额为198万人民币,持股比例为99%。

天眼查显示,四川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有多条司法风险。其中,公司曾多次因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与公司有关的纠纷等被起诉;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法人代表王文豪在2019年6月27日,被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冻结股权、其他投资权益198万人民币,冻结期限至2022年6月26日。

除了四川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外,王文豪还在四川豪韵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都豪韵金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都韵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四川天艺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都豪韵乐器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担任法人。

据天眼查,王文豪本人有多条周边风险。其中,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成都豪韵乐器有限公司、四川天艺豪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等,曾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他担任高管的四川豪韵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曾因自行停业连续六个月和违反登记管理规定而受到行政处罚。

·律师·

仅有收据家长也可依法要求赔偿

商场并非市场监管部门,无审核资质义务

“即便没有合同,家长也可基于收据确认与学校的权利义务,但由于单凭收据无法看出家长是否享受了教育服务,是否尚有未完成的教育服务,所以家长并不能因此要求退还学费,还需掌握更多的证据来维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家长一来可以报警,二来也可以向主管部门投诉。”

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英占告诉记者,“如果商场与机构仅是租赁关系,我认为商场没有责任。但是,培训机构违反国家规定,无证办学,扰乱市场秩序,是一种非法经营的行为,应当受到法律制裁。另外,关于老师和机构签的‘教师授课协议’,目前印章本身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伪造的,还存疑,但如果协议本身不完整,而事实上学校和教师都在履行这一协议,也可以表示该协议被认可,但这里需要其他相关证据来辅助证明。”

学校老师提供的“教师授课协议”上,学校印章没有编号

成都律师吴胤征则表示,“在仅有收据的情况下,如果收据上有公司签章或者没有签章但有公司信息,结合家长的付款凭证,其实也是可以证明家长与公司的合同关系的。只是没有签订合同,双方就无法依据合同详细约定就一些具体情形进行具体操作,家长就只能依据合同法在公司未提供培训服务的范围内主张公司赔偿。按照目前的情形,家长可以先找市场监管部门介入,联系机构负责人,如果确实无法协调解决,也可以选择诉讼维权。”

吴胤征指出,“至于机构和老师签的‘教师授课协议’上面盖的印章没有编号的问题,只要印章是真实的,有没有编号并不影响协议效力。协议中约定甲方享有单方终止协议的权利,有霸王条款的嫌疑,但后一句‘应支付乙方已授课程所有课时费’还是相对保障了合同乙方的权利,所以条款应该仍然有效。老师可依法维护自身权益。”

就商场是否应担责的问题,吴胤征认为,“商场并不是市场监管部门,没有义务审核培训机构的资质问题,双方仅是租赁合同关系,只要不是明知机构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提供场地,一般都不会承担责任。不过出于情面考虑,如果家长提出合理需求,商场也应当积极协助配合。”

红星新闻记者沈兴超蒋超部分图据受访者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