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香港局势怎么走?胡锡进采访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

环球网 2019-10-15 03:17:00
A+ A-

香港局势怎么走?胡锡进采访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

老胡今天见了香港著名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听他来做一个分析:香港的示威者人数明显减少,但是暴徒破坏公物和袭警的行径更加恶劣,这一切该怎么看?

《胡侃》第672期

以下为采访全文:

胡锡进:您怎么看香港现在的局势,是在逐渐往下走还是依然在往上走?

何君尧:过去4个月很激烈,现在是好像平头,停一停,但是我自己感觉不是往下走,以后应该还要再推上去。

胡锡进:但是香港现在参加示威的人明显减少了,您怎么看这个事实?

何君尧:对,人好像比较少,但是他们做的事情还要比以前激烈,分布的地方也比较广,所以这个也不可以小看。

胡锡进:有人认为,现在中间派的很多人开始厌倦香港不断的动荡了,而且这种动荡已经影响到香港的经济,影响到大家的生活。很多人在逐渐跟他们这些非常激烈的人保持距离,这种分析有道理吗?

何君尧:有道理,但是他们最根本的就是搞香港的“颜色革命”,现在还没有达到他们的目标。他们要的是什么东西啊?就是“831”尽快地废除,来进行“双普选”。当然现在这个情况下不允许,所以他们就继续朝着下个月也就是11月24号有个选举,争夺席位。从而影响明年的立选,还有我们选举会的成分。

胡锡进:但是也有一些人说,他们所要求的那种绝对的“双普选”是不现实的,因为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下面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就是说很多人还是有这样的政治现实感,认为他们这个目标并不现实,所以并不支持他们这个目标。

何君尧:大部分香港的市民是明智的,但是不可以小看。如果在香港有10%到20%的人持相反的意见,那这个量也不是小(数)啊。以730万人来讲,10%是70多万,20%是150多万,过去我们看到这个几个月的暴乱,跑出来就是几万人,曾经他们游行有100万,也就是6月9号,然后6月16号是说200万,当然这也是夸张。但是总的来讲在街头有10万人闹闹吵吵,已经给香港添烦添乱了。

胡锡进:香港警队现在止暴制乱的这种能力您怎么评价?

何君尧:他们最近做的事情很积极,真的很辛苦。其实维护香港治安就是靠英勇忠诚的警察队伍。如果真的人手不够,也可以按照我们香港现在法治的基础下增添人手,可以把我们的秩序尽早恢复正常。

胡锡进:那您觉得香港的警察可以扩大队伍吗?或者一些不是警察但是他们也可以参与维持秩序,这样的手段有吗?

何君尧:后者是比较困难,但不是不允许。不过最好是按照目前我们的法律的基础,就是按照《警队条例》第24条,我们的警务处处长可以延聘临时的警察过来,数量没有限制,但他们的待遇跟普通的警察是一模一样的。

胡锡进:那这些临时的警察都必须是香港永久居民吗?

何君尧:不需要。我们最近可以看到,从保安方面来讲,你看马会比较简单,聘用非洲族裔的人来做保安,地下铁也聘用尼泊尔人来做。有一部分是有香港永久居留权,但是在(《警察条例》第232章第)24条里头,不是单纯聘用香港的居民,临时警察可以往全世界各地来聘用,包括我们祖国、退役的军人、退役的武警,也是可以通过这个计划,通过这些条例引进来,也不影响国家对香港的高度自治。指手画脚等等,没有这个事情。所以我们香港的问题自己可以解决的。

胡锡进:这是符合法律的?

何君尧:符合法律的,完全是没有问题。

胡锡进:您对香港局势未来总体上怎么看?

何君尧:总的来讲应该是好,刚才我说在止暴制乱的过程之下,现在好像有一点的平静下来,但是这个也是假象。但长远来讲这个应该是没有问题。如果我们不面对这个最基本的问题“港独”,不扫除这个余毒,那将来又来发病就不好了。

胡锡进:您现在的工作是否受到了很多干扰呢?

何君尧:在7月份8月份比较多,一直以来我的立场很鲜明的,我要反对“港独”。任何对我们《基本法》有冲击的,我也予以说“不”,所以在7月份的时候给我最大最沉重的一个打击,之前已经讲过了我不重复。但是现在一系列的工作来针对我,超过有二十多起了,投诉、破坏、威胁,骚扰我的家人等等也已经发生了。我猜想现在这个稍微停下来。但是我看到就是统一律行的干扰,已经蔓延到其他议员去。昨天就是容海恩那个办事处,它平时是比较沉默的,也受到打击了。

胡锡进:您在内地非常有名,您想借这个机会对内地的公众说两句话吗?

何君尧:很感谢我们中国的同胞、海外的侨胞,对香港的情况很关注。我在网上收到很多的鼓舞、鼓励的话,所以过去几个月里头有大家的支持,面对香港的暴徒时,我也勇于面对,谢谢。

胡锡进: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