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儿子结婚前母亲说出藏了10年的秘密:你不是亲生的

红星新闻 2019-09-10 00:03:12
A+ A-

原标题:儿子结婚前,母亲说出藏了10年的秘密:“你不是妈妈亲生的”

小儿子小李要结婚了,这本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汪大姐却整夜睡不着,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说出那个藏在心里10年的秘密:“儿子,你不是妈妈亲生的……”

听到这番话,小儿子沉默了,去医疗鉴定机构之前,他对母亲说,“不管结果怎样,我永远是你们的儿子。”经过亲子鉴定,小儿子和汪大姐夫妻确实没有血缘关系。

而在拿到这个结果那一刻,小儿子也说出了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妈妈,其实我在16岁体检时就知道了。”虽然早就发现自己的血型与父母不一样,但他也选择了保守这个“秘密”,他说“陪伴是最好的报答。”

秘密揭开,喜讯也接踵而来。今年6月,汪大姐终于找到被拐的亲生儿子小刘,小儿子小李也找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两家人都圆了团圆梦。在那一刻,汪大姐这些年的思念、煎熬、痛苦全都消融了。

26年,一场漫长的“秘密”苦旅,作为母亲汪大姐渐渐老去,两个“小儿子”也已长大成人……

1寻子

小儿子走失寻找无果

以泪洗面双眼患上虹膜炎

手里攥着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汪大姐的思绪一下回到了26年前。那是儿子被拐前唯一一张照片,照片里,儿子3岁,带着一顶毛线帽子,嘴角还扬着笑。

↑汪大姐拿着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汪大姐拿着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他小时候笑起来太甜了,感觉心都会被他融化。”如今,汪大姐仍珍藏着这张照片,她将照片放在钱包里,但很少拿出来看,“孩子丢的那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上世纪90年代初,汪大姐在四川省西昌市河西农贸市场外开了一家副食店。在邻居们眼中,汪大姐有两个可爱的儿子,称得上是一个好母亲,在那个工资水平还不高的年代,汪大姐却舍得一次花几块钱,带孩子们去照相。

两个儿子跟在她身边,特别招人喜欢。汪大姐记得有一次,一位经常买东西的老奶奶从店门前经过,小儿子见状便兴高采烈地朝老奶奶跑过去,老奶奶笑了,“小乖乖,我今天不买,要买的时候,我自己回来。”

那时候,汪大姐和丈夫还要种点农田,每次回家时候,汪大姐一身泥土,每次小儿子总会跑来让她抱,“妈妈,亲我一个吧。”小儿子笑眯眯的,汪大姐完全招架不住,“左边亲了一个,右边再亲一个,他会用小脚夹住我的腰。”有时小儿子赖着不下来,汪大姐往儿子的背上挠痒痒,“挠几下,他就下来了。”

↑汪大姐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汪大姐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谈到小儿子的幼时点滴,汪大姐一直带着笑,这仿佛是一段冗长的铺垫,当说到小儿子走丢的那一天,汪大姐降低了音调,语速慢了很多,难掩悲伤。

时间回到1993年7月30日上午,这是一个阴雨天气,也是个赶集日。“两个儿子就在门外玩小鱼小虾,我就在店里照看生意。”上午11点左右,大儿子一个人回了家,汪大姐问弟弟去哪儿了,但大儿子说“不知道”。

当天,从上午到深夜,汪大姐和丈夫一直在街上大声呼喊,“你们看到我儿子了吗?”汪大姐急了,到处去问街坊邻居,可一直到天黑都没找到3岁的小儿子。

那一夜,她彻夜未眠,好像从天堂掉进了地狱。第二天,汪大姐在丈夫陪伴下向西昌警方报案。接下来几天,为了寻找小儿子,她发动亲友,甚至雇人在周边乡镇、车站找了个遍,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哪里有线索,我们就去哪里找,我都觉得自己快疯了”,但一直没有小儿子的消息。

自从小儿子走失后,汪大姐终日以泪洗面,“那时年轻不在意,到眼睛又干又涩,很想哭,但再也掉不下眼泪。”到了医院检查,汪大姐双眼患上了虹膜炎。

2秘密

找回来的“小儿子”血型不对

她和丈夫决定保守秘密

“每天都是数着日子过,胸口就像插了一把子刀子,很难熬的。”回忆起那些经历,汪大姐一次次红了眼眶,她用衣袖轻轻抹了抹眼角。

当然,也有人给汪大姐说,“放弃吧!”,或者再生一个孩子。但对汪大姐来说,这太难了,“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丢了,我就想着把他找回来。”

那几个月,汪大姐和丈夫还去了成都、攀枝花、昆明等地寻子,一次次带着期望去找,都失望而回。他们把小店关了,家中积蓄也花光了。

汪大姐觉得,自己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转折发生在1994年4月的一天。

“警察给我说破案了,人贩子抓住了,你的小孩被拐到福建去了。”汪大姐听闻消息欣喜若狂,人贩子还交代了具体地址,但那时还没有DNA亲缘比对技术,经她和丈夫辨认,将一名小男孩领回家中,“他太小什么都记不得,真的和我大儿子长的很像。”

↑汪大姐拿着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汪大姐拿着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刚看到他时,我就发现他长高了,也长白了,大眼睛、高鼻梁、双眼皮。”汪大姐一家都很高兴,邻居们也都来祝贺,说孩子白了也高了,和他哥哥很像。

为了弥补内心的亏欠,汪大姐给予了寻找回来的“小儿子”小李最多的母爱,“比对他哥哥还要好,要什么就买什么。”1995年,她做了个决定,回家盖房过安静的日子。没有太多犹豫,一家人便回了老家,她在家种地喂猪,丈夫则打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孩子也上学了。

1998年的一天早上,汪大姐家遭遇洪水,她赶紧拉起还在睡觉的小儿子往外跑,跑出门时洪水已漫过膝盖……第二天早上,水退了,汪大姐带着孩子回家,但家里的大部分东西已被冲走,但小儿子唯一那张黑白照留了下来。

生活一下陷入了困境,汪大姐和丈夫没有气馁,“幸好我们一家四口都安全,生活苦就苦点,从头开始,就这样一点一点慢慢熬吧。后来,两个孩子都上中学了,我们也觉得有奔头。”

一家人生活简单,但也幸福,一直到小儿子18岁。那一年,正赶上换二代身份证,一家四口一起采血,汪大姐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采完血后小儿子说有事要先走,让我帮忙拿结果。结果出来后,我就有点不明白了,我老公和大儿子是A型血,我是O型血,为什么小儿子是B型血呢?”当时,汪大姐心想是不是医生搞错了,就去问医生,“医生说,这个孩子可能不是你的。”

汪大姐不愿相信这个结果,又不敢去多想,那晚上一夜未眠,“小儿子都养了10多年了,我们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果把真相告诉孩子,他会不会受不了,或离家出走?”无数疑虑与担心,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她的担心是有原因的,小儿子从小就很调皮,成绩也不太好,逃课打架常有,“请家长都不知道请了多少回,又送他到外地读书,比哥哥花钱更多。”由于儿子处于青春叛逆期,汪大姐和丈夫商量后,决定保守这个秘密,“我们想的就是尽到做父母的责任。”

3真相

小儿子结婚前揭开秘密

鉴定确非亲生但小儿子也早就知道……

一边是每天陪伴他的“小儿子”,一边是还可能漂泊在外的亲生“小儿子”,这让汪大姐活在痛苦与煎熬之中。

在后来的很多个夜晚,汪大姐常常躲在被窝里哭泣,想去寻找亲生儿子,“我的亲生儿子又在哪里?他过的好不好?”但是,她最终放弃了。

汪大姐和丈夫吵架时,小儿子会两头劝,是家庭关系的调和剂。我们忙的时候,他会帮我们做饭,家里有人来也是他主厨,挺能干的。”有一次,小儿子春游回来,给母亲汪大姐买了一串项链,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礼物,“很高兴,我觉得儿子长大了,懂事了。”

“有一年,小儿子身上长了很多疹子,在医院被隔离起来了,身上还在流脓,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这个孩子这么可怜,心疼死我了。”出于对孩子的保护,汪大姐迟迟没有选择用科学的方式,进一步确定她和小儿子的亲子关系。

不过,她还是决定寻找一个答案——2011年,汪大姐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儿子和丈夫,三人秘密地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信息,没有让小儿子知道。当想念亲生儿子时,她总是躲到没人看到的地方,把孩子的照片拿出来看,“我一直都是藏着掖着的,怕家人知道了。”

去年,小儿子小李准备结婚了,汪大姐犹豫再三后,还是决定说出那个埋藏在心里10年的秘密,“我想他都懂事了,不用瞒着了。”汪大姐向小儿子提出做亲子鉴定的建议,“儿子,你不是妈妈亲生的……”

小李沉默了,但最终还是答应陪着汪大姐去医疗鉴定机构,在去医院之前,小儿子对母亲汪大姐说,“妈,不管结果怎样,我永远是你们的儿子。”

一个月以后,鉴定结果出来,结果显示,小李并非汪大姐亲生。

拿到结果的瞬间,小李的心情有点复杂,他对汪大姐说,“妈妈,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小儿子的这番话,让汪大姐有些意外。

这时,小李也说出了藏在心中12年的秘密,“虽然妈妈在28岁时才告诉我,但其实在16岁时,我在学校体检验血型,就发现我的血型和爸爸妈妈的不一样。”上初中生物课时,老师讲到了这个问题,我还在课堂上哭了,“老师知道了情况,还安慰我这些结论还需要科学鉴定。”

小李表示,父母对他特别好,视如己出,所以他也一直没有将此消息告诉家人,“我也不想伤爸爸妈妈的心,当时也没有过多的想法,我认为他们就是我的爸爸妈妈,我想陪伴是最好的报答。”

对于母亲汪大姐寻找亲生儿子,小李也很支持和理解。今年3月,去度蜜月时,他还到了福建泉州,帮忙打听母亲亲生儿子的消息。

4团圆

她找到亲儿

小儿子也找到亲生父母“你们都是我的儿子”

在决定寻找亲生儿子时,汪大姐也想帮助“小儿子”小李找到亲生父母。

“去年的时候,爸爸妈妈都支持我,希望我找下亲生父母。”今年3月,根据以前的线索,小李在福建找到了当年他待过的那家人,“他们说小时候我家里穷,妈妈跑了,爸爸养不起了,2000块钱的价格把我‘卖’了。”他还得知,他在福建这户人家生活了一年多。这个“消息”无疑给了小李内心沉重的一击,他回家给汪大姐说,“妈妈,我不找亲生父母,也没必要了。”不过,汪大姐安慰他,“这肯定不可能,哪个父母会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卖掉。”

↑凉山公安民警骆敏和小李亲生父母

↑凉山公安民警骆敏和小李亲生父母

今年4月17日,汪大姐找到凉山州公安局刑侦支队的侵财大队教导员骆敏,希望警方帮忙寻找她的亲生儿子和“小儿子”小李的亲生父母。

骆敏从事打拐工作20多年,深知每个失子家庭的痛苦。“从这些年的案例来看,DNA数据比对是寻找成功的重要途径。”骆敏表示,双方双向寻亲,寻获概率较大,“如果不及时采血入库,一旦孩子父母去世,被拐孩子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家。”

凉山警方十分重视此事,立即通知汪大姐夫妇以及小李采血,并将采血信息录入库公安部打拐DNA数据库。今年6月,在凉山警方、央视《等着我》栏目、“宝贝回家”志愿者帮助下,汪大姐的DNA数据与一名远在福建的刘姓男子比对上了,确认具有亲缘关系。目前,凉山警方正在对当年的案件进一步核实。

好消息相继传来,“小儿子”小李的DNA数据也比对成功了。令人惊奇的是,小李的亲生父母就在30公里外的西昌市樟木箐乡。

今年6月18日,在央视《等着我》的录制现场,汪大姐终于见到了被拐的亲生儿子,他现在叫小刘,已结婚生子,汪大姐抱着儿子失声痛哭。而“小儿子”小李也与亲生父母高女士一家团圆,“爸,妈,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7月10日,时隔27年后,小李回家了,亲生父母摆了几十桌宴席,这是一场迟到了27年的“团圆宴”。

↑8月14日,亲生儿子小刘回家了,汪大姐家举办宴席

↑8月14日,亲生儿子小刘回家了,汪大姐家举办宴席

母亲高女士告诉小李,他原名姓黄,出生在1991年正月初二,还有一个大三岁的哥哥,1992年就被拐走了,“你只有一岁八个月,那天在举行庙会人很多,我和你爸爸在地里干活,你在屋门口耍,到中午就不见了。我和你爸爸从来没有放弃过找你。好几次,我骑着自行车,产生了幻觉,你好像就在我眼前跑来跑去,我伸手去抱你,就摔沟里了……”

↑小李的亲生母亲手机里存着一家人的合照

↑小李的亲生母亲手机里存着一家人的合照

曾经,小李想如果找到亲生父母,一定要问“你们为啥不要我了。”但听亲生母亲讲起这些经历,他心中已有答案。往后的日子,他准备两边走,有两个母亲,“一个生的,一个养的。”

↑汪大姐夫妇和亲生儿子小刘(右二)一家及养子小李(右一)

↑汪大姐夫妇和亲生儿子小刘(右二)一家及养子小李(右一)

今年8月14日,汪大姐的亲生儿子小刘也带着妻儿回家了,家里摆了25桌宴席欢迎他。在宴席上,小刘说:“从此以后,我多了一对父母、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两家人。”小李则热情地向小刘讲述着家乡变化。

↑小刘和小李和亲生父母合影,两家人终于团聚

↑小刘和小李和亲生父母合影,两家人终于团聚

↑汪大姐夫妇及亲生儿子小刘和民警合影

↑汪大姐夫妇及亲生儿子小刘和民警合影

宴席结束后,一家人首次拍了一张全家福,看着照片上的两个“小儿子”,汪大姐笑着说,“他们都是我的儿子,都长得像我。”认亲后,亲生儿子小刘回到福建生活,平时与汪大姐保持联系。“我尊重孩子的选择,孩子活着就好,见一面就够了。”汪大姐说。

↑汪大姐的养子小李(右)和亲生儿子小刘(左)

↑汪大姐的养子小李(右)和亲生儿子小刘(左)

如今,埋藏在心中的秘密揭开,亲生儿子也已找到,汪大姐胸中20多年的块垒也终于“放下”。

这是一个“母亲的秘密”,也是一场“母亲的收获”,在今年6月央视节目现场,汪大姐曾落着泪紧紧抱着两个孩子说:“你们都是我的儿子。”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