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章案嫌犯父亲道歉:很抱歉造成痛苦 不要判其死刑

北青网 2019-07-12 14:15:27
A+ A-

章案嫌犯父亲道歉:很抱歉造成痛苦 不要判其死刑

章案嫌犯父亲道歉:很抱歉造成痛苦 不要判其死刑

原标题:章莹颖案嫌犯父亲出庭痛哭道歉

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章莹颖案量刑阶段庭审第三日。7月11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此前检方的8名证人全部完成作证,当天庭审,辩方证人开始作证。嫌犯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叔叔和朋友出庭。

嫌犯父亲向陪审团求情,不要判处其儿子死刑。他称,几天前曾“在脑海中闪现他被处决(注射死亡)的画面,但我不得不停下来”,随即痛哭。庭审中,他还向章莹颖的家人致歉称,“我很抱歉,是我的儿子造成了他们的痛苦”。

  嫌犯父亲出庭作证

  痛哭并道歉

嫌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迈克尔·克里斯滕森当天出庭作证。当嫌犯父亲描述(儿子)被判死刑将如何影响他时,父子俩都哭了起来。嫌犯父亲一度无法继续作证。

“被判死刑,我能应付”,迈克尔·克里斯滕森说,“但这不是真正的死亡。”他说,最近想象到克里斯滕森即将被处决(注射死刑)的画面,但“我不得不停下来,我不能想太多。”

当被问及是否要对章莹颖的家人说些什么时,他挣扎着说:“我很抱歉是我的儿子造成了他们的痛苦。”嫌犯克里斯滕森当时也哭了。

当父亲暂时离开去休息的时候,克里斯滕森的脸涨得通红,他的律师用手臂搂住了他。另外一名律师和他的父亲一起走出法庭。

庭审中,当他父亲描述克里斯滕森的妻子如何和他妹妹成为好朋友时,克里斯滕森也哭了。当辩方出示他在万圣节装扮成红色突击队员和他的猫玩耍的照片时,克里斯滕森则笑了。

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说,他仍然爱他的儿子,并将支持他。“我是他的父母,我必须在这里,我爱他,没有什么能阻止这一切,我别无选择。”

嫌犯父亲表示,自己的父亲在其年幼时从来不在家,而且酗酒,所以他试图在三个孩子面前表现得与自己的父亲相反。但他也提到,克里斯滕森的母亲酗酒。

他说,克里斯滕森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参加了田径项目。他还描述了克里斯滕森成长过程中半夜惊醒,以及他15岁时从二楼门廊跳上一辆面包车试图自杀的经历。

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说,最初他认为儿子可能是无辜的。儿子被捕几天后,他告诉儿子,如果被证明无罪,他会告诉章莹颖的父亲,他(章父)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说,他很沮丧,因为在儿子被捕后,每个人都认为他的儿子有罪,而他却能想象出他没有犯罪的情况。

克里斯滕森的叔叔马克·克里斯滕森也作证。他称侄子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一个真正的好孩子”。当被问及对侄子的罪行有何看法时,他说:“这太可怕了,这是一个讽刺,我为她的家人感到难过”。

  嫌犯朋友

  嫌犯在监狱电话中自称无辜

布伦特·克里斯滕森儿时的朋友汤姆·米切尔当天下午出庭。他和克里斯滕森同一天出生在同一家医院。米切尔说他们会举办生日派对,一起玩游戏。

他说,克里斯滕森会对他玩具的机械感兴趣,并打破它们。米切尔说他会打克里斯滕森,但“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他说他们会在家里过夜,他观察到克里斯滕森梦游,并在睡梦中制造噪音。

他说,克里斯滕森的妈妈很孤独,是个酒鬼。他作证说,他妈妈告诉他,如果克里斯滕森的妈妈喝醉了,不要让她开车送克里斯滕森去任何地方。他说,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兴趣和朋友群,他们在初中时逐渐疏远。

之后是克里斯滕森高中时最好的朋友安德鲁·基珀作证。他说他在克里斯滕森监狱的电话账户上存了50美元,这样他在被捕几天后就可以打电话了。

他说,两人最后一次联系是在2013年的一次告别晚宴上,当时克里斯滕森正要去伊利诺伊大学。“他在上升,”基珀说,“我一直都知道,他会擅长他全身心投入的任何事情”。基珀说,他们一起参加过足球队和田径队。他描述克里斯滕森是一个“傻乎乎的、喜欢玩乐的少年”,“一切正常”。

基珀还是克里斯滕森在麦迪逊一家酒店举行的小型婚礼上的伴郎。他说,搬到香槟后,他们交谈的次数减少了。

他说,2017年7月2日,他的伴侣把他叫醒并告诉他,“你不会相信的,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被逮捕了”。“我完全惊呆了,百分之百的震惊”,他说,“从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他说,他一直期待调查人员会找到其他责任人。

他解释说,把钱存入克里斯滕森的监狱电话账户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他需要我”。克里斯滕森说他会还他50美元,但基珀告诉他没有必要。

在其中一个电话中,克里斯滕森告诉基珀,他是无辜的。当被问及被骗的感受时,基普说,“这让我很伤心”。但他称,仍然把他当作自己所爱的朋友。

  章莹颖生前朋友圈

  “这个世界有多大?我要用脚丈量”

章案嫌犯父亲道歉:很抱歉造成痛苦 不要判其死刑

章案嫌犯父亲道歉:很抱歉造成痛苦 不要判其死刑

伴随着量刑阶段审判的进行,法院公布了部分庭审物证,其中包括章莹颖生前的朋友圈照片,章莹颖在中山大学读本科、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时的多张生活、学习照片,旅游时给朋友寄出的明信片,以及章莹颖在福建南平的家中卧室照片。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社交平台上,章莹颖曾在“个性签名”栏留言:“这个世界有多大?我要用脚丈量这世界”。

此外,法庭还展示了章莹颖赴美之前,父母、弟弟在福建老家南平高铁站送别她的照片。照片由章莹颖的弟弟拍摄,镜头前,章莹颖站在父母中间,三人面带微笑。这也是量刑阶段审理第二日,在法庭上检察官询问章莹颖爸爸“这是你最后一次见章莹颖吗”时,引发章莹颖爸爸崩溃大哭的照片。

章案嫌犯父亲道歉 嫌犯叔叔这样看待他犯下的罪行

据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被告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当地时间7月10日在章莹颖案量刑阶段的第三日庭审出庭作证,并向陪审团求情,不要判处儿子死刑。父子两人都当庭哭泣,老克里斯滕森一度无法继续作证。

“几天前,我脑中一闪而过,他在一张桌前,被注射着。”迈克尔·克里斯滕森表示,他最近想象了儿子要被执行死刑的画面,但“我必须停下来。我不能想得太多。”

当被问及有什么想对章莹颖的家人说的话,迈克尔因为哭泣说话有些挣扎,但他仍表示。“我很对不起,我的儿子造成了他们的痛苦。”

克里斯滕森在此刻同样开始哭泣。

在迈克尔暂时离席休息时,克里斯滕森的脸是红的,他的律师将手臂放在他身上。另一个律师则陪伴迈克尔走出法庭,在经过儿子身旁是,他转移至在不停地哭泣。

在父亲讲述前妻如何和父亲的妹妹成为好友时,克里斯滕森同样有过哭泣。

迈克尔说他还是爱着自己的儿子,并支持他。“我是他的家人,我必须在治理。我爱他。没有什么能阻止我,我没有选择。”

他同时说并不怪罪陪审团,他们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迈克尔说自己的父亲在他年幼时从不在身边,并且是个酒鬼,所以他试图让自己的三个孩子有不一样的生活。

他说克里斯滕森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但也提及了他的母亲在整个童年酗酒的事实,以及儿子半夜惊醒,和在15岁时从二楼跳入一辆面包车试图自杀的情节。

在交叉问话时,检方询问迈克尔,如何看待儿子称这起案子是政治性的。后者回答自己不完全这样想。

迈克尔还说他一开始相信自己的儿子是无辜的,并对有人在儿子被捕后就假设他有罪的想法感到困扰。

克里斯滕森的叔叔马克·克里斯滕森也出庭作证,他形容侄子是一个“快乐和幸运,真的很好的孩子。”当被问及如何看待他犯下的罪行时,马克回答说,“这太可怕了。这是一个讽刺。我不知道。我为她的家人感到恐惧。”

网友评论

章案嫌犯父亲道歉:很抱歉造成痛苦 不要判其死刑

章案嫌犯父亲道歉:很抱歉造成痛苦 不要判其死刑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