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垃圾进公园摆拍?接着一连串反转

2019-06-06 13:41:01
A+ A-

原标题:网红运垃圾进公园摆拍,接着一连串反转,网友:感觉自己像傻子

6月5日上午,名为“韩黎明leon”的网友发微博指责另一名网友“cccci郑家宜”,称其在北京房山一公园内做秀,带着四编织袋垃圾现场摆拍,之后再抛洒,扬长而去。

运垃圾进公园摆拍?接着一连串反转

然而,事情很快反转。网友“韩黎明leon”前来爆料:指责“cccci郑家宜”在免费开放的公园里做秀,并贴出公园监控视频截图,证明“cccci郑家宜”先是带着四编织袋垃圾现场拍照、抛洒之后再拍照,最后留下一地垃圾,扬长而去。

这种罕见的操作瞬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就在此时,她自己扔出一枚重磅“炸弹”。5日晚上,“cccci郑家宜”发微博称,她做这件事的初心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环保。这种反向表达的唯一目的也是让更多人关注今天,因为今天是世界环境日。“向所有转发和骂我的朋友表示感谢,因为你们一定是热心环保的人。‘韩黎明leon’哥哥为了能让网友关注环保,在这件事的发酵中扮演了公园管理处人员的角色,可能会有很多人骂你在撒谎,你承担的压力更大。”

这下,吃瓜群众明白了。合着这俩人在角色扮演啊!

随后,房山警方和当地工作人员的回应也证实了这种说法。

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接到网络上的相关信息,警方和镇里工作人员均已到“生命湖”现场进行实地查看,找到了图片中的相似场景,但是现场没有发现遗留的垃圾。

房山警方在线发布公告,经核查,民警找到疑似照片拍摄位置,但监控显示6月3日并没有相关人员进入公园,也没有发现有关人员倾倒垃圾并摆拍的行为。公园管理处并没有人员发布监控视频。同时,保洁人员亦没发现被遗弃的垃圾。

@房山警方在线还回复网友称:监控并未对着拍照的位置,监控照片为ps,整起事件为“自导自演炒作行为”。

5日晚21时许,警方通报了这一事件的调查结果后不久,“cccci郑家宜”主页显示清空了微博,而“韩黎明leon”的主页则显示“用户不存在”。

总结一下就是有人自带垃圾抛洒后摆拍,还伪造监控自我曝光。这一连串反转让人猝不及防!

网友评论

运垃圾进公园摆拍?接着一连串反转

不少人表达了同一种观点:现在的人为了红,真是什么事儿都能做得出来啊!

延伸阅读

网红“林大雁”:“你们开心就好,反正也是免费帮我上热门带流量了”

无独有偶,5月16日,网红“林大雁”发布了几张穿鞋踩在列车座位上的照片,并配文:“来香港偶遇啊”。该行为被不少网友指责素质低下,“林大雁”还一一怼了回去。

17日,该网红称,自己知道踩座位不对,但别人骂自己就要骂回去。她还表示,“网友们尽管骂,还让我免费上了热门”。称自己道歉也是跟椅子道歉,她还反问:“你们没踩过吗?”并称:“你们开心就好,反正也是免费帮我上热门带流量了”。

18日上午,该网红再次更新微博称,“你也是人,你真的那么完美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吗?”“后来道歉是真的觉得自己不应该,真心觉得自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是像你们说的并不觉得自己错只是怕凉赶紧道歉。”

延伸阅读:网红最终还是要变现?

2016年被称为“网红元年”,网红变现的能力让全社会为之侧目。

但如果只是“网红现象”,那么结局是很悲剧的——流量的追赶、资本市场的抛弃会让这些网红的人气泡沫在短时间内破灭。于是,“网红电商”的模式看上去很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如今,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持续增长,较去年增长51%。其中粉丝规模超过100万人的头部网红增长达到了23%。“网红经济”进入下半场,用时尚博主的标签打入网红市场已不再讨喜,人们开始转向接地气、多元化、复合型人设的新需求。

2018年艾瑞咨询对网红经济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网红流量变现的表现依然亮眼,2017年与广告主签约的网红人数占比达到57.53%;网红变现方式更加多元化,除了传统的广告、电商,签约、直播、问答和内容付费等形式开始兴起;网红经济的产业链也渐趋完善,MCN机构(自媒体账号)替代个人成为新的核心。

值得关注的是,由此带来的另一后果是,网红、大V的商业变现过程缺乏有效监管。

“比如有些网红,从以往销售已有品牌产品到自创品牌或者代理一些新品牌,对其产品资质的管理几乎就是‘自己说了算’。这种依赖个人信用度背书的方式非常脆弱,一旦网红、大V缺乏足够的专业鉴别能力,或者为了追求私利,干脆置应有流程于不顾,甚至知假售假,就会对消费者权益造成严重损害。”周芳西说。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说,假货在客观上扰乱了健康的社会经济秩序,侵蚀正规企业的发展空间,挫伤社会的创新意识。网红通过社交平台销售电商平台的商品,因宣传推广行为发生在电商平台之外,如果存在欺诈或者售假等违法行为,电商平台事先难以及时发现,一般不对卖家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社交平台应加强对这些网红、大V的管理和注意义务。

“网红变现的法律隐患屡屡变成现实。”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获取粉丝的高额成本导致了售卖假货、博出位表达和低俗表演等违法行为。既然获取粉丝的花费如此之大,网红就开始了快速套现之路。一方面,一些网红的素质普遍偏低,缺乏粉丝忠实度,只能通过持续不断的“话题”或抓人眼球的表现留住粉丝。另一方面,除了“传销式”层级获利外,售卖假货可能是变现最快的方式。

责任编辑:王波 CN08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