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英国欲购买美国新型核弹头,对美核依赖有增无减

澎湃新闻 2020-03-02 09:30:02
A+ A-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英国同意采购美国新型核弹头,用于核武库更新换代。这事引起了英国公众的关注,英国对美国核武器依赖等话题的讨论也随之增多。

英国对美核依赖由来已久

虽然英国是世界上继美国和苏联后第三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但是英国在核武器领域对美国依赖严重。

早在1939年,美国和英国的科学家就对铀原子裂变释放能量开展研究,同一时期,德国科学家也对原子裂变释放能量有了研究认识,为了抢在德国之前获得依靠核裂变制成的武器——原子弹,美国和英国开展了一系列核合作。美英两国在二战期间签署和达成了若干协定性文件,例如1943年的《魁北克协定》,1944年的《海德公园备忘录》、《美英托拉斯宣言》。美英两国在研发核武器方面的合作迅速开展,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美英二战时期的核合作已经出现了英国对美国依赖的苗头。

英国本土在二战时受到了纳粹德国的直接轰炸,加之纳粹德国的海上封锁,英国科研硬件方面面临一定困难。在美国启动“曼哈顿计划”后,美国成了英国重要的核研发“大后方”,不少英国科学家参与其中,英国曾经拥有的核能研发科研设备也一并转移到了美国。但同时,寄人篱下的英国核计划被纳入美国核计划,这给英国战后独立发展核武力量带来了较大的阻碍。此外,美国在原子弹的研制生产过程中对英国科学家留有一定的防范,英国科学家只对原子弹的运作原理有所了解,但是无法独立研制生产原子弹,美国成为二战中唯一能够独立研发、制造、使用核武器的国家。

核武器巨大的毁伤效力和威慑能力让美国意识到核垄断重要性。1946年7月,美国国会通过了《麦克马洪法》,该法又称为《原子能发展与管制法》,8月,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签署了该法案。该法案最核心的内容是,禁止向任何国家泄露制造核武器的信息;禁止向任何国家泄露核裂变材料的信息;未经国会参众两院联合批准,美国政府不得向其他国家提供非军用的核能信息。可以说,这个法案的内容极其严格,彻底封堵住了美国任何与核能有关的信息外流,美国把核技术能力紧握在了手里。1949年8月,苏联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核武器自此加入了美苏冷战对抗,美国意识到有必要给欧洲盟友进行核武装,给美苏核对抗提供缓冲、增加与苏联核对抗的能力。此时美英两国的核交流合作开始恢复,在美国的支持默许下,1952年10月3日,英国在澳大利亚西北部的蒙特贝洛群岛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英国进入核武时代。

冷战时美国支持英国发展核武能力,其目的就是增加美苏核对抗中美国一方的力量砝码。这种增加力量砝码的考量并不是技术上的,因为就技术能力而言,英国在冷战时期的核力量较美苏仍存在较大差距。这种力量砝码的增加是政治上的,即把美苏核对抗的双边格局改变为多边格局,增加利益攸关方。这样的益处在于当苏联在考虑与西方阵营的核对抗时,不单要考虑美国,还要考虑英国乃至整个欧洲,这种做法增加了苏联与美国对抗的政治成本,给了美国更多与苏联阵营进行核对抗的政治运筹空间。

技术和政策领域英国紧贴美国

美国在政治和技术上的支持是英国成功成为核国家的关键,英国愈发依赖美国构建自身战略威慑力量。英国的战略威慑力量经历过一系列削减,上世纪九十年代,英国开始裁减陆基战术核武器、海基战术核武器和空基核武器,英国的海基战略核潜艇是英国唯一的核威慑力量。英国一共发展过两型8艘战略导弹核潜艇,“决心”级战略导弹核潜艇已全部退役,现役的是“前卫”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核潜艇由英国设计建造,但是两型潜艇搭载的潜射弹道导弹则由美国提供。“决心”级搭载着采购自美国的“北极星-A3”型潜射弹道导弹,“前卫”级则使用美制“三叉戟”-2D5型导弹。2006年,英国考虑对海基战略核力量进行升级,新型“继承者”级战略导弹核潜艇计划在2030年起取代“前卫”级,成为英国新的战略威慑平台。但是据报道,英国新型战略导弹核潜艇依然选择搭载美制“三叉戟”-2D5L导弹。

英国在关键的战略导弹技术方面对美国存在较大依赖性,在核战略方面也与美国有着紧密的联系。相比美俄“三位一体”(法国“两位一体”)战略打击武器体系,英国是战略威慑力量类别最少的国家。只依靠海基战略打击平台的英国普遍信奉“最低核威慑”战略,即只要英国的核报复打击能够触及对手的关键要害城市即可,这一战略在冷战时期帮助英国与美国一道威慑苏联等冷战对手。“9·11”事件后,恐怖主义、美国所谓的地区“流氓”国家的威胁代替了欧洲爆发大规模战争的风险,英国转而追随美国,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战略。

当前作为北约重要成员和美国的“特殊关系”盟友,英国参加了北约的防务体系,实际上也成为了美国战略威慑力量的分支。美国为北约提供了延伸核威慑,北约已经拥有了美国的核保护伞,而英国的核力量为美国和北约的核作战体系增加了灵活性。也就是当对手意图对北约实施侵略行为时,不单要考虑美国的核战略,也要面对北约另两个核国家英国和法国的核能力。虽然法国核政策秉持独立性,但是法国声称其核能力会为欧洲的防务安全做出贡献。英国则参加了北约“核计划小组”,英法又都是北约重要成员国,对手在充分考虑美国的延伸核威慑政策后,还要对英法两国保持关注,英法两国的核威慑能力实际上为对手增加了哪些行为不会触发核报复的判断模糊性,反而加强了北约的威慑效果。

在国际防止核扩散方面,英国在政策层面表现得较为积极。1963年,美国、苏联和英国三国达成了《部分核禁试条约》,这一条约主要规定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试验,但是这一条约其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美英和苏联的核垄断地位,美英两国在签署条约之后的核试验都转为了地下核试验。此外,英国还是除美国、苏联之外《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三个条约保存国之一。通俗的理解,条约保存国即是条约的“召集人”,如果有缔约国提出条约修正案、修正意见要提交给条约保存国,保存国再召集缔约国会议,讨论条约的修正意见。英国条约保存国的身份,对体现英国在国际核政治中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英国在《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方面表现积极,英国签署且批准了这一条约,对比来看,美国签署了这一条约,但是美国国会未能批准。

但是上述条约中,英国鼻祖式的地位并不是为了让英国能够具有更为独立的核政治发言权,而是进一步显示出英国与美国密切的共同利益,美英两国借自己是国际防止核扩散的“鼻祖人物”身份,实际上是在推行对核武器的垄断。英国在国际核政治中一定程度上扮演着美国的代言人。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英国成为伊核协议各方中与美国关系最紧密的国家,英国一方面与法国和德国一道启动伊核协议争端机制,另一方面,首相约翰逊也提出英国将退出伊核协议,追随美国加入新制定的涉及伊朗核问题的协议。英国一面借协议规则向伊朗施压,一面扬言追随美国,这样的举动与美国当年退出伊核协议之前一面向伊朗施压、一面威胁退出协议的举动有异曲同工之处。英国更像是美国安插在伊核协议中的眼线,时刻帮助美国在伊核协议框架内贯彻着美国的意图。

脱欧的英国对美依赖或更多

英国的安全防务思想呈现一种务实主义。美国的军事技术实力给了英国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防务收益的可能;安全政策上紧跟美国、也能够在美国的庇护下随美国涉足世界其他地区事务,使得英国似乎又找回了当年“日不落帝国”纵横四海的快感。近年来叙利亚、伊朗周边海域都能看到英国军事力量的身影,甚至一度传出英国海军将派航母来东亚刷存在感。美国与英国在安全防务上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得英国对美国愈发地依赖。英国对美国而言也有重要作用,比如有联合国安理会的重要一票、在世界上处于前列的军事能力、美国干预其他地区事务的“跟班”。

随着美俄两国对抗态势的加剧,英国作为美国涉足欧洲事务的跳板地位愈发重要。长期来看未来英国能有多少安全上的自主性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是短期内,脱欧后的英国加强对美安全防务的依赖尤其是战略军事能力的依赖,对英国而言是最务实的选择。(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胡高辰)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