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四方会谈以失败告终 利比亚和平进程为何这么难?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01-17 06:00:03
A+ A-

会谈以失败告终 观望式停火持续

利比亚和平进程为何这么难?(环球热点)

本报记者 贾平凡

1月14日,在俄罗斯莫斯科举行的利比亚四方会谈以失败告终。利比亚国内两派——民族团结政府与“国民军”未能成功签署停火协议。在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斡旋下,自1月12日零点以来,利比亚进入“观望式停火期”。为缓解紧张的地区局势,1月19日,利比亚问题调解会议将在德国柏林召开。但分析认为,当前利比亚国内紧张态势仍未改变,利比亚和平进程前景不容乐观。

会谈结果并不理想

“在莫斯科举行的利比亚问题四方会谈以失败告终,双方最终未能签署停火协议。”据沙特阿拉比亚电视台1月14日报道,俄罗斯、土耳其两国外长、国防部长与利比亚冲突方代表1月13日在莫斯科举行会谈,讨论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与利比亚“国民军”签署停火协议问题。但利“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会谈失败折射出利比亚问题的棘手和复杂。

俄罗斯外交部1月14日表示,哈夫塔尔未签署停火协议就离开了莫斯科。

据塔斯社1月14日报道,虽然哈夫塔尔拒绝签署停火协议,但利比亚的停火机制仍然有效。

“结果完全在预料之中。”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王金岩对本报记者表示,从2014年至今,西方大国、利比亚的邻国和联合国都对利比亚问题进行过多次调停,但都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成果。要使利比亚冲突双方达成一致不是件容易的事。

利比亚自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陷入动荡,目前呈现两大势力割据对峙的局面。得到联合国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控制西部部分地区,“国民军”与国民代表大会联手控制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

埃及《消息报》撰文称,利比亚已成为各方势力相互角力和博弈的战场。

外媒普遍认为,“国民军”获埃及、沙特、阿联酋、俄罗斯、法国支持,民族团结政府得到卡塔尔、土耳其、意大利力挺。

进入2020年以来,利比亚局势再起波澜。1月2日,土耳其议会通过议案,授权政府向利比亚部署军队。此举导致利比亚局势加速恶化。利比亚“国民军”随后宣称从民族团结政府手中夺取了的黎波里以东450公里的港口城市苏尔特。双方冲突加剧,引发地区局势紧张。

在俄土两国的呼吁下,自1月12日零时起,利比亚交战双方停火。

双方分歧无法弥合

“民族团结政府受控于土耳其,因此会在停火协议上签字。但‘国民军’与之不同。”王金岩指出,哈夫塔尔把停火协议称为卖国协议。因为协议一旦签署,利比亚实现和谈,那就意味着民族团结政府依然是国际社会承认的利比亚的唯一代表,也意味着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和土耳其签署的包括东地中海划界协议在内的一系列协议都将生效。利比亚的大部分利益将握在土耳其手中。这是“国民军”无法容忍的。

据“利比亚观察家”网站报道,停火协议草案内容包括:冲突双方立即无条件停止一切进攻性军事行动;成立一个“5+5”的军事特派团进行监督以确保停火执行;采取措施保证首都的黎波里等城市稳定等。

阿拉比亚电视台援引哈夫塔尔的话称,该草案无视利比亚“国民军”的多项要求,因此该组织并未在协议上签字。

“草案内容充满争议。利比亚冲突双方不可能达成一致。”王金岩分析,首先,“国民军”不可能无条件停火。自去年至今,“国民军”在战场上的主导优势越来越明显,下一步的目标是进攻首都的黎波里,不会轻易放弃战场优势。其次,在苏尔特的未来归属问题和像苏尔特此类城市当前局势的界定问题上,双方分歧无法弥合。因此,关于“稳定首都及其他城市的局势”根本无从谈起。最后,草案提议成立利比亚局势协调工作组,但对于这个工作组应该包含哪些国家存在巨大争议。

据阿拉比亚电视台报道,哈夫塔尔提出了两个签署停火协议的先决条件,一是要求民族团结政府解除支持它的利比亚民兵力量武装,二是拒绝支持利民族团结政府的土耳其居中斡旋和调解。

对此,分析认为,民族团结政府的军事力量虽逊于“国民军”,但它是联合国承认的利比亚唯一政权,在国际上享有合法性,土耳其的支持也将使其军事实力有所改善。因此民族团结政府不可能答应“国民军”的条件。

此外,多国利益并存和多方力量角逐既是割裂利比亚的外部因素,也是导致利比亚问题迟迟无法解决的根源之一。

“停火协议是俄土博弈和妥协的结果。”王金岩认为,利比亚冲突双方都有不只一国的支持,各国都有自身的战略考量,冲突双方承受着多方面的压力和影响。俄土两国无力主导利比亚局势走向。

和平进程前路漫漫

“须促使利比亚各方达成一致,避免使用武力解决问题。”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对于此次会谈结果,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虽然利比亚冲突双方领导人未能就停火协议达成一致,但俄方仍将继续为此努力。

“利比亚作为北非地区沿地中海海岸线最长的一个国家,地理位置特殊,和平稳定对地区局势至关重要。”王金岩指出,利比亚局势如果不能稳定下来,西亚北非地区的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将大幅抬头。这不仅将影响整个北非和萨赫勒地区的安全局势,也将为欧洲增加难民压力。

分析指出,受土耳其、俄罗斯等国影响,利比亚战事在短时间内经历了从骤然升级到暂时缓解的“大起大落”。尽管冲突双方已进入停火状态,但未来局势可能随着大国博弈再起波澜。

阿拉比亚电视台称,即使利比亚交战双方签署了停火协议,这一协议多半也是脆弱的,能否得到有效而及时的执行,不断巩固协议成果,令人心生疑虑。从这个角度说,未来的谈判,包括将在柏林举行的关于利比亚问题的国际会议,都将是“硬仗”,结果不容乐观。

利比亚未来何去何从?利比亚大学教授米卢德·哈吉认为,这主要取决于外部一些国家在利比亚问题上达成的协议,无论是民族团结政府还是“国民军”都很难对此产生决定性影响。他还表示,土耳其出兵支持民族团结政府使利比亚局势越来越“叙利亚化”。

阿联酋“海湾新闻”网认为,利比亚冲突各方必须认识到,利比亚的未来最终还是要依靠政治进程而非武力来解决。

中东舆论普遍认为,积极实现停火、政治解决利比亚问题是外界的共同期待。由于冲突各方缺乏信任基础,加上利比亚局势受外部因素影响很大,和平进程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