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半月谈网 2020-04-16 11:33:01
A+ A-

导读

在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半月谈记者反映,在一些地方,“一把手依赖症”有所抬头,原本正常办理的工作都要一把手过问,依赖一把手推进。一些一把手甚至成了对上、对下的唯一“把手”,部分副职成为二传手。这一现象制约基层正常运转,凸显基层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短板。

“上面一句话,下面一溜烟”

“上面一句话,下面一溜烟。”半月谈记者发现,不少基层干部群众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原本应该正常办理的工作,在某些环节一拖再拖、一推再推,直到一把手过问,才能有效解决。

北方某企业负责人说,去年,他跑一个和秸秆燃烧有关的清洁供暖项目,遭遇县区部门工作人员各种推脱:“政策规定不能烧煤,但规定上也没写可以烧秸秆。”无奈之下,他去找县区一把手,打过招呼后,事情办得非常顺利。

半月谈记者此前跟随中部某县委书记下乡暗访,发现“道路被卡车压坏”“公园椅子坐着会晃”等问题后,县委书记随即电话调度县直有关部门,书记过问后,这些早已存在的问题很快妥善解决。

该县委书记直言,一些小事成“老大难”,不是部门没能力解决,而是没真正重视,非要等顶头上司发话,才赶紧办理。

一把手抓,抓一把手,原本是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但基层干部反映,近来“一把手工程”似乎成了筐,什么都能往里装,一些地方各项工作都要等一把手过问,靠一把手推动,希望得到一把手认可。

南方某市直单位办公室负责人说,上级对他们年度考核有一项是“领导批示”,且必须是省市党政一把手的肯定性批示。为此,即使工作没多少亮点,他们也得写专报递到上面“请批示”“跑批示”。

基层反映,“一把手依赖症”也导致一些地方和部门对工作选择性重视:主要领导重视的工作,就快马加鞭狠抓落实;主要领导不怎么重视的工作,就选择性忽视。

半月谈记者参加某部门会议时注意到,因上级领导调整,会上布置工作特意“传达”了新任一把手的喜恶。如新领导要求积极争取政策支持,就明确提出“下一步要努力推动”;新领导不认可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就直接了当提醒下属:“格局要放大一些,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提。”

全不做,不够意思;

做多了,什么意思?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一把手依赖症”令身处其间的各方有苦难言,明显制约基层运转,甚至滋生不正之风。

一方面,党政一把手对各项工作负第一责任,掌管人、财、物,拥有最大话语权、最高决策权、最终处理权,但过度依赖一把手,忽视制度建设,久而久之,一些一把手成了对上、对下唯一的“把手”。

“条条块块的上级领导都在盯着,基层大事小事都要表态拍板,什么事都要亲自抓、亲自问、亲自管,实在太累了,我有时恨不得自己是副职。不是我揽权,实际情况就是很多事情不管都不行。”南方一名街道党工委书记坦言。

另一方面,不少单位主要领导办公室门前经常门庭若市,等待请示、汇报、签批的排成一队,分管副职的办公室则门可罗雀,副职的工作积极性难以得到有效发挥。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什么都不做,说你不够意思;做多了,问你什么意思。”北方一位对“一把手依赖症”深有体会的干部说,班子成员各有分工,应该相互依赖,拧成一股绳,但实际工作中很难拿捏得当。一把手越讲究担当作为,副职越研究“为官艺术”,往往是“想说不能说,说了不顶用;想干不能干,干了怕过线;做事不做主,做主心没谱”。

此外,一些人不愿走正常办事程序,将找一把手打招呼视作办事“不二法门”。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在一些地方,中间人向党政一把手引荐企业老板甚至成为灰色产业。

有基层纪委干部向半月谈记者透露,一些不法商人目标性很强,只有党政一把手才能帮他们开绿灯、打招呼、拿项目,所以他们不仅投其所好,而且百般逢迎,一旦围猎成功,上套的一把手就再也摆脱不了,越陷越深。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解决问题全靠一把手? 基层“一把手依赖症”抬头

缺精力、缺魄力、缺能力,

“一把手依赖症”几多无奈

基层干部坦承,一些“老大难”问题要一把手重视才能解决,也有诸多无奈:

一是缺精力,基层承接上级安排的大量事务性工作,没有时间精力真正解决积压的问题。

二是缺魄力,由于权责不对等、问责压力大,基层干部在一些急难险重问题上不敢拍板。

三是缺能力,解决“老大难”问题需资金、资源,往往只有一把手才协调得了。

中部某县委书记表示,领导班子的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要警惕“一把手依赖症”抬头。班子运行必须靠制度规范,主要领导要处理好分权与授权、抓重点与重点抓的关系,灵活掌握“推功”“揽过”的艺术,增强制度执行力,调动和维护好各方积极性。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倪洪涛认为,基层权责不对等,是“一把手依赖症”的病灶。病症较为严重的地方,上下之间、部门之间、部门内部,多少都存在权责不清、边界不明等问题,必须持续深化机构改革,优化权责配置,加强制度建设,激发基层整体活力和创造力。(记者 梁晓飞 刘良恒 白田田)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