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六进六出!他们是来自宁波的援鄂“英雄车队”

中国交通报 2020-03-11 21:32:01
A+ A-

  3月5日,随着最后一批前往湖北的货车安全抵达,宁波天易物流有限公司(简称天易物流)完成了宁波支援湖北紧急物资的运输任务。

武汉、襄阳、十堰、潜江、恩施……从1月28日开始,宁波支援湖北紧急运输防疫物资的货车司机们奔驰在从宁波北仑到湖北的不同线路上,翻倍的里程数成了他们的抗疫勋章,也留下了这支宁波援鄂“英雄车队”的故事。

六进六出湖北 行程2万公里

六进六出!他们是来自宁波的援鄂“英雄车队”

30多天里,蔡校和他的同事们数次往返于宁波和湖北之间,送去一车又一车防疫物资。

1月28日,宁波物流协会发出信息,湖北省潜江市防疫物资紧缺,急需货车前往安徽紧急运输一批消毒药水到潜江。得知消息,天易物流总经理郑时杰在工作群里发布了召集令。

“我也许胆子还算大一点,身体还行,心态不错,反正我不怕。”看到群里的通知,八零后货车司机蔡校的一腔热血被点燃了,“只想赶快出发,恨不得飞奔到武汉!”

蔡校作为首批增援队员,只身一人驾驶集卡奔赴安徽滁州来安,装运18吨消毒药水,运往武汉江夏国药集团。接下来近20天,蔡校和他的同事们,经由不同线路,数次往返于北仑和湖北之间,足迹遍布武汉、襄阳、十堰、潜江、恩施。蔡校更是六次进出湖北,行程2万公里,将防疫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往目的地。

知道此行不易,但蔡校没有料到如此艰难。为精简入鄂人员,每辆货车只配备一名驾驶员,这意味着路上发生任何情况,驾驶员要首当其冲。在离安徽滁州服务区不到3公里处,蔡校驾驶的货车气管坏了。正是着急的时候,没有气压车子发动不了,蔡校只能这儿试试那儿看看,最后按“土办法”用车上的笔筒替代气管才终于启动。

“肩膀酸,腰也疼,要是以往拉货我会在服务区睡一觉,可是现在着急啊!”担心修车时间耽误运输,蔡校在服务区休息了3个小时,感到身体缓了过来,又急匆匆地上路了,“累到什么程度呢?下了车腿忍不住抽筋,腰都直不起来,嚼方便面是逼着自己硬把精神提起来。”

风餐露宿对货车司机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而在去往湖北的路上,能吃到一碗热腾腾的泡面都是奢侈。一个月下来,蔡校吃了60多桶方便面,有时候服务区接不到热水,他只好干啃面饼。疫情下生活垃圾不能随意丢弃,蔡校的车里堆满了泡面盒、矿泉水瓶子。“衣服没换,头发没梳,整个人比垃圾堆都脏。”他自嘲。

戴上防护镜、N95口罩,蔡校这才真正意识到,他已经进入武汉,随时都有被病毒侵入的危险。而驶入城市主干道,自诩“胆子大”的他却一阵心悸——没有人,没有车,甚至没有声响,这座往日喧闹的城市寂静沉默得让人心慌。

“来接消毒水的有一辆农用车,我突然意识到,所有能用的车辆都调动出来了。”是心痛、感动,或是崇敬,蔡校自己也弄不明白,只觉得这一刻全身的力量似乎涌了出来。离开武汉的时候,他从后视镜中看到两名交警在敬礼致意,直到车子驶过,手一直没有放下。

“逆行”伙伴不孤单

六进六出!他们是来自宁波的援鄂“英雄车队”

驾驶员全副武装,深入武汉前线。

在这个团队里,像蔡校一样“逆行”的驾驶员并不少见。

“老板,这趟去湖北你收不收运费?你不收我就去。”公司发出紧急集结令时,39岁的何怀路问老郑。第二天一大早,何怀路就出发,单驾起程去湖北。

驾驶员谭松柏还在实习期,听说有援鄂任务,一个劲儿地询问,“实习期的要不要?我能去不?”来自贵州的宋荣华不善言语,每次接到任务只会回答一个“好”,但老宋做事实在,每次往湖北送货都是通宵赶路,到目的地还帮忙卸货、清点物资。47岁的何鹏2月7日接到任务从上海浦东机场拉抗疫物资到宁波,人手紧缺没有装卸工,何鹏一人装运一整车60立方米的集装箱货物,累得差一点趴下。

这些驾驶员的援鄂旅程背后,驻守在北仑霞浦物流园区的郑时杰在时时担忧。驾驶员们上了一线,就像是把沉甸甸的健康安全交付给了他,老郑决心做驾驶员之间的主心骨。出发前,老郑为他们采买一路上所需物资,在途中,老郑24小时在线解决驾驶员遇到的各种问题。

下不了高速怎么办?进不了城怎么办?车辆出了问题到哪里维修?老郑全天手机不离手,反复查看行车轨迹,高速封路情况,随时回应前线问题。衣服一定要多穿,车里空调开起来,千万别感冒……每天反反复复地提醒驾驶员们注意防护,老郑笑称自己成了“祥林嫂”。郑时杰说,有时晚上他会突然惊醒,打开手机,看到有在服务区休息的驾驶员,他会和他们视频聊天,“一个人跑长途,深更半夜的,又冷又饿,我陪着说说话。”

跟驾驶员们聊天,一个细节打动了老郑——以前大家看到交警,心里都有些怕,这次到很多地方都会感受到交警对他们发自内心的尊重,“货车司机都很能吃苦,天天吃方便面,睡在车里,没日没夜地跑车,他们都能接受。反而是这种点滴的小事让他们很容易满足与感动。”

国家给了好政策

我们要加紧投入生产

六进六出!他们是来自宁波的援鄂“英雄车队”

人手紧缺,驾驶员承担了装卸工人的责任。

3月伊始,沉寂了一个多月的宁波舟山港重新复苏,满载着进出口物资的车辆来来往往,应急援鄂团队的驾驶员们却还没有恢复日常工作。从湖北发车回来的还需要隔离观察,一来一去,每天的成本动辄数万元,这些困难没有让老郑退缩。

“这些问题出发前都已经考虑到了,要是介意这些,当初就不会接手。”老郑语气坚定。

援鄂运输最初并不顺利。宁波有2万多集卡驾驶员,春节期间只剩下700多人,加上疫情影响,临时把报名的驾驶员召集到宁波难度很大。近一点的,他包小车去接,远一点的,老郑赶着订机票,这才集结了一支运输团队。

“一辆集装箱货车五六十个立方米,最初几辆车只装十几立方米就赶去武汉了。”宁波物流协会相关负责人梁三博说,跑了几趟后,物资渠道和物流渠道才慢慢拓展开来,形成一条条珍贵的援鄂物流线,“我们微信群里有运输管理人员、有交警,哪条高速公路封了,哪个地区进入需要通行材料,大家都事先互相通知,尽力让去湖北的路顺畅。”

59桶双氧水到大冶,18吨过氧化氢去十堰,30吨消毒水到恩施……30多天里,成批的消毒水、口罩从安徽、浙江各地源源不断地运送到湖北,但是“蔡校”们的故事还没结束。“我们正在组织复工中,国家给了这么好的政策,高速公路免费通行,我们要加紧投入的生产中去。”老郑说,“等到疫情结束后,我们再去湖北好好聚一聚。”(本文由 杜晨歌 整理 本文图片由 郑时杰 提供)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