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长垣之援:一座豫北小城一刻不曾放松

新华网 2020-02-18 12:20:01
A+ A-

新华社郑州2月18日电  题:长垣之援:一座豫北小城一刻不曾放松

新华社记者双瑞、刘高阳

随着企业陆续复工复产,口罩愈发紧缺。河南长垣,拥有医疗器械企业79家,平时占据全国市场销量50%以上。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别处纷纷按下“暂停键”,这里却一刻不曾放松,数百万件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从这里源源不断驰援湖北等重点地区。

  “多生产一件就能救一分急”

从腊月二十六到现在,50岁的田书增已经瘦了14斤。

身为河南省健琪医疗器械集团董事长,突如其来的忙乱导致他每天睡眠不足5小时。

这个春节,健琪集团几乎没停工。腊月二十五宣布放假,当晚,咨询口罩的客户陡增,几百箱库存瞬间被抢空。田书增注意到疫情变化,紧急动员,次日下午就恢复生产了。

“很多人吃住在厂里,多生产一件就能救一分急。”他说。2月初,长垣44家防护物资企业全部复工。目前,口罩日产能180余万只、防护服1.5万套,由工信部统一管理调拨。

在优先保障一线需求的背后,企业承受了鲜为人知的压力。

“我快被骂死了!‘几个破口罩都不舍得给,牛哄哄的!’”田书增直言,建厂10年,这样的委屈前所未有。“一个口罩才多少钱,我就是想把有限资源用到急需的地方。”

听多了犀利的骂声,软言相求更令他心里难受。一个相识20多年的老客户,从东北开车十几个小时过来,说“知道你为难,哪怕弄十来件口罩都行”。

“要在平时,我一定迎到大门外,现在实在无能为力!”他在手机上写致歉信,眼泪直掉。隔窗遥望等在门口的客户,发现对方也蹲下哭了。提及这一幕,田书增声音哽咽:“别说做生意了,以后咋见面啊?”

由于原材料等成本增加,出厂价不涨,包括健琪集团在内,不少防护物资企业都在赔钱运转。面对下属饱含担忧和疑问的目光,田书增斩钉截铁撂了话:“现在不是考虑赔不赔钱的时候,要赶紧多生产,等着救命嘞!”

  幼师转岗一线女工的日常

早晨7点起床,晚上加班到10点,回到宿舍倒头就睡,一句话也不想说。这样的劳动强度,对于临时从幼儿园教师转岗为一线女工的韩军艳而言,已经很多年没有体验过了。

需求激增之下,长垣各重点医用物资企业千方百计提高产能,车间熟练工缺口很大。为确保疫情防控物资足量供应,当地出台用工激励办法,在乡镇和周边县市紧急招募临时工。

“家人不愿意我这时候出门。我老公故意出难题,说除非答应去他朋友开的幼儿园上班。”27岁的韩军艳是长垣市芦岗乡人,就职于公立幼儿园,曾从事过医疗器械生产行业。由于延迟开学,她决定响应政府号召。

“我在家也是闲着,如果大家都不去干活,国家怎么办?”虽然理解丈夫“刁难”中的关怀,也牵挂1岁的小女儿,韩军艳还是拿定了主意。

入职亿信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后,她的任务是包装防护服。两个人搭档,紧赶慢赶一天能叠六七百件。

截至2月16日,长垣市防控物资生产重点企业一线工人数量达3892人,较两周前增长10倍,成为产能提升的重要保障。

采访时,韩军艳几次偷偷看表。“得赶快回车间,我多叠几件防护服,就能让医护人员早点穿上。”她停顿一下,似乎是为了调节前一句的沉重感,“多叠几件工资也高啊,回家好交代。”

  “错乱”的指挥部时间表

“初一开始全员到岗,每天夜里两点多结束,忙得根本感觉不到饿。”长垣市副市长、疫情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陈伟说,附近的人防钟下午6点报时,大家开玩笑称,“钟声一响,工作过半”。

与别处不同,这座城市承担着疫情防控和保障防疫物资生产的双重任务。尤其在前期,原材料供应、用工问题等诸多环节都需政府协调保障。陈伟表示,“这时候更应该凸显服务型政府的功能,当好勤务兵。”

在市委市政府组织下,长垣防护物资原材料实行统一采购,企业间开展产业链合作、物料共享和人力资源互助。针对抗疫前线需求,新采购生产设备1000余台,转换生产线37条,最大限度释放了产能。

在“抓生产、保供应、抗疫情”的召唤下,每名干部都成了加速度运转的齿轮。

1月25日至2月16日,河南累计发往湖北各类医用口罩658万多只、防护服15万多套。

数字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普通人,在忙碌的车间或深夜的指挥部,以各自方式诠释着中原大地的担当。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