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美国搞“亚洲版北约” 会如愿吗?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1-10-18 06:36:47
A+ A-

美国搞“亚洲版北约” 会如愿吗?

美日印澳在印度洋进行海上联合演习。资料图片

美国近期在亚太地区搞“小圈子”动作不断。继美国召集日本、印度、澳大利亚领导人在华盛顿举行会晤后,10月12日至15日,美日印澳四国海军又在孟加拉湾举行“马拉巴尔2021”第二阶段海上联合演习。美国此前还宣布与英国、澳大利亚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围绕核潜艇及相关技术开展合作。

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近日接受俄媒采访时表示,美日印澳“四国机制”,本质是“亚洲版北约的雏形”,后续美国还将尝试拉拢更多国家加入其中。

美国在亚太地区加紧推进多项合作机制,打的是什么算盘?“亚洲版北约”会如美国所愿吗?

煽动对立——

意欲营造“反华声势”

据《华盛顿邮报》网站报道,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领导人近日举行“四国机制”首次领导人线下会晤。美国在会议期间重提“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并表示四国将在新冠疫苗、气候变化、基础设施、新兴技术等领域进行合作。报道称,尽管四国领导人没有提到中国,但“中国是该组织大多数议程的潜台词”。

美日印澳“四国机制”俨然是近期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要“抓手”。今年3月,美国就曾主持“四国机制”领导人线上会晤;去年11月至今,美日印澳四国海军还曾三度举行“马拉巴尔”海上联合军演。

美国《政治报》网站报道称,就在美日印澳领导人线下会晤前一天,美国众议院“轻松通过”一项7680亿美元的国防政策法案,其中7400亿美元用于五角大楼基础预算,该数额比此前美国政府要求的高出250亿美元,另外280亿美元用于美国能源部的核武器计划。另据美国《星条旗报》网站报道,美国9月初在夏威夷进行了“爱国者—2”防空反导系统实弹演练,随后相继在日本、澳大利亚进行了类似演练,目的是在西太平洋组织一张反导网络,“向中国传递针对性信号”。

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主任王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在亚太地区频繁拉帮结派,首要目的是在军事战略领域与中国展开全面竞争。在美国看来,中国军事实力的快速增长构成对美国霸权的巨大威胁,美国与亚太地区盟友的双边关系已不足以制衡中国。因此,美国选择在军事领域继续拉拢盟友,组建“四国机制”等多边机制,在军事战略上形成对中国的围堵态势。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与美英澳新组建的军事联盟不同,美国宣称美日印澳“四国机制”为非军事领域的合作对话。在四国领导人会晤前,美国就已启动了对四国半导体产能、供应链等领域的分析工作。此外,四国还将在通信网络、卫星数据、海洋活动探测等领域开展密切合作。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周方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在亚太地区加快推进多种军事及非军事的合作机制,目的除了威慑中国,还意图在国际上营造“反华声势”和“反华氛围”,吸引更多国家追随美国的脚步。美国在已推动“印太战略”多年的情况下,仍要在此基础上提升“四国机制”对话的层级,在与英国、澳大利亚已经有几十年稳定同盟关系的背景下,还要推动建立美英澳三边军事同盟,这从侧面说明,美国此前针对中国的举措收效有限,需要不断“出新招”,显示美国一直在采取行动,以防止同盟体系人心松散,确保其亚太地区政策向前推进。

捆绑盟友——

威胁地区和平稳定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在亚太地区通过强化与盟友的双边关系、借助美英澳三边同盟、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机制,并试图强化五眼联盟,构建针对中国的“统一战线”,竭力遏制中国的发展。“美国的‘小圈子’做派,背离了历史发展潮流,具有浓厚的新冷战色彩,是零和思维的典型表现。”

上月,美英澳围绕核潜艇签署防务协议后,东南亚国家就普遍表达了批评与担忧。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报道,马来西亚总理伊斯迈尔警告说,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协议可能导致该地区的核军备竞赛,加剧地区大国对立。另据马来西亚《星报》网站报道,印尼外交部发布声明强调,澳大利亚应履行核不扩散义务,根据《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继续致力于地区和平、稳定与安全。报道引用专家分析称,核潜艇的存在使澳大利亚自身、其邻国及整个亚太地区面临核事故风险。

“美国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公然冲击了全球核不扩散机制,给地区和平带来不稳定因素。”袁征说,“美国挑起地区国家间对立的做法,干扰了各国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正常友好往来,不仅无益于地区热点问题的解决,更不利于各国协作应对全球性风险挑战。”

日本《朝日新闻》称,本届美国政府从阿富汗撤军引发巨大混乱,又由于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导致与法国不睦,盟友对美国的信任正在下降。当前,美国有意借助“四国机制”,挽回国际形象。

“在美国的同盟体系中,最核心的仍是由西方盟友组成的盎格鲁—撒克逊圈子。”王栋表示,“美英澳联盟就具有鲜明的‘白人’特征,本质上体现了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观念。”

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今年3月举行线上会晤时承诺,将向东南亚等地区提供10亿剂新冠疫苗。然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美国在印太战略框架下上演的一切戏码,不为积极推动任何进程,只为遏制不听从倡议的国家。

“美国并非真心通过‘四国机制’推进疫苗、基建及其他项目,而是希望借该机制抵消中国在多个领域的影响力。”周方银表示,“美国对待盟国的态度非常功利,其决策的核心标准是‘美国优先’。当前,亚太地区并不存在现实且紧迫的传统安全挑战,经济发展是各国的普遍关切。然而,美国不充分考虑盟友利益、不尊重盟友意愿,出于一己私利,把盟友捆绑上反华战车,强行将各国注意力扭转至安全问题,恶化了地区安全氛围。”

大开倒车——

“亚洲北约”难成现实

“美日印澳‘四国机制’的存在就是为了搞遏制,削弱中国影响力已经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强化反华联盟成为本届美国政府的新选择。”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刊文称。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发表文章指出,划分太平洋“势力范围”的观念早已过时,在各国政治、经济、科技往来加深的当下,没有也不应该有一条“硬边界”,把太平洋划分为两个阵营。西方大国所谓“太平洋地区只能依靠传统安全伙伴,因此太平洋地区国家可以充当战略防御的坚固堡垒”的言论,本质上要求域内国家让渡更多主权给西方大国,对域内国家的吸引力不强,对太平洋地区走向安全与繁荣毫无助益。

周方银认为,美国离实现“亚洲版北约”还有很长距离。“北约吸纳了欧洲大多数国家,而美国在亚太地区组建的美日印澳合作框架目前仍以四方对话为主。同时,在北约内部,欧洲各国间的多边同盟关系显著,而‘四国机制’则由以美国为主导的双边关系组成。抛开美国的因素,其他盟国彼此间的联系不足以建立紧密的同盟。此外,北约已建成高度机制化的完善体系,配备北大西洋理事会、军事委员会等多个职能机构,这些机构开展的工作具有相当的实质性,而美国在亚太地区成立这样机制化建制的可能性不大。”

日本《朝日新闻》分析称,美国如果迫使亚太地区国家在中美之间纳“投名状”,不仅可能导致印度的疏离,还无法达成拉拢东盟的目标。

“印度至今仍有不结盟的外交传统,强行搞‘北约’性质的军事同盟,不符合印度相对独立的外交政策。”袁征说,“当前,在美国的拉拢下,印度虽加入‘四国机制’,但美印之间围绕经济、武器交易等问题存在的矛盾,随时可能影响美国建立联盟。”

袁征指出,中国与周边地区国家经贸合作日益密切,意味着美国在这一地区搞所谓“亚洲版北约”会面临较大阻力。当前,亚太地区不仅拥有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2020年11月15日正式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还涵盖了东盟十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共15个国家,区域内交流更趋紧密。各国制定外交政策时必然会寻求平衡,不会轻易选边站队。

王栋指出,美国在安全上另起炉灶并将矛头对准中国的做法,对地区和平与稳定带来负面影响,加剧了地区地缘紧张和对立,同时弱化了东盟中心地位,对亚太地区国家的既有合作框架构成挑战。

“东盟是当前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如果美国真的搞‘亚洲版北约’,一定会激起域内国家的反对声浪。只要区域内国家坚持和平发展的主线,那么美国挑起地缘对抗的图谋注定是徒劳的。”王栋说。(本报记者林子涵)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1年10月18日第06版)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