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日本首相竞选倒计时,友华与反华力量将重新洗牌

新京报 2021-09-16 21:57:06
A+ A-

9月17日,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管理委员会将公布选举日程和参选人名单,这意味着总裁选举正式启动。

实际上,其竞选格局已然形成。

据《日本经济新闻》9月15日报道,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当天正式宣布放弃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

截至目前,自民党前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以及现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均已先后正式表态将参选自民党总裁,而随着此前热门候选人石破茂宣布不参选,这意味着自民党内围绕总裁的竞争格局正式形成,预计新任总裁最终将在这三人之间产生。

友华与反华力量将重新洗牌

自民党总裁选举往往等同于首相选举。

采取议会内阁制的日本,虽通过国民直接投票的方式选举国会议员,但作为国家最高行政长官的内阁总理大臣(首相)则是通过间接选举方式产生。

时下,由于自民党占据参众两院多数席位,基于日本政治规则,新任自民党总裁即为新任日本首相。

自去年9月至今,由于菅义伟政府在涉台、涉疆等中国内部事务上的一系列消极错误做法,致使中日关系出现一定程度的倒退。

如今,伴随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开启,日本将迎来新首相,有人认为新一届日本政府将调整对华政策,中日关系有望出现转机。

然而,在当前中美关系博弈继续,日本紧随美国战略部署的大背景下,不论日本政权如何更迭,预计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不会出现太大的调整,而是依旧将紧密跟随美国。

实际上,这也是为何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即将离任之际,仍赴美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

不过,经历此次自民党总裁选举后,自民党内友华力量与反华力量将重新洗牌。

在此次自民党总裁选举后,作为日本政界最知名的友华派政治家,干事长二阶俊博将完全下台。

这对中日关系的健康发展而言,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损失,也使得中日两国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沟通交往渠道,毕竟二阶俊博曾以自民党干事长身份为中日关系做出了巨大贡献。

其次,作为干事长的二阶俊博下台,将导致自民党内反华力量更加嚣张。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自民党内频频出现各种消极对华提案,而很多提案之所以未能成为日本政府正式的对华决策,则在于二阶以干事长的身份进行了阻挡。二阶下台后,预计自民党内反华嚣张气焰将更进一步上扬。

“弱势首相”将登上日本政坛

不论是河野太郎、岸田文雄,还是高市早苗当选首相,由于他们在自民党内缺乏强大且牢固的派阀支撑,所以也意味着他们将是“弱势首相”,很有可能被自民党反对力量所牵制。

从这个角度而言,即使河野、岸田甚至高市政权今后有意改善对华关系,也很有可能被自民党内反华势力掣肘。

日本首相竞选倒计时,友华与反华力量将重新洗牌

2019年9月11日,高市早苗(右一)作为阁僚与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前排中)合影。图/新华社

9月底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束后,日本将在10月迎来被称为“政权选举”的众议院选举。

结合日本社会民意、自民党内,特别是基层党员的意愿来看,河野太郎最终当选新任总裁的可能性最大,而根据河野发表的涉华言论,预计今后河野政权仍将延续当前的对华政策,并且有可能进一步强硬。

河野太郎出生于1963年,是日本前内阁官房长官、著名“河野谈话”发表人河野洋平之子。河野太郎曾担任过外务大臣、防卫大臣等内阁要职,并参加过若干次自民党总裁选举,属于自民党中坚力量。

在担任防卫大臣期间,河野太郎经常下令紧急出动日本军机以阻止在日本附近出现的中国战机。《华尔街日报》评价其为首批将中国称为“威胁”的日本政府高级官员之一。此外,在担任外相期间,河野太郎也经常渲染炒作“中国威胁论”。

河野太郎在今年9月出版的带有个人政见宣示的《推进日本向前》一书中提出,“在日美同盟基础上,应考虑构建一个对抗中国军事活动的组织。”

在9月10日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的记者会上,河野太郎竟然称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举动为“霸权主义”,并表示当选后,将强化日美同盟关系,与欧美国家合作应对中国。

尽管河野太郎的涉华政策表态不是太多,但基本可以勾勒出今后河野政权的对华政策走向,即所谓深化日美同盟,继续积极配合美国亚太战略部署,积极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

河野太郎提出建立一个“对抗中国军事活动的组织”,但由于日本并非世界政治大国,所以预计河野政权今后的发力点仍将是积极参与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

从这个角度而言,河野太郎如果当政,中日关系很可能还是持续低迷态势,积极改善的可能性较为有限。

日本政府大概率将继续维持当前对华政策

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历史问题上,预计河野太郎也不会做出太多出格的消极举动。

一方面,河野的父亲河野洋平发表了著名的“河野谈话”,承认慰安妇问题的存在,并以日本政府名义表示由衷道歉。作为洋平之子,河野太郎应不会不顾及其父亲在历史问题的立场与态度。

另一方面,河野太郎至今为止对靖国神社较为冷淡。在2009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辩论中,作为参选人的河野太郎赞成建立一个国立追悼设施取代靖国神社。

此外,河野太郎一直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在任大臣期间,也没有参拜过靖国神社。

因此,预计河野太郎担任首相后,至少在慰安妇等历史问题上,不会像明确表态“担任首相仍参拜靖国神社”的高市早苗那样,做出消极举动,发表否定客观历史的荒谬言论。

除了河野太郎外,有过自民党高层和内阁大臣任职经历的岸田文雄同样有一定的胜选概率。

岸田文雄1957年出生于广岛,曾担任外务大臣、自民党政调会长等职务,是日本自民党内著名鸽派“岸田派”的领袖,该派是曾诞生过池田勇人的日本首相。

岸田文雄在担任安倍内阁外相期间,曾积极推进中日关系改善,其很多对华政策主张也有别于自民党内“鹰派”。

安倍晋三与高市早苗。图/新华社

安倍晋三与高市早苗。图/新华社

然而,在本次自民党总裁选举期间,岸田文雄一反常态,提出了一些对华强硬主张。比如,岸田文雄在9月13日的记者会上公布外交与安保政策,将矛头对准中国。

与河野太郎类似,岸田文雄的对华政策也颇为强硬,但与河野不同的是,岸田提出要专门设立“人权问题”首相辅佐官,这在日本政界是完全没有先例的。

因此,如果岸田当政,也很可能在涉疆、涉藏等中国内部问题上,配合美国,就中国人权问题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岸田并未明确表明今后是否会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但结合他出身自民党内“鸽派”,且以往并无以内阁大臣身份参拜靖国神社的经历,预计今后参拜的可能性较低,除非为了夯实自身政权地位,刻意讨好自民党内保守力量——比如,2012年底安倍晋三就任首相后,曾于2013年参拜靖国神社,其目的主要就是夯实党内支持根基。

不论是河野太郎,还是岸田文雄最终当选自民党总裁,乃至成为日本首相,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预计日本政府大概率仍将会继续贯彻当前的对华政策。

当然,伴随日本国内新冠疫苗接种率提高,日本政府也将会把施政重心转移至重启经济,而非完全盲目地跟着美国遏制中国。

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经贸合作有可能会成为今后中日关系改善的一个重要抓手。

文|陈洋(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