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加强针不该对这些人群使用

新京报 2021-09-08 21:34:16
A+ A-

原标题:专访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疫苗加强针不该对这些人群使用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加强针不该对这些人群使用

世界卫生组织标志。图/unsplash

受新冠病毒变异株德尔塔(Delta)等的影响,全球每日新增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自6月以来进入新一轮的高速增长期,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从30万左右迅速增长至60万左右,甚至有时超过70万。这有可能成为自疫情暴发以来的第三个高峰(第二个高峰形成于今年4月,最高每日新增病例数超过了80万)。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Soumya Swaminathan)博士告诉新京智库,上周(8月29日-9月4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在两个多月内首次下降。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斯瓦米纳坦也提醒,全球还有不少国家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仍在急剧增加,并且全球的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还处在一个非常高的水平。

而一种新冠病毒的新变异株正在流行。这种被称为“Mu”变异株传播性甚至比Delta变异株更强,并有可能抵制疫苗。自今年1月在哥伦比亚发现以来,截至9月初,“Mu”变异株已扩散到欧美近40个国家。在美国,“Mu”已经在49个州被发现。

那我们该如何共同应对受变异病毒株影响的新疫情?在一些国家疫苗接种率不断提高,而非洲等不发达国家接种率低于2%的现实之下,全球如何构建一个“联盟”?新京智库为此书面采访了斯瓦米纳坦。

全球疫情形势仍严峻

新京智库:近期,由于受到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株的影响,全球新增确诊病例进入新一轮快速增长期,并可能出现第三轮高峰。在经历了前两轮增长高峰、应对新冠病毒一年多之后,为什么还会出现第三轮高增长趋势呢?中国有句俗话叫“事不过三”,这意味着什么?

苏米娅·斯瓦米纳坦:上周,全球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在两个多月内首次下降。这是一个好消息,但在世界各地,许多国家的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仍在急剧增加。虽然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是稳定的,但它稳定在一个非常高的水平上:每天有65万例新增确诊病例,每周有超过450万例新增确诊病例和6.8万死亡病例。

在全球范围内,至少有170个国家报告了德尔塔变异株;在报告基因组序列的国家,德尔塔变异株正在成为或已经成为主导变异株。众所周知,德尔塔变异株具有高度的传播性:感染德尔塔变异株的人预计可以感染的人数几乎是感染原始毒株的两倍。从一些国家收集的数据显示,如果人们感染了德尔塔变异株,那么将比感染其他变异株更有可能被送进医院。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感染德尔塔变异株导致死亡率变高。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加强针不该对这些人群使用

2020年10月,疫情下的美国华盛顿街头。图/unsplash

我们在各国看到的新增确诊病例主要出现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他们多数人最终只能住院。由于德尔塔变异株的传播性更强,所以我们确实也会看到,在已经接种完疫苗的人群中同样出现了突破性感染。不过,疫苗对新冠肺炎导致的重症、住院和死亡确实起到了阻止作用,即便是德尔塔变异株也不例外。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肺炎病毒的所有变异株都是危险的,而我们保护自己和亲人的手段及措施对所有病毒变异株仍然有效。因此,世卫组织继续建议采取全面的、以风险为基础的方法,和行之有效的公共卫生和社会措施,并合理地与疫苗接种相结合。

疫苗在预防重症和死亡方面仍然有效

新京智库:全世界新冠疫苗接种状况的特点是什么?主要困难是什么?

苏米娅·斯瓦米纳坦:全球未能公平地分享疫苗正在助长疫情:我们的目标是在9月前为每个国家至少10%的人口接种疫苗,在年底前为至少40%的人口接种疫苗,在明年年中前为全球70%的人口接种。这些都是我们必须共同达到的关键里程碑,并结束疫情。

不过,我们仍然看到在获得疫苗方面存在令人震惊的不平等现象。目前,全球已经接种了50多亿剂疫苗,但其中近75%的疫苗只在10个国家接种。在低收入国家,其中大部分在非洲,只有不到2%的成年人完全接种了疫苗,而在高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几乎为50%。高收入国家的居民人均接种量是低收入国家的53倍。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加强针不该对这些人群使用

2021年8月26日,12至17岁的青少年进入疫苗接种点进行接种疫苗。新京报记者陶冉摄

世卫组织总干事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集团(WB)和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负责人在8月27日发表了以下声明:

首先,我们呼吁那些签订了大量疫苗合同的国家与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和非洲疫苗采购信托基金(AVAT)交换近期的交付时间表。

第二,我们呼吁疫苗制造商立即优先考虑并履行与COVAX和AVAT的合同,并定期提供明确的供应预测。

第三,我们敦促七国集团(G7)和所有剂量分担国紧急履行其承诺,因为到目前为止,在承诺的近9亿剂疫苗中,只有10%被运出。

第四,我们呼吁所有国家取消对新冠疫苗及其生产投入的出口限制和任何其他贸易壁垒。

快速开发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是应对这一疫情中为数不多的真正的成功案例之一,在向全世界推广这些疫苗时出现的不公平现象必须得到紧急解决。

新京智库:有研究认为,新冠疫苗的保护作用约为6个月。因此,注射第三剂疫苗(加强注射)已成为一些国家的选择。这对全球流行病的预防有什么影响?

苏米娅·斯瓦米纳坦: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新冠疫苗对预防重症和死亡的功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明显减弱。不过,确实有新的证据表明,由于德尔塔变异株的存在,对轻症和感染的保护效力有所下降,但疫苗在预防重症和死亡方面仍然有效。

一些国家现在正在向完全接种的人推出加强针,而全世界有数十亿人甚至还没有接种第一针疫苗。

对于最危险的人群来说,第三针可能是必要的,因为有证据表明,这些人群对重症和死亡的免疫力正在减弱。例如,如果免疫力低下的人对最初的疫苗没有足够的反应,或者他们不再产生抗体,就应该接受第三针。但就目前而言,不应该对健康的、完全接种过疫苗的人广泛使用加强针。

世卫组织呼吁至少在9月底之前暂停为健康、完全接种过疫苗的人提供加强针,这样能确保每个国家至少有10%的人口能够接种疫苗。在世界各地,有数十亿人仍然在等待接种疫苗,包括那些已经感染,处于重症或死亡的高风险人群,卫生和其他一线工作人员、老年人和有潜在疾病的人。

虽然世界各地在疫苗推广方面仍然存在巨大的不平等,而且全球疫苗供应仍然有限,但重点是为所有国家的优先人群注射第一针和第二针(见声明)。

世卫组织正在仔细监测有关需要加强剂量的证据,这些证据正在不同的新冠疫苗产品中迅速发展。我们仍在进一步了解不同疫苗产品对不同人群的有效保护的时长和强度,并将根据最新证据视需要更新建议。

寻求更有效治疗方法是关键

新京智库:除了使用更多的mRNA疫苗和灭活疫苗外,印度在8月20日批准了一种DNA疫苗(而新冠病毒属于RNA病毒)。一些国家还采取了多种技术路线联合推广的策略。这将对防疫产生什么影响?

苏米娅·斯瓦米纳坦:目前,有290多种候选疫苗正处于不同的开发阶段,其中112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例如正在进行人体试验。该管道包括各种疫苗平台和技术,包括传统的灭活疫苗,以及首次使用的新技术,如mRNA和DNA疫苗。

每周更新两次的《新冠疫苗跟踪和情况介绍》(COVID-19 vaccine tracker and landscape)包含通过公共信息(如临床试验登记处)收集的候选疫苗信息,以及疫苗开发商直接向世卫组织提供的信息。 

世界需要多种疫苗,这些由多个制造商生产的疫苗在不同人群中发挥作用,并在各种环境下进行优化,满足全球各地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开发更多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必须继续进行。

新京智库:8月20日,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批准推广和使用由再生元制药公司和罗氏公司共同开发的抗体鸡尾酒疗法(Ronapreve)。在长期流行的情况下,药物治疗是否是唯一的选择/防线?成功开发出有效药物的机会有多大?

苏米娅·斯瓦米纳坦:截至9月1日,全世界有超过2.17亿人被诊断出感染新冠肺炎,到目前为止,该流行病已经夺去了450多万人的生命(见世卫组织新冠肺炎数据图)。疫苗接种开始对一些国家的新增确诊病例和住院人数产生重大影响,但全球在获得疫苗方面的不平等意味着许多人仍然很脆弱。为新冠肺炎患者寻找更有效和更容易获得的治疗方法仍是一个关键的需求。

针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法的证据库正在迅速增加,并且已经出现了一些被证实有好处的治疗方法。许多药物的随机试验正在进行中,以进一步指导实践。超过3800项调查新冠肺炎干预措施的试验已经注册或正在进行。它们在大型国家平台或国际平台进行试验,正在调查和报告许多干预措施,如抗病毒单克隆抗体和免疫调节剂(见《治疗和新冠肺炎:生活指南》(Therapeutics and COVID-19: living guideline))。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加强针不该对这些人群使用

资料图。图/unsplash

去年,为了显示哪些治疗方法最有效,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在许多国家建立了一项大型国际研究,以产生我们需要的有力数据。这项研究被称为SOLIDARITY试验。它对新冠肺炎的四种治疗方法进行了测试,涉及30个国家500家医院的近13000名患者。试验显示,这四种药物对住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几乎没有影响。

8月,世卫组织宣布了这项试验的下一阶段,即“团结+”(Solidarity PLUS),它将招募住院患者,在住院的新冠肺炎患者中测试三种新药:青蒿素(artesunate),一种治疗严重疟疾的药物;伊马替尼(imatinib),一种治疗某些癌症的药物;以及英夫利西单抗(infliximab),一种治疗免疫系统疾病,如克罗恩病。这些药物是由一个独立的专家小组选择的。该小组评估了所有潜在治疗方法的所有现有证据。该试验涉及52个国家的600多家医院的数千名研究人员。

“我们学到了准备工作的重要性”

新京智库: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疫苗接种率仍然很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还有其他办法吗?

苏米娅·斯瓦米纳坦:我们必须不遗余力地增加低收入国家的疫苗供应:这可以通过消除扩大生产规模的所有障碍来实现,包括放弃知识产权、释放供应链和技术转让。作为这些努力的一部分,6月,世卫组织和COVAX合作伙伴宣布,将在南非建立第一个新冠肺炎mRNA疫苗技术转让中心。

在一些国家和人群中,推迟或拒绝接种现有疫苗也是造成疫苗接种率低的原因。对接种疫苗的犹豫不决是复杂的,也有特殊背景的,但它是可以减少的;通过了解人们对接种疫苗的想法、感受和行动是至关重要的,这可以为制定战略提供依据,使人们接受并接种疫苗。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加强针不该对这些人群使用

2021年4月27日,第二针接种疫苗通道。新京报记者王贵彬摄

仅靠安全有效的疫苗并不能解决这一流行病,同时还需要在快速诊断、早期临床护理和挽救生命治疗方法的支持下,由训练有素、能够在安全条件下工作的卫生工作者提供强有力的监测。此外,公共卫生和社会措施对于结束该流行病和加速全球恢复也是至关重要的。

新京智库:世卫组织认为,目前世界上针对新冠肺炎的预防措施主要有4种方式,即积极遏制、抑制、缓解和无实质性策略。目前,哪种方案的效果比较好,为什么?

苏米娅·斯瓦米纳坦:世卫组织没有得出结论说有四种预防措施。相反,我们说有四种当局可能必须处理的情况:无病例、输入/散发性病例、病例群、社区传播。一个国家的应对措施应取决于该国所处的情况,并随其发展而变化。

新京智库:同一变异病毒在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影响。例如,德尔塔变异株在欧洲、美国、东南亚和其他地区呈现不同的情况。欧洲的疫情情况比美国好,美国的疫情情况比东南亚好。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对全球抗击该流行病有什么影响?

苏米娅·斯瓦米纳坦:疫情的性质取决于很多东西,包括控制措施、卫生系统的能力、个人行为、流通的变异株等。很难将一个地区与另一个地区进行比较,因为有许多因素在同一时间发生变化。

然而,从这次新冠疫情中吸取的一些教训是普遍的:例如,我们学到了准备工作的重要性,对公共卫生能力的投资,以及与社区接触和沟通的重要性。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