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俄罗斯首次重磅解密:日本731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

观察者网 2021-08-26 07:31:17
A+ A-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731本是串普通的数字,但当它与侵华日军相联系后,便成了魔鬼的代名词。就在本月,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首度曝光的一系列历史铁证,再次砸向了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简称731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

近日,俄新社连续报道731部队罪行的新史料,包括对末任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及其他日军高官的审讯笔录,再现了日军731部队利用活人做细菌试验的恐怖细节——在受害者还活着的时候,切除其脏器观察受损情况......

据日军回忆,731部队试验室共导致约3000人死亡,有评估报告则指出,这一数字实际至少达到了1万人。但令人震惊的是,即便犯下了如此罪行,山田乙三起初依然顽辩活体试验并非犯罪,甚至认为这是“有必要的”。

面对俄罗斯砸下的这记重锤,中俄专家均认为,这是对日本极右翼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一记警告——这些材料将让人们牢记二战的残酷教训,铭记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无情和残忍。

“不服从日本利益,他们要被肉体销毁”

俄新社指出,二战时日本对细菌武器寄予厚望,同时进行细菌武器的开发、测试和改进。它被日本军国主义者视为一种能够在与敌军的战斗中“发挥几乎决定性作用”的手段。为此,许多来自中国、苏联等国家的军民成了日军手中的“试验品”。

俄罗斯首次重磅解密:日本731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

俄罗斯首次重磅解密:日本731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

俄新社在16日、20日的多篇文章中,报道了FSB最近解密文件的内容

俄方资料显示,在1930年至1945年间,有数千名苏联人遭到日本俘虏。除了在作战中被俘的苏军士兵,日军还侵入苏联境内抓捕了不少苏联公民,其中一些人被日本关押在哈尔滨附近的“保护院”集中营。这些被捕的苏联军民或被折磨致死、或在日本投降后被直接杀害,有些人则被当作“试验品”送往731部队进行细菌武器试验。

根据“保护院”集中营负责人饭岛良雄(Yoshio Iijima)在1948年至1949年间的供述,“保护院”集中营关押了150名苏联男性军民。为了从他们口中获取情报,或迫使这些人加入对苏作战,日军在审讯过程中,对这些苏联人实施了非人般的折磨。

饭岛良雄说,当他得知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正在研究致命细菌武器,需要“活人”进行试验时,他总共将40名关押的俘虏送去731部队作试验。在731部队的试验室内,日军刻意让他们感染上瘟疫、霍乱、炭疽、伤寒等病菌,以便观察细菌武器对活体的效果。

而这40名充当“试验品”的苏联俘虏,后来都在病菌的折磨中死去。

俄罗斯首次重磅解密:日本731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

俄罗斯联邦调查局(FSB)公布的解密文件

将集中营俘虏送去731部队做试验一事,也得到了饭岛良雄的副手山岸研二的证实。

这些被关押在集中营的苏联人不服从日本的利益,因此要被我们从肉体上销毁。”山岸研二承认,这些苏联人是自己亲自押送到731部队的,日本的确利用这些苏联俘虏进行了“新的化学制剂以及细菌武器效果”的试验。

1945年8月,日本关东军正式投降。根据饭岛的说法,当时集中营内还剩下4名苏联俘虏,依据上级指示,他们本应该将这4人送往731部队进行“肉体销毁”,但由于时间过于紧迫,这样做显然已经来不及。

“考虑到我们已经不可能做到这样,我决定开枪,我在8月16日那天枪杀了他们。”饭岛说,“我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名字,只记得其中一个是艺术家,另外三个分别是苏联牧师、农学家、水手,或许是飞行员。”

在审讯中,饭岛特别提到了他是如何杀害一位名叫丽莎的苏联女子的。当时这名苏联女人被临时安置到了集中营,但在此期间她患上了阑尾炎,这让饭岛决心除掉她。

“我决定杀死丽莎。”饭岛说,日军在丽莎所处的医院利用注射毒剂的方式杀死了她,“其他的重病患者也面临着同样的手段,这么做是为了避免他们干扰医院向后方转移。”

日军战犯:我不认为活体试验是反人类罪

解密文件显示,日本关东军第731和100特种部队进行的细菌武器的研发及其试验,包括令人发指的活人试验,其中包括人类感染鼠疫、炭疽、霍乱、伤寒、气性坏疽,以及从活人切下内脏研究感染如何在机体扩散等。而这些被日均用作试验者的“马路大”(日语音译,意为“圆木”,指试验者)大多死于可怕的痛苦。而那些康复的人则继续遭受反复试验,直到死亡。

从审讯记录来看,日军731部队每个月能够生产多达300公斤的鼠疫细菌武器,或多达1000公斤的霍乱细菌武器。除了苏联人,被日军用来做人体试验的还有中国人、朝鲜人及其他国家的人,这些人均因所谓的抵抗日军的活动被捕。可怕的是,大部分人是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被进行细菌武器试验的,最终备受折磨而死亡。

据731部队人员回忆,在731部队存在期间,试验室共有约3000人死亡,他们均遭受了残忍的试验。有评估报告指出,死亡人数至少达到了1万人。

然而在罄竹难书的罪行面前,日本关东军最后一任司令山田乙三却试图逃脱罪行,甚至无耻地否认了生物活体试验是一种犯罪的说法。

俄罗斯首次重磅解密:日本731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

日本末任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图自俄新社)

审讯记录显示,在1949年底的远东“伯力城审判”(哈巴罗夫斯克)中,山田乙三起初对人体实验一直保持沉默,他在应讯中称自己已多次表示过记忆力不好。不过在这之后的两年里,随着证据的不断积累,山田乙三的记忆力“出现了明显好转”。

山田乙三坦承,他担任总司令期间,知道在活人身上进行细菌武器的军事试验。关东军计划将这些武器投入在与苏联、中国、美国和英国的战斗中。

俄罗斯首次重磅解密:日本731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

俄方公布的山田乙三审讯记录(图自俄新社)

“我个人认为,确定生物武器有效性的活人试验不是反人类罪,因为国际法没有禁止此类行为。”山田乙三辩解说,针对中国人、朝鲜人、苏联人和其他国家民众活人试验是合理的,“没有试验,就不可能确定这样或那样类型细菌作用的有效性。”

在军事审判结束后,山田被关押了25年。而731分队负责人石井四郎则逃脱了惩罚。他在1945年投靠了美国,后来在日本和美国继续工作,1959年病逝于日本。

专家:这是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一记警告

在接受“今日俄罗斯”(RT)采访时,俄罗斯军事历史学家尤里·克努托夫(Yuri Knutov)表示,对日本军国主义历史文件的披露具有重大意义。

克努托夫认为,解密材料能够让人类铭记二战的残酷教训。“当然,日本人的暴行是众所周知的,731部队的反人类行动早就在审判中曝光了。然而,今天人们仍有必要记住日本军国主义者的这种无情和残忍,记住他们是如何大规模摧毁中国人口,并侮辱我们的公民。”克努托夫说。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巴殿君则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俄罗斯最新的举动是“对日本军国主义和极右势力的警告”,一旦日本军国主义控制了日本政治,对日本自身和其他国家人民而言,都是一场灾难。

在巴殿君看来,日本试图逃避责任或否认犯下战争罪,“似乎成功地塑造了战争受害者的形象”,但解密文件的发布将有助于世界了解“日本军国主义的黑暗历史”。

责任编辑:梁云娇 CN07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