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1-08-23 22:43:31
A+ A-

原标题:总台直击阿富汗:现场,现场,还是现场

“每平方英里都有一千个悲剧”,这是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塞尼在小说《群山回响》中描写喀布尔的一句话。往事并不如烟,阿富汗的苦难,今日仍在上演。

今夏,在阿富汗这片常年被战火炙烤的土地上,当多家西方媒体因局势恶化而先后撤离时,充满恐慌和紧张的街头依然有记者坚守一线,他们手中亮晶晶的话筒有着醒目的标识:CCTV,CGTN。他们是总台的记者和报道员,在利益盘错、举世瞩目的阿富汗现场,给全球受众多一双眼睛,多一双耳朵,多一个视角,多一种声音。

站在阿富汗现场,

总台在持续记录。

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

直面塔利班士兵

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阿富汗一夜变天。此时,位于阿联酋迪拜的总台中东总站记者第一时间请战,要求奔赴喀布尔,但是,机场军事管制,民航停飞,所有的境外记者根本无法进入。

在与阿富汗接壤的巴基斯坦,总台亚太总站伊斯兰堡站迅速配合响应。既然阿富汗无法入境,那么边境口岸就是最近的报道切入点。阿富汗边境有一南一北两个国际口岸,半岛电视台记者率先赶去南部口岸,试图绕过军事管制入境采访,然而消息传来,记者们不仅在边境被扣下检查,连器材也被一并没收。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边境上的塔利班

兵贵神速,但欲速则不达。总台亚太总站伊斯兰堡站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尽快联系巴基斯坦军方,选择了最新被接管的北部国际口岸。凭借着中巴两国的“铁杆”情谊,迅速打通军方得到采访许可,记者崔如一路从伊斯兰堡途经白沙瓦,驱车到达阿巴边境的托尔罕姆口岸。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一到现场,崔如就迫不及待想下车报道,却被同行的男同事硬是拦在车里,怕她出现意外。

“摄像师和外籍翻译死活不让我出来,说你看你一个女记者,既没穿罩袍,还出来工作,这样暴露在外面,从着装到意识都是违背他们理念的,万一一枪打了你可怎么办?他们说这样,我们先出去扫空镜,探探情况。”

作为新闻频道从业20年的资深新闻工作者,好不容易到了现场,崔如绝对不甘于这次的报道只采集到几个空镜,她在车上先躲了半个小时,然后带着忐忑紧张的心情下车,坚持出镜。站在阿富汗的国境线以内,身边就是荷枪实弹的塔利班武装,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但崔如很快镇定下来。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记者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两国交界处开始报道

“一个拿枪的阿富汗士兵见我往里走,看上去惊讶又兴奋,向我挥手,还露出了笑容,我也顺势挥了挥手,示意我要在这工作一下,这个小互动让我稍微镇定下来,没那么紧张了。那个士兵看到我要出镜,立马特别配合地摆起了标准的站岗姿势,我开机之前他还没那么标准呢。”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身后的塔利班士兵在镜头前端正地配合拍摄

崔如说,看到自己这个中国人,面前的塔利班士兵有的觉得新鲜又兴奋,有的特别配合摆姿势,有的拒绝拍摄冲她瞪眼,也有的看上去平静无所谓。但是,没有一个人来伤害她。

“外籍摄像跟我开玩笑说,你这个外国人要是在过去,肯定就是重点绑架对象。但是我知道,我不会有危险,一是巴基斯坦军方也在这里把守,塔利班方面知道,我们是巴方请来的客人;二是他们掌握了政权之后需要得到世界的承认,他们明白,中国跟西方不一样,中国不会做扭曲事实的报道。”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放松的塔利班士兵如同普通人一样,聊天玩手机

崔如说,作为一名中国记者,自己该做的就是看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去随意评论,也不被西方媒体的观点带走。

“西方媒体报道说,阿富汗边境口岸一天有3万多难民出逃,经过几方核实,绝对没有这么多。我所看到的情况是,好多阿富汗人都要回家了。有个在口岸开汽车零配件店的巴基斯坦人,他跟我说,美国人走了,不打仗了,之前在这边避难的阿富汗人都已经拖家带口回老家了。我也看到了出关的人不少。可是你看西方媒体怎么报的,说‘喀布尔沦陷了’‘我们失去了阿富汗’,他们还在哀叹。”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采访边境口岸的民众

崔如一路回来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到更多的东西。

“外籍摄像说万一我牺牲可怎么办。我说你不要想这么多,一想多什么都干不成了,干脆是死是活都不要想。现在在整个阿富汗周边,最有可能实现入境报道的,就是我们‘巴铁’的边境。我们的判断是准确的,我们也完成了在阿富汗境内的来自中国籍记者的报道。”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远处山上的碉堡是边境地区常见的建筑,民房也是带射击孔设计的

外籍报道员

逆行坚守喀布尔一线

在持续肆虐的疫情和紧张的时局下,包括美联、路透在内的许多媒体记者早已先后撤离阿富汗,能进行现场报道的大多是本地的报道员,而就连他们,也有多数撤走,几乎没人敢上街从事报道工作。此时,总台的多名本地报道员逆行坚守,冒着生命危险采集第一手独家报道。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那天夜晚,塔利班入城,而后迎来的第一个清晨,显然已不同于之前的无数个清晨了。天哪,喀布尔街头的景象于我而言简直是一部电影:怎么可能呢?仅在两周之内,一切都重新回来了,警察、阿富汗政府、政府机构……以及一切。”

这是CGTN在喀布尔的外籍报道员默哈德(化名)对8月16日喀布尔的描写。

默哈德(化名)发回的独家画面在推特上引来不小的反响,有人拿着视频打听其中的记者是谁、住在哪里,他家可能随时被搜查。他的摄像师已经有好几天联系不上了,其实当地不少记者和摄像都已设法搬家并关闭了联络方式。身处险境的默哈德(化名)已经无法外出进行采访了。

CGTN后方在确保默哈德(化名)安全后,迅速联络了CGTN本地报道员、阿富汗当地最大通讯社的视频记者卡维兹(化名)。人脉广泛的卡维兹(化名)不仅找到了愿意合作的摄像师,还通过自己的关系找到塔利班发言人的联络方式。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卡维兹(化名)在一家餐馆偶遇了一位塔利班指挥官,机智的他立刻拿出摄像机和CGTN的话筒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卡维兹(化名)采访一位坚持出摊卖烧烤的摊主,生动体现出喀布尔平民希望生活尽快恢复平静的气氛

21日,卡维兹(化名)终于克服信号困难,在喀布尔街头做了首场脸书直播,虽然在断断续续的信号中,直播只持续了差不多30分钟,但这是对喀布尔日常生活难得的直观展现。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在卡维兹(化名)的直播下面留言,祝愿阿富汗早日恢复和平

就在当天,卡维兹(化名)第三次尝试前往机场报道,虽然他知道那里的情况很危险,他的摄像师之前也被警告赶紧离开,不然就要吃枪子儿,但是记者的本能还是驱使着他往新闻第一现场不断前进。

卡维兹(化名)不是孤身战斗,在总台统筹指挥下,总台的外籍报道员结成一张强大的新闻网,将一手现场消息汇集到一起,传递给全世界渴望了解阿富汗真实情况的受众。

卡里姆·法耶兹、奥贝德和阿吉麦勒坚守总台喀布尔记者站,数次走上街头出镜报道。在与塔利班正面接触时,他们表明自己供职的是客观公正的中国媒体,从来不报道虚假新闻,得到了对方的信任。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奥贝德与塔利班合影

扎姆莱(化名)连续五天做十几档直播连线,几天不眠不休,从未有半句怨言。在19日下午的一次连线中,身后传来激烈而密集的枪声,枪声越来越近,扎姆莱坚持做完连线。网友赞叹:“这就是央视记者,处乱不惊。”

哈米杜拉·哈米迪获得了参加塔利班新闻发布会的机会,并现场提问了两个问题。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的首个发布会上,哈米迪为总台传回一手现场报道。

海迪卡(化名)身在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通过记者手记的方式分享阿富汗见闻。她写道:“一颗炸弹在我们家附近爆炸,我们在车库躲了一整晚。有那么一刻,我以为我要死了,一切都结束了。那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夜晚,整整一夜都是在震惊和枪声中度过。”这是一名记者身在战乱中最真实的写照,恐惧着,也报道着,记录着。

央视总台记者在阿富汗边境,直面塔利班士兵

△海迪卡拍摄坎大哈的塔利班

总台亚非中心普什图语部记者席猛说:“很多人忽略了阿富汗其实是一个被称为‘东方瑞士’的美丽国度,那里有连绵不绝的雪山、晶莹剔透的湖泊、云朵一般的羊群。阿富汗缺乏自己的史书,古代对阿富汗中世纪历史最详细的记载正是来自中国,其中,玄奘的《大唐西域记》成为国际学界公认的最有价值的资料,历经千年,该书仍然对研究古代阿富汗考古历史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历史是当时的现在,现在是未来的历史。从古丝绸之路到今天,我们对阿富汗的记录还在继续,客观、公正、准确。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