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韩国财阀当面施压要求赦免李在镕,文在寅面临两难

观察者网 2021-06-04 22:27:07
A+ A-

是否特赦因行贿入狱的三星掌门人李在镕,韩国总统文在寅正面临两难。

一边是主张抓紧放人的韩国财阀。先是6月2日,韩国四大集团负责人在青瓦台当面向文在寅提出,李在镕对保持韩国半导体竞争力至关重要,他不应该待在监狱;仅仅一天后,韩国五大经济团体负责人又当面向韩国总理金富谦提出,李在镕必须尽快回到工作岗位,否则对韩国经济影响重大。

但另一边韩国民间团体和学界对此坚决反对。多所韩国大学的教授表示,所谓因为李在镕被关在监狱里,韩国疫苗供需和半导体产业竞争方面就将面临巨大困难,这种说法完全错误。如果李在镕被特赦,将是青瓦台、三星和韩国商界“串通好的纸牌”,意味着文在寅政府主动放弃自己强调的公平和正义。

目前,文在寅尚未就是否特赦李在镕做出决定,但他访美前后的两次表态差异引起韩媒注意。韩国《民族日报》指出,在文在寅两次表态中,一次“国民共识”是反对赦免的理由,而第二次“国民共识”却被解释为理解赦免的必要性。韩国执政党人士解读称,这说明赦免的可能性正在变大。

韩国财阀当面施压要求赦免李在镕,文在寅面临两难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 图片来源:韩联社

财阀持续向青瓦台施压

据韩国《京乡新闻》报道,当地时间6月3日,韩国新任总理金富谦会见了韩国五个主要的经济团体(韩国经营者总协会、大韩商工会议所、中小企业中央会、韩国贸易协会、韩国中坚企业联合会)的负责人,会上要求青瓦台特赦三星副会长李在镕的声音再次出现。

而保住韩国的半导体优势,一直是韩国经济界要求特赦李在镕的主要理由。

“鉴于全球半导体市场的竞争态势,韩国一直保持的优势可能遭到破坏,李副会长必须尽快回到工作岗位,我再次请求政府予以特别照顾。”韩国经营者总协会会长孙京植当天在会议上向金富谦表示,前者同时还是韩国最大食品公司希杰集团(CJ)的会长。

父亲李健熙去世后,李在镕成为三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今年1月18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做出裁定,李在镕为顺利继承三星的经营权,向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和其亲信崔顺实行贿86.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957万元),因此被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当庭收监。

在会见中谈到李在镕时,五大经济团体的代表向金富谦强调,在全球芯片短缺加剧、发达经济体正在争夺半导体技术霸主地位之际,李在镕可以为韩国发挥作用。“如果我们看看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事情,似乎韩国的半导体优势可能会发生逆转。”

作为回应,金富谦仅表示:“我会将商界的建议转达给文在寅总统。”

韩国财阀当面施压要求赦免李在镕,文在寅面临两难

韩国总理金富谦(左三)图片来源:《京乡新闻》

事实上,就在前一天,韩国四大企业集团刚向文在寅施加过压力。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6月2日,文在寅在青瓦台接见了三星集团、现代汽车集团、SK集团、LG集团的负责人。

兼任大韩商工会议所(KCCI)会长的SK集团会长崔泰源首先提出,后疫情时代需要有创意的人才,请文在寅考虑五大经济团体首长提出的建议。他还补充称,三星需要企业领导人在办公室里,而不是在监狱里,以便在与芯片制造业务有关的新投资上迅速做出决定。

耐人寻味的是,崔泰源本人就曾是被特赦对象。2014年2月,崔泰源因犯挪用公款罪判处4年有期徒刑,在2015年8月的韩国“光复日”前夕,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宣布大赦6527人,崔泰源也在赦免之列。

代替李在镕出席接见的三星电子副会长金奇南指出,当前半导体行业需要大量投资决策,有李在镕在才能迅速做出决策。另一位与会者也表示,在不确定性加剧的时代下,今后两三年对企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时期,赦免李在镕十分有必要。

据报道,文在寅听后出乎意料地询问“五大经济团体提出的建议具体是指什么”?崔泰源回答说“就是赦免李副会长”,并明确介绍了建议的内容。

对此,文在寅提到实控人被捕对三星电子的影响,表示“当前经济形势与以往不同,企业需要大胆地发挥作用”。他还补充道,“理解企业苦衷,很多国民也都对此形成了共识”。

而就在今年5月,文在寅就赦免李在镕一事指出,现在半导体产业的竞争在世界范围内愈演愈烈,务必要提高韩国半导体产业的竞争力,但是还有各种公平性,过去的先例,不能不考虑国民共识,将充分听取国民的意见后再做判断。

韩国财阀当面施压要求赦免李在镕,文在寅面临两难

2020年2月13日,文在寅出席在首尔大韩商工会议所举行的经济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座谈会,与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握手。

文在寅表态微妙变化

针对文在寅两次表态,韩媒普遍注意到差异。

韩国《民族日报》报道指出,文在寅在上个月的表态中,“国民共识”是反对赦免的理由,而此次“国民共识”却被解释为理解赦免的必要性。

青瓦台的核心顾问也普遍解读称,“文在寅针对赦免李在镕的态度比预想有了很大改变”。

不愿公开姓名的韩执政党高层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听取国民意见’到‘很多国民也都对此形成了共识’,说明赦免的可能性变大”,“光复节(8月15日)特赦时很可能会把李副会长纳入赦免对象”。

这位人士还特别表示,“青瓦台内部分析称,文在寅倾向于把开展境外投资等企业活动当成赦免的重要理由”,“因此基本不会使用可能导致出国活动受限的假释方式,也就是说,李在镕很可能会被彻底赦免并恢复权利,回归经营活动”。

韩国财阀当面施压要求赦免李在镕,文在寅面临两难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截图

但《民族日报》援引的青瓦台核心相关人士表示,政府并非“同意赦免”,也没有具体表示对赦免持肯定态度还是否定态度。这意味着此事要倾听社会各界的意见后再决定,“警惕赦免李在镕被既定事实化”。

了解青瓦台内部情况的另一名执政党高层人士也表示,“据我了解,现在青瓦台还没有启动与光复节赦免有关的具体程序”,“青瓦台内部认为,只要文在寅作出最终决定,具体的程序并不需要花费太长时间”。

《中央日报》还指出,随着李在镕被赦免的可能性增大,有人猜测前总统李明博和朴槿惠可能一并被赦免。

一位韩国政府高层官员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执政党主流看法认为,不应该把李副会长和前总统分开对待”,“但三星已经公布了透明完成经营权继承的计划,赦免前总统的问题就是另一回事了,关键在于国民对赦免前总统的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文在寅赦免李在镕的压力不仅来自国内。

就在他上月访美之际,成员大多是美国企业的在韩美国商会向青瓦台递交文件称,“赦免李副会长,将成为加快总统拜登在美国国内构建稳定半导体供应链速度的契机”。该机构甚至警告文在寅,“三星如果不积极支持拜登总统的努力,韩国作为美国战略伙伴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串通好的纸牌”?

但韩国民间团体和学界对特赦李在镕却持否定态度。

6月3日,韩国《京乡新闻》以《文在寅政府绝不能为了释放一个企业领导人而破坏公平正义》为题报道指出,学界和市民团体中,反对赦免李在镕的声音占优。有人批评称,这是文在寅政府主动放弃自己强调的公正和正义的行为,也是另一种形态的国家政权垄断。

韩国财阀当面施压要求赦免李在镕,文在寅面临两难

《京乡新闻》报道截图

“难道因为李在镕被关在监狱里,我们现在的疫苗供需和半导体产业竞争方面就将面临巨大困难?绝不是这样。”首尔大学行政学教授朴相仁尖锐地指出,“这是青瓦台、三星和商界串通好的纸牌”。

《京乡新闻》报道指出,在李在镕被判刑后,三星和韩国财阀就开始制造韩国经济好像要发生大事的舆论,部分韩国媒体也发挥了“扩音器”的作用,青瓦台的赞同态度也制造了舆论。

首尔大学经济学教授朱秉基指出,有人主张称,李在镕不在会使三星投资决策受到制约,但仅从三星股价来看,并没有证明李在镕不在会对企业价值产生影响的客观根据。他补充说,决定半导体投资并不是紧急的事情,该公司内部的专业经营人员可以发挥更好的专业性来进行判断。

高丽大学经营学教授李韩相则表示,李在镕和文在寅多次会面,在没有经过董事会的情况下就公布了大规模投资、雇佣计划,这代表着正常的企业管理体系已经崩溃。“以这种方式获取利益,在交易关系上应该给予赦免的时候,(青瓦台)却以舆论为借口。”

与此同时,还有人对李在镕可能获得假释提出批评。首尔大学教授朴相仁表示,就连朴槿惠政府对社会领导层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假释审查也很严格,文在寅为了释放财阀领袖而推翻自己强调的公正和正义的行为,是另一种形态的国政垄断。

韩国财阀当面施压要求赦免李在镕,文在寅面临两难

2019年10月,文在寅视察三星工厂,李在镕表示将投资13万亿韩元 图片来源:韩国民族日报

《中央日报》指出,文在寅和财阀总裁的举动,为重现以赦免换取财界投资的“旧习”营造了氛围。

弘益大学经济系教授全圣仁表示:“李在镕损害了韩国社会‘公职社会不可收买性’的价值准范,目前也正在因非法合并而接受审判。赦免或剥夺职务应该依据社会的法律法规,不能因为有权力就随意行使。”

韩联社转载《韩国时报》的社评称,公众共识是赦免李在镕的关键。

该社评指出,文在寅在赦免李在镕问题上需要采取谨慎态度。公众共识是问题的关键,但是工会和公民团体反对这样的赦免。文在寅还可能违反自己的特赦规则,该规则将因贿赂、挪用公款和违反信任而入狱的人排除在总统赦免名单外。“他不应该滥用自己的总统权利,必须确保法治,以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

6月3日,韩国经济改革联盟和参与联盟、民主工会、韩国工会等市民劳动团体聚集在青瓦台前表示抗议,反对将“赦免假释”作为经济投资借口而付出政治代价,或将其奉为经济发展的逻辑被财阀们恶意利用,从而使企业犯罪正当化。

【文/观察者网 吕栋 编辑/周远方】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