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全被捕,非洲这个国家怎么了

新京报 2021-05-26 13:16:18
A+ A-

原标题: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全被捕,非洲这个国家怎么了|京酿馆

换个总理甚至总统容易,重开另一个“过渡期”也不难,但现阶段谁也根治不了造成马里危机的深层次根源——部族、地区、社会阶层矛盾,以及普遍贫穷。

西非国家马里士兵。资料图。图片来源:新华网

西非国家马里士兵。资料图。

图片来源:新华网

据央视报道,当地时间5月24日,西非国家马里军方于当日逮捕了该国过渡政府总统、总理和国防部长,随后将这些人员带到首都巴马科附近的一个军事基地。

此次政变的幕后主使,是过渡政府副总统阿西米·戈伊塔上校。随后,戈伊塔上校出现在马里国家电视台屏幕上,宣称“已解除过渡政府总统、总理职务”,并指责他们“未征求多方意见即宣告改组政府”,此举“破坏了过渡进程”。

“三驾马车”共同维和马里

马里共和国面积124万多平方公里,人口近2000万,是非洲最大的内陆国。该国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负盛名的文明古国,历史上曾先后崛起过加纳、马里和桑海等强大国家,并创造出蜚声世界的廷巴克图文明。

2012年“3·21”政变后,该国北部长期受主体民族班巴拉族“欺凌”的图阿雷格人,利用政局混乱,先后将“基地”组织在非洲的两大分支“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后卫”及大批外籍恐怖分子引入马里。他们一度建立起覆盖马里三个半大区的原教旨政权“阿扎瓦德国”,兵锋直指首都巴马科。

关键时刻,法国领衔出兵,在2013年击退“阿扎瓦德国”,随后成立了以凯塔为首的文官政府。

为维护马里的和平、稳定,联合国组成了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以下简称“马里综稳团”),派遣大量“蓝盔兵”进驻维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也组建了自己的维和部队进驻,马里出现了“三驾马车”共同维和的局面。

尽管如此,恐怖组织残余仍不甘失败,先后组织多次针对平民、尤其针对外国目标(包括维和部队)的恶性恐怖袭击。

连绵不断的战祸和动荡严重影响了马里的恢复重建和社会、经济发展。固有的地区、族群、社会阶层矛盾愈演愈烈,迫使总统凯塔一再更换总理,并试图借2020年3月的选举“摆平”。

但2020年3月29日和4月19日分别举行的两轮选举非但未能平息反对派不满,反倒激发连绵不断的示威。在保守派政治家、宗教领袖、伊玛目迪科倡导下,各反对派在5月组成联盟,不断发起抗争,令凯塔政府疲于奔命,频频要求军方加强弹压。

当年8月18日,在中坚派军官戈伊塔上校和卡马拉上校等国民警卫队指挥官策动下,政变爆发,凯塔总统和总理西塞相继被捕并送到“卡蒂”关押,翌日成立了以戈伊塔上校为负责人的“马里全国人民救国委员会”,宣布“暂时接管政府”。

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全被捕,非洲这个国家怎么了

18个月过渡

由于国际社会普遍反对,且马里国内“三驾马车”并行、国际压力不容小觑。迪科和马里全国人民救国委员会(简称CNSP)的联盟出现裂痕,后者不得不在9月下旬宣布同意“18个月过渡”。

过渡期内由未参加政变的将军、前国防部长恩多担任总统,CNSP首脑戈伊塔上校为副总统。

同年10月5日,组建了由25人组成的过渡政府,CNSP占据了国防、安全、领土管理和民族和解四个要害部门的部长职务,迪科则出任司法部长。

各方约定在国际监督下,于2022年2月27日举行总统及立法选举“还政于民”。

此前则于2021年10月31日举行修改基本法的全民公决,12月26日举行地方选举。

一时间局势似有转机,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也在过渡政府组建翌日宣布取消制裁,以示对“过渡进程”的支持。

但马里既有的各种尖锐矛盾并未因此得到缓和。

随着“过渡”进程的延续,过渡政府内各派间龃龉愈益明显,总理“安身不牢”,而总统自恃军人出身,试图用“铁腕”弹压。

今年5月24日,马里政府宣布了一份新的政府改组名单,在新名单中,CNSP二号人物、曾任“8·18”政变军人发言人的卡马拉上校被解除国防部长职务,由杜古雷准将继任。安全部长科尼上校被巴洛少将替代,而迪科则被资深大法官萨玛盖所取代。

然而已发动过一次政变的戈伊塔上校反应迅速,当天就发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反击。

又将总统、总理送进了“传统舞台卡蒂”,并让过渡了大半年的马里政局,在短短几小时内宛如又“热重启”回了去年的“8·18”政变之后。

此次军事政变还是老一套?

政变发生后,非盟轮值主席、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立即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任何旨在破坏马里稳定的行动”,呼吁“马里政治过渡的所有行为者”保持克制并尊重基本法,要求政变者“立即无条件释放被捕者”。

如前所述,马里国内同时存在国际“三驾马车”维和,上万维和部队云集,政变军人不可能为所欲为。但“三驾马车”的主要使命,是应对恐怖主义、尤其来自境外的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维持马里内战后的和平局面。面对这种发生在巴马科、以上层争权夺利为特点的政治动荡,显然无从着力。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非盟、法国甚至联合国安理会,只能通过老一套的调解、斡旋、劝导、施压,来说服马里政治对抗各方“循规蹈矩”。

但这一招对“欲求不满”的各派政治势力、野心勃勃的军官、刚愎自用的“体制内”文官效果寥寥。而更进一步的施压手段无非取消援助或实施经济制裁——但此举将导致这个贫困国家人道灾难加剧。若前述各种矛盾总爆发,弄不好就是火上浇油、适得其反。

种种迹象表明,在国际势力云集、本土各派“束手束脚”的马里,这一次政变和“3·21”、“8·18”不会有所不同,仍是“不会搞出大问题、也无法解决大问题”的老一套。

毕竟,换个总理甚至总统容易,重开另一个“过渡期”也不难,但现阶段谁也根治不了造成马里危机的深层次根源——部族、地区、社会阶层矛盾,以及普遍贫穷。

□陶短房(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