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外交事故、权力斗争?土欧“沙发门”后的风起云涌

东方网·纵相新闻 2021-04-10 14:00:22
A+ A-

原标题:外交事故、性别歧视、权力斗争?土欧“沙发门”后的风起云涌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周安娜

很遗憾,但不道歉。

这是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这几天因“沙发门”事件遭到激烈批评后作出的回应。

当地时间4月6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首都安卡拉与到访的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举行会谈。在会议室只摆放了两把座椅的情况下,两位男性领导人分别“自觉就座”,冯德莱恩只能摊手尴尬地站在一旁。

随后,冯德莱恩被安排就座于侧面的沙发,坐在其对面的是职级稍低于她的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

外交事故、权力斗争?土欧“沙发门”后的风起云涌

事情曝光后引起轩然大波。这场无异于公共外交事故的“插曲”已经被西方媒体取名为“沙发门”(Sofagate)。

POLITICO欧洲版报道称,米歇尔是最近几天除了埃尔多安之外,受到攻击最多的“靶子”。欧洲各政治派别纷纷指责米歇尔当时无动于衷,没有替自己的同事解围。而其中暗含的“性别歧视”也将两位男性领导人推到风口浪尖。

值得一提的是,冯德莱恩此行土耳其恰恰是商讨有关土退出旨在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伊斯坦布尔公约》一事。

灾难形象的米歇尔

7日,米歇尔打破沉默在脸书上发文为自己辩解,称会议画面给人留下了“他对这种事情不敏感”的错误印象。“没有什么比这更离谱的了……但我们决定不通过争吵来使事情恶化。”

然而,他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道歉。米歇尔认为,大众对这件事情的关注掩盖了他们“在安卡拉的工作成果”,他希望可以用会议成果来平息众怒。

8日,米歇尔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再次对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对现在的情况深感遗憾,称事件造成自己有了一个“灾难性的形象”,他希望自己当时能够采取不同的行动。但值得注意的是,他仍然没有道歉。

外交事故、权力斗争?土欧“沙发门”后的风起云涌

(图说:左 冯德莱恩,右 米歇尔)

POLITICO撰文道,“沙发门”后应对米歇尔有怎样的评价呢?——本来一个本可以展现欧盟团结的场合,最终却演变成同僚间互相竞争的时刻。

文章评论道,“沙发门”事件之所以对米歇尔伤害深重,是因为它不单单是外交礼节性的问题。

欧盟在几周前谴责土耳其退出《伊斯坦布尔公约》,而如果该组织真的重视尊重妇女权利,那么米歇尔就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羞辱”了身边这位身为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女性。

一位名叫德国议员在推特上写道,“冯德莱恩并不是问题,问题出在那两个把她置于如此境地的男人身上。”欧洲议会最大党团人民党(EPP)也谴责了此事:“有人应该为椅子不够感到羞耻。女性应得到与男性同僚一样的认可。”

面对性别平等的质疑,米歇尔回应称,在欧盟的主要机构中,如今有两位女性领导人,分别是冯德莱恩和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此外他的祖国比利时也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

土耳其方面也强烈反对关于冯德莱恩因性别而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指责。

“这不是土耳其第一次招待客人,”恰武什奥卢说。“在土耳其举行的会议所遵循的外交礼仪符合国际外交礼仪框架。”

恰武什奥卢说,土耳其和欧盟礼宾官员在访问前开过会。“总统府的外交礼仪安排符合欧盟方面的要求。换句话说,那次座位安排按他们的需求和建议设计。”

蒙上阴影的土欧关系

但这样的说法似乎与冯德莱恩当时的行为所传达出的信号并不相符,她当时发出的感叹词(Erm)早在网上掀起巨大波澜。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埃里克·马梅7日说,冯德莱恩对会晤座位的安排“显然很惊讶”,她应该与米歇尔和埃尔多安坐在一起。

“很难判断为什么给她提供这样的座位,这一点你必须向土耳其当局询问。”他说。

据路透社报道,埃尔多安先前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会晤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洲理事会主席时,会场曾提供三把椅子。

外交事故、权力斗争?土欧“沙发门”后的风起云涌

很快,网络上关于埃尔多安的“区别对待图”被纷纷挖了出来。欧盟委员会的一位议员将对比图发到社交媒体上并配文表示,“这不是巧合,这就是故意为之。”

意大利总理德拉吉也在8日指责埃尔多安此举是对冯德莱恩的“羞辱”,并将他称为“独裁者”。他说,“我们尽管不得不与这种人合作,但需要在表达不同理念和观点时直言不讳。”

土耳其与欧盟自2016年以来一直“关系微妙”,双方在移民问题、海上边界以及海关安排等问题上始终存在分歧。最近几个月,土耳其反复强调希望改善与欧盟的关系,恢复其加入欧盟的进程,此次会晤的目的就是试图建立积极的双边关系。

分析认为,在这样的关键时刻闹出这样一场外交事故,并且触及到了包括性别歧视在内的许多热点问题,势必会给会议蒙上一层阴影。

愈加微妙的欧盟权力排序

POLITICO称,随着欧盟和土耳其的关系在“沙发门”中进一步走下坡路,这次访问对欧盟来说可能会更加糟糕,因为它引发了人们更多关于欧盟高层人员如何在海外代表欧洲利益的探讨。

根据欧盟条约第13条,欧盟机构排序为:欧洲议会、欧洲理事会、欧盟理事会与欧盟委员会。

报道指出,冯德莱恩领导的欧盟委员会仅排第四,但在实际情况下,欧盟委员会主席是欧盟中地位最接近政府首脑的代表。

部分欧盟官员试图淡化此事的影响,强调土耳其相关事项中,欧洲理事会的层级略高于欧盟委员会。这些官员认为,欧盟关于土耳其的战略决定主要由米歇尔领导的欧洲理事会负责,而不是欧盟委员会。

马梅迅速反驳了这种解释。他指出,在经济合作和人员流动方面,是欧盟委员会负责与土耳其打交道。马梅坚称,冯德莱恩与米歇尔都是欧盟机构领导人,他们有着同等的层级地位。

“我可以说的是,我们主席(冯德莱恩)的礼宾级别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的礼宾级别完全相同。我们主席本身就是欧洲理事会的成员,一般来说,正常情况下,当她去外国的时候,她的待遇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的待遇是完全一样的。”

POLITICO评论称,当下欧盟内部弥漫着对自身领导人可能落入埃尔多安圈套的恐惧,因为这会让欧盟看上去显得“很天真”,而现在恰恰是欧盟最希望在国际舞台上展示其存在的时候。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