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东方网 2021-04-04 15:07:13
A+ A-

原标题: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程靖 

2013年2月,时任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司令的美军上将约翰·艾伦在离任前最后一天的发言中,畅想了阿富汗战争的“遗产”:“训练有素的阿富汗安全部队最终将平定武装叛乱。军队保卫阿富汗人民,让阿富汗政府能够为人民服务。”

“这是一场胜利。这就是胜利的模样。”艾伦特别强调了“胜利”一词,“我们不应该回避这个词语。”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时任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司令、美军上将约翰·艾伦。图/The New York Times)

按照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负责任地结束阿富汗战争”的设想,美军在阿富汗的角色将从“战斗者”转变为“支持者”,到2014年底,打击塔利班武装的战斗任务逐步转移到35万阿富汗安全部队和警察部队手中。

在艾伦上将看来,尽管当时阿富汗政府羽翼未丰,即便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利,其任人唯亲的惯性、腐败无能的治理能力也无法在权力真空中建立起一个可靠的法治社会;假以时日,阿富汗政府军也难以持续压制塔利班叛乱的火花。

但艾伦上将坚信“胜利”的必然性:会赢,但不会在撤军的两年中赢,而是在未来十年的权力交接中创造孕育“赢”的环境。

彼时,美军大部队的离开标志着阿富汗战争进入了新阶段。2015年起,阿富汗政府军与叛乱分子的战斗日益激烈,每年有数千平民在冲突中死亡、数以万计的难民外逃,和平遥遥无期。

2021年,阿富汗事务这块“烫手山芋”被传递到了拜登手中。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2020年11月8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街头,市民在阅读一份刊载了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新闻的报纸。图/AFP/Getty Images)

根据特朗普时期美国与塔利班达成的和平协议,到今年5月,美国和北约军队将全数撤离阿富汗。但随着最后期限临近,美国是否能按时撤军目前尚不明朗。对此塔利班警告美国,如果美国违反撤军承诺,塔利班将做出反应;分析人士也指出,即使美国如期撤军,若阿富汗国内多方无法及时达成和平协议,该国未来安全局势也会进一步恶化。

这意味着持续了二十年的阿富汗战争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但这次会是最后一个吗?

“权力交接”还是“推卸责任”?

2001年9月11日,两架被劫持的客机撞上了美国纽约市中心的世贸大楼,造成近3000人丧生。

很快,美国确认由本·拉登领导的“基地”恐怖组织是9·11恐怖袭击的幕后黑手,而本·拉登藏身于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塔利班拒绝了美国要求交出本·拉登的请求。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宣布对阿富汗发起军事打击。

在联军的军事打击下,塔利班政权于迅速垮台。2004年,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上台。但塔利班组织并未销声匿迹,而是在阿富汗农村,尤其是与巴基斯坦接壤的地区四处活动,继续以绑架人质或发动恐怖袭击的方式对抗阿政府、美国和北约国家,每年造成大量人员伤亡。2007年,塔利班还制造了震惊全球的挟持韩国人质事件。

2009年,新就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为了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宣布向阿富汗增兵3万人。2011年5月1日,本·拉登被美军击毙,美军达成了战术目标。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一名美军顾问在赫尔曼德省巡逻时,在一座山头上查看地势。图/AP)

不久后,奥巴马宣布了正式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

根据计划,从当年7月到2012年夏天,美国将分两步撤回3.3万美军,其在阿富汗战场的任务将从作战转为支援,只留下训练部队和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追捕“基地”组织恐怖分子的战斗人员;此后,阿富汗安全部队将发挥主导作用,到2014年完成过渡时,安全控制权将全部移交给阿富汗政府。

彼时,奥巴马承认,美国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超过1500名美军士兵在阿富汗阵亡,数千人受伤,还在债务日增和经济困难时期投入了1万亿美元的军费。

2011年被派驻到阿富汗的美军上将约翰·艾伦在就任之时,被分配了两个自相矛盾的任务:打击塔利班武装,同时收编驻阿美军。

在他担任北约联军总司令的18个月里,640名美军和北约士兵战死在阿富汗战场。同时仅2012年,超过1000名阿富汗安全部队士兵阵亡,比上一年增加20%。

死亡数字刺眼的变化暗示着战争的主体已转变为阿富汗人。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阿富汗安全部队士兵。图/VICE)

对于奥巴马和艾伦上将来说,美军大部队撤离阿富汗意味着一场战争的“结束”。但在常年报道阿富汗战争的英国记者本·安德森为美媒VICE拍摄的纪录片《这就是胜利的模样》中,安德森指出,当时美军的大规模撤离根本不是因为“目标达成”,而是放弃挣扎后“挽回颜面”的行为,留下的阿军和警察部队没有实力,也无法形成有效组织。

2012年底,安德森跟随美国海军陆战队前往赫尔曼德省的桑金地区观察美军的“权力交接”工作。根据计划,美国海军陆战队应为当地警察部队提供军事训练,帮助他们建造防卫哨所,为打击塔利班武装做准备。

但安德森发现,桑金农村地区的警察在工作时间时常吸毒,意识混沌,毫无战斗力;警察队长经常带着手下一起失踪,由于担心“内鬼”突然袭击,美军每次视察警察基地时都全副武装,随时准备自卫。

安德森还发现,一些有威望的乡绅和塔利班成员之间的互相绑架、勒索事件屡见不鲜,一些警察还豢养娈童,并对美军的指责不以为然。

时任桑金地区美军军事顾问的马克·斯徒博上校对安德森表示,美军在当地培训工作时会遇到两种警察:一种是在喀布尔接受过正统军事训练的职业警察,有知识,懂法律,知道平民百姓所需的安全需要法制来维护;另一种便是乡下的警察,其中一些人把老百姓当成“储蓄罐”,抢劫、勒索、娈童无所不为,这些人合作起来十分困难。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安德森发现,一些基层警察在工作时间吸食毒品,意识不清。视频截图)

除了品行不一,安德森还发现基层警察部队的装备不足,资金匮乏;一些警察虚报人数以向上骗取预算,常年“吃空饷”;北约提供给安全部队的武器被基层人员拿到集市上转卖;平日里与塔利班作战的军人,转头就带着大批弹药叛逃到塔利班。

这意味着阿政府与美军制定的战争策略,无法自上而下地抵达阿富汗的末梢。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对纵相新闻表示,阿富汗虽然表面上建立了民主政体,但它从未真正完成一个现代国家的建构,也没有诞生过一个西方国家期望中的强大的中央政府。阿富汗地方部落势力非常强大,许多地方还保留着中世纪的部落文化。

分析人士指出,在阿富汗农村,许多平民对部落的认同超过了对政府的认同,历届政府对于绝大多数阿富汗人的行动或思想的影响微乎其微。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2015年6月,阿富汗昆都士省的一群基层警察。图/Reuters)

朱永彪也指出,阿富汗基层武装力量缺乏军备资源的现象确实存在。美国投入的资源主要指向阿富汗安全部队,但这30万人分散到阿富汗各地的军事据点和检查站,力量分散、灵活机动性不强,因此更基层的作战任务要依靠警察部队和地方民兵(又称起义军)来执行,后者连武器都是自己提供的,获得的资源极少。

朱永彪指出,今年以来,有传言称阿富汗政府开始向地方武装提供武器和资源,遭到了塔利班组织的反对。而阿政府自身也不愿意承认在资助地方武装,一方面担心塔利班报复,另一方面由于阿富汗地方势力错综复杂,若各派系得到的资助不平衡,或导致另一派不满,从而反对政府;此外,若承认资助地方武装,就等于承认了政府军的无能。

“更重要的是,美国如今将与塔利班的交易视为第一优先级,若阿政府动作过多,刺激到塔利班,不利于美国撤军政策的实施。”朱永彪说。

塔利班:敌人还是合作伙伴?

过去几年里,塔利班已卷土重来。2015年,阿富汗安全部队阵亡6600多人,2016年阵亡6700多人,阿北部重镇昆都士一度被塔利班占领。截至2016年11月的一年间,政府军控制区减少了15%。到2017年,塔利班反攻占领了阿全国近一半的领土。

朱永彪指出,目前塔利班在阿富汗控制的地盘大多是农村,而政府军主要控制城市;截至2021年初,若按人口计算,阿富汗政府军占优势;若按地理面积算,塔利班控制了45%左右的领土,其中一些地区处于双方交叉控制的情况。

朱永彪估计,目前塔利班实行完全统治的农村地区占阿全境的20%-30%。“完全统治”意味着连续一年以上的稳固统治,并非自上而下的严密统治,而是较为松散地与当地部落进行合作,当地居民纳税或交“保护费”,塔利班则提供保护和维持公共服务。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塔利班武装人员。图/Reuters)

朱永彪表示,塔利班近年来为了实现其重新执政的目标,避免削弱民意基础,其武装人员减少了过去对居民进行敲诈勒索等软暴力现象,还有意识地减少了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发动袭击时更多针对军警、安全部队等目标,与近几年时常造成几十上百平民死伤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种政策改变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使塔利班近年来在民间的支持率有所提高。在一些农村地区,其支持率可达30%。

但朱永彪也指出,即使在塔利班获得支持的地区,情况也非常复杂:一些普什图族聚居区由于血缘和部落传统,若家中有塔利班成员,会倾向于支持塔利班;若部落利益和塔利班利益有重合,也会选择与塔利班合作;此外,在一些地区阿政府完全缺位,无法提供基础的公共治理时,塔利班简单、粗暴的执政方式更能得到民众的认可。

此外,由于塔利班的大部分精力聚焦于武装斗争,而非国内基层治理,在一些地区塔利班采取了“无为而治”的态度,一些居民缴纳“保护费”后发现生活没有损失,便选择顺其自然。

英国记者安德森也发现,在一些农村地区,塔利班成员就存在于村民中间,而村民们迫于生计,对站队打击塔利班毫无兴趣,“他们不想选任何一边站,或者说,谁更有力量,他们就站在谁一边。”

自2001年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塔利班不仅没有消失,还越来越壮大、越来越有钱。据报道,塔利班的收入在2019财年达到16亿美元,同期阿富汗政府的财政收入也不过55.5亿美元。

塔利班的收入大部分来自鸦片种植、毒品贸易和矿产,其余来自勒索和收税,收税的行业包括媒体、电信、交通和小商业等;来自海湾地区和邻国的捐款、房地产和出口贸易也持续为其创收。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阿富汗楠格哈尔省的一座罂粟田。图/AFP/Getty Images)

美国内布拉斯加奥马哈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协调员苏菲扎达认为,近年来塔利班获得大量资金用于战争,阿富汗政府也必须对等投入于战斗,牺牲了本可用于公共服务的资金。若阿政府和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或能让资金重新分配,促进阿富汗的经济发展。

但和平的希望在何处?朱永彪指出,目前塔利班在军事实力、人员和装备上与政府军差距很大,没有能力与政府军开展正面战争,只是采取小规模袭击的方式进行对抗;但如今的塔利班空前团结,2020年签署的美塔和平协议给予了塔利班大肆宣扬“击败了世界第一强国”的机会,有利于其加强内部凝聚力、拉拢地方势力。

“塔利班希望美国尽快撤军,因为他们坚信美国撤军后,自己能够迅速掌权。”

对于美国此前提出的“各方势力组建过渡政府分享权力”的倡议,塔利班和阿政府均表示反对。

朱永彪表示,这是因为塔利班希望建立一个实施教法的政权,即恢复“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不愿与被其称为“傀儡政府”的人共同掌权;而对阿富汗政府来说,若与塔利班通过这种方式共享权力,就意味着阿富汗政治重建的失败,阿富汗中央政府也将被贴上无能和失败者的标签。

但在和平协议签署后,阿富汗境内武装冲突事件仍有发生,塔利班履行协议的意愿和能力受到一定质疑。美国总统拜登3月25日表示,由于“战术原因”,目前2500名驻阿美军很难按照与塔利班协定时间,于5月1日之前从阿富汗撤出。

就在拜登表态后,塔利班警告称,如果美国推迟撤军,会被视为违反和平协议,美方将为未来的暴力袭击负责。可以预见,塔利班可能对驻阿美军和阿富汗政府军发起新一轮暴力袭击,以此增加谈判筹码。

​阿富汗战争已近20年,下个月美国会如约离开吗?

(图说:2019年9月3日,喀布尔发生了一起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至少16人死亡,119人受伤。塔利班宣布对此次袭击负责。图/AP)

“和平的希望仍比较渺茫。”朱永彪认为,即使美国如约撤军,阿富汗一定会陷入阿政府和塔利班之间的内战,若美国给予阿政府的支援维持现有力度,阿政府能够维持现状;若美国的支援大幅度削减,塔利班将有可能获取全国性的政权。

朱永彪指出,如今大部分阿富汗人对塔利班抱有恐惧,不希望生活在那个实施严苛伊斯兰教法的政权之下。2001年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阿富汗无论是民主政治建设,还是妇女权益、受教育权利等都有所进步,城市阶层更希望维持这套社会制度,而一些农村地区希望推行更为保守的政治制度,但无论如何,阿富汗的未来需要阿富汗人自己做出选择。

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自2020年9月起开始谈判,但由于分歧众多,和谈进展缓慢,与此同时,暴力事件依然在阿富汗各地发生。

朱永彪对停火和协商的结果不太乐观。“在阿富汗,更多时候看实力说话。哪怕谈判真正开始了,也很有可能谈崩。今年内,阿富汗局势出现快速缓和的可能性不大。”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