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美亚裔外交官也委屈了:我的国家不信任我

观察者网 2021-03-19 15:56:08
A+ A-

原标题:美亚裔外交官集体发声:我是自豪的美国人,但他们待我如外国人

【编译/观察者网童黎】“许多美国人仍将亚裔美国人视为外国人,即便在国务院。”6名亚裔女性在美遇害、亚裔社区暴力事件频发之时,美国亚裔外交官积蓄已久的愤懑也“爆发”了,集体发声反抗在工作中遭遇的限制。

昨天(18日),100多名从事国家安全和外交工作的亚裔美国人发声明称,美国日益关注与中国的竞争加剧了歧视。他们在公开信末尾强调,“我们是自豪的美国人,我们热爱美国的主张:‘民主’和‘自由’。”

3月18日,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发布“自己国家的外国人:亚裔美国人在国务院遭遇歧视”一文称,由于被担心不忠诚或易受外来影响,数百名少数族裔面临“工作分派限制”。在美国亚裔社区被不安笼罩的情况下,华盛顿的外交圈子也兴起了一股“算总账的势头”。

美亚裔外交官也委屈了:我的国家不信任我

报道截图

美国亚裔外交官正提高他们在国务院内部的声量,自曝持续面临基于种族的安全许可歧视,并在国会中获得了一些支持。

亚裔美国人外交事务协会(AAFAA)的成员超过500名,代表美国国务院亚裔外交官的利益。协会告诉Politico,过去10年,他们一直希望领导层能关注这些担忧,但进展甚微。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泰德·刘(Ted Lieu)接受采访称,针对美国亚裔社区成员的外交歧视和暴力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表现:美国政府和一些人无法区分外国政府和亚裔美国人。”

他说,正是这方面的无能导致美国政府在二战期间“关押了超12万日裔美国人”。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政策手册,受到质疑的“工作分派限制”是指,基于对“受到外国情报机构锁定和骚扰以及减少外国影响力”的担忧,对外交官的安全许可施加限制。包括家庭关系、价值巨大的经济利益或海外往来在内的联系,都可以成为阻止外交官在特定国家工作,或处理与该国有关文件的理由。

作为出生在波士顿的美国韩裔,新泽西州民主党籍众议员安迪·金(Andy Kim)在担任外交官时,就遇到了上述限制。

美亚裔外交官也委屈了:我的国家不信任我

视频截图

他周三告诉MSNBC,尽管拥有“最高机密安全许可”,并在阿富汗工作过,但“我有一天被国务院告知,我被禁止参与任何与朝鲜半岛有关的工作。”

安迪·金对此感到震惊,因为他从未申请任何与朝鲜半岛有关的工作。他认为这一决定是排外的,最让人受伤的是“我的国家不信任我的感觉”

美媒强调,随着美国与中国的“大国竞争”日益激烈等原因,这一问题也持续加剧。

周四,100多名从事国家安全和外交工作的亚裔美国人签署声明称,美国日益关注与中国的竞争,加剧了“歧视,仅仅因为我们的长相就公然指控我们不忠诚”。

美亚裔外交官也委屈了:我的国家不信任我

他们还说:“以广泛的怀疑态度对待所有国家安全领域的亚裔美国人,而非将我们视为有价值贡献者的做法,对实现保护国土安全的更重大使命来说会适得其反。”

“我们是自豪的美国人,我们热爱美国的主张:‘民主’和‘自由’。”

但一名国务院发言人称,国务院“在决定获取机密信息资格时,不会因种族、肤色、宗教、性别、祖籍、残疾或年龄而歧视。国务院也不会根据受保护特征来决定工作分配。”

然而,很大一部分美国亚裔外交官并没有感受到这种平等和公平待遇。

2020年,在132名参与AAFAA调查的协会成员中,有70%的人表示,他们认为国务院的工作分配限制程序存在偏见。30%的受访者指出,他们遭遇了工作分配限制,其中52%的人在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地区有亲属关系。

四分之三受到限制的成员还表示,他们没有收到导致相应限制的理由。而那些收到理由的成员中,又有近一半认为决定存在明显事实错误。

几名外交官提出,问题的核心是,许多美国人仍将亚裔美国人视为外国人,即便在国务院。

3月10日,美国最高外交官、国务卿布林肯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上承认,他多年来一直知道有关歧视的投诉。他宣称自己“非常关心”这个问题,将把其纳入改革议程。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至2017年,布林肯担任副国务卿这一高级职位时,美国国务院就已经有了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