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博索纳罗“死敌”卢拉归来,巴西明年大选要有“新拜登”了么?

东方网·纵相新闻 2021-03-10 10:05:01
A+ A-

原标题:博索纳罗“死敌”卢拉归来,巴西明年大选要有“新拜登”了么?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周安娜

据巴西媒体G1报道,当地时间3月8日,巴西联邦最高法院的一名法官推翻了对该国前总统卢拉的全部腐败指控,这位75岁的左派政治领导人参加2022年巴西总统大选似乎成为可能。

博索纳罗“死敌”卢拉归来,巴西明年大选要有“新拜登”了么?

(左:卢拉,右:博索纳罗)

卢拉曾于2003年至2010年间担任巴西总统。2017年7月,巴西联邦地区法院认为,卢拉从某建筑企业接受了一栋高档住宅,以此为该企业换取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工程合同,裁定他贪腐与洗钱罪名成立。

卢拉因此被判处九年六个月的监禁,并失去2018年大选资格。随后,经过多次审理与减刑,卢拉于2019年11月8日结束服刑。

8日,巴西最高法院法官法钦推翻了针对卢拉的腐败定罪,判定此前认定卢拉有罪的巴西东南部城市库里蒂巴的法庭“缺乏司法管辖权”。

法钦还将卢拉受指控的四项腐败案件递交首都联邦法院进行裁判,目前还有两个案件仍在审理当中。如果这些定罪被推翻,卢拉将重新获得竞选公职的权利,除非重新定罪。

卢拉真的能洗脱罪名么?

卢拉的律师团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周一的裁决证明前总统是无辜的,“这是承认我们在这场漫长的法律战中是正确的”。

然而据巴西媒体报道,现任总统博索纳罗的盟友、该国总检察长正准备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

圣保罗的一位宪法专家解释说:“法钦没有说明卢拉是无罪的,也没有说他有罪。他只是说,应该由联邦法院来审判。”

据G1报道解释,《巴西宪法》规定,在终审判决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被视为有罪,只有在不可能进一步上诉或法院作为最高法院在这一过程中作出最后决定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也就说明,法钦的决定并不意味着卢拉被洗脱罪名,诉讼程序的撤销,只是说明之前对卢拉罪名的指控被认为是“不正常”和“无效”的,卢拉在2022年大选前仍有可能在二审中被定罪。

“要跑很多流程,花很多时间。(被重新定罪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是不可能。”前述的宪法专家表示。

接下去,针对卢拉的诉讼将被移交给联邦特区联邦法院,由新法官重新进行分析,裁决定罪结果是否能够获得验证和再利用。

博索纳罗“死敌”卢拉归来,巴西明年大选要有“新拜登”了么?

(图说:巴西最高法院法官法钦。图源:GETTY)

卢拉真的能救巴西么?

当地时间8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向记者表示,他希望最高法院全体审查时推翻这一决定。他还称,他不相信巴西人希望卢拉明年参选。

巴西媒体UOL称,法钦的这个决定改变了2022年巴西总统选举的政治棋盘,这让选民们在极右翼总统博索纳罗和他在左翼的最大对手卢拉之间产生了严重的两极分化。

在政治学家、巴西智库盖图里奥·瓦尔加斯基金会(FGV)的教授库托看来,卢拉现在比2018年更有竞争力。

“如果同时有卢拉和博索纳罗两个选项,人们会投票给卢拉或任何其他政党(的候选人),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将与一个‘正常的政府’打交道。今天,我们(指巴西)处在蒙昧主义和否定主义的国家行列,疫苗接种也存在着延迟。谁在2018年投票给博索纳罗的时候会看到这一点呢?”

据路透社报道,根据民调公司Ipec上周在《圣保罗州报》上发表的调查显示,卢拉是目前10名2022年潜在的巴西总统候选人中,唯一一位支持率高于现任总统博索纳罗的人。

在2002名受访者中,有半数民众表示将“肯定”或“可能”投票给卢拉,而会投票给博索纳罗的人则不足四成。同时,约4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永远不会”投票给卢拉,而“永远不会”投票给博索纳罗的比例则占到56%。

“卢拉曾以超过80%的支持率离任,这个当年评价颇高的政府解释了为什么他今天依然强大。”库托说。

博索纳罗“死敌”卢拉归来,巴西明年大选要有“新拜登”了么?

(图说:2019年卢拉出狱后,其支持者在巴西街头庆祝。)

不过,在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政治室副研究员谭道明看来,倘若卢拉明年能够参选,其胜选率或许并不会那么高。

谭道明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由于巴西的政党政治目前十分碎片化,卢拉所在的劳工党也没有培养出新一代的有力领导人,其势力已无法和当年相提并论;而现任总统博索纳罗尽管应对疫情不力,但自去年4月推出大规模新冠补贴计划后,挽回了不少民心,可以说“民调其实不算低”。

谭道明认为,巴西民众对卢拉的支持更多的是对“卢拉时代”的一种怀念。

“尤其是当下疫情依旧在巴西肆虐,巴西民众可能更加怀念那个经济不断增长、百姓收入提高、巴西成为‘金砖国家’地位蒸蒸日上的日子。但现在的民调未必意味着人们最后会选择把票投给卢拉,卢拉也未必真的就能将巴西变得更好。”

卢拉会是另一个“拜登”么?

2018年,卢拉入狱服刑消息传出后,拉美地区的一些激进左翼领导人纷纷为巴西的这位前总统站台喊冤,声称卢拉遭到了巴西右翼势力的政治迫害。

然而,该地区的温和左翼领导人,比如智利前总统巴切莱特和厄瓜多尔现总统莫雷诺,相对谨慎低调,没有作出激烈的站队和表态。

西班牙的《国家报》曾评论称,卢拉已经成了巴西的“分裂者”——他把巴西的民众撕裂为三大群体:无条件爱卢拉的群体,无条件恨卢拉的群体,以及对卢拉爱恨交加的群体。如此一来,南美的卢拉似乎成了美洲的又一个“特朗普”。

博索纳罗“死敌”卢拉归来,巴西明年大选要有“新拜登”了么?

不过四年过去,卢拉到底应该被称为另一个“特朗普”,还是已经渐渐变成另一个“拜登”了呢?

库托向UOL表示,许多巴西选民现在的心态是“想要一个与今天相反的东西”。“没有什么人比卢拉更反博索纳罗的了。不同的是,博索纳罗是极端主义,卢拉是实用主义,但他们是两极。”

这似乎和去年的美国大选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另外,卢拉的政治生涯和拜登一样,也是一部“逆袭史”。作为巴西历史上第一位工人出身的总统,卢拉出身贫寒,仅接受过小学教育。18岁时曾因工伤失掉了左手小指,25岁时因拮据而眼睁睁看着怀孕的妻子因病去世,后来在总统选举中还曾连续三届被当时的对手击败……其一波三折的人生经历和政治经历与拜登也有不少相似之处。

不过,卢拉最终能否卷土重来一切还是未知数。

库托指出,卢拉必须要找到一位合适的副总统候选人作为得力搭档,以此获得更多支持。但他认为,由于劳工党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曾于2016年被弹劾,因此很难与其他政党结成联盟。

如此一来,卢拉的竞选总统之路依然渺茫,而2022年的巴西会依旧有一个“特朗普”还是有一个新“拜登”,一切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