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特朗普的支持者说近期有“大动作”

新京报 2021-03-02 01:03:12
A+ A-

原标题:特朗普的支持者说近期有“大动作”

美国国会大厦1月6日发生暴乱后,华盛顿特区立即在大厦外设立了围栏和铁丝网,旨在保护周边地区安全。然而,这些安保措施直至今日仍未解除。

据《华盛顿邮报》3月1日报道,在一场线上会议中,华盛顿特区民众向美国国会警察局提出了“温和的建议”,即如果无法拆除2米高的围栏,希望能够至少拆除铁丝网。

官员们也对国会大厦附近仍未拆除围栏表示十分不满。当地时间2月25日,内华达州共和党众议员马克·阿莫迪称,“这让我感觉像在监狱里工作”。

根据国会警察局代理局长皮特曼消息,目前,威胁仍然存在,那些曾经参与1月6日冲击国会大厦的特朗普支持者正在计划第二次行动,他们“想炸毁国会大厦并杀死尽可能多的成员”。

至少2.2万人请愿拆除围栏

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并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导致正在召开联席会议的国会议员们被迫疏散,这场暴乱造成至少5人死亡。华盛顿特区立即在白宫和国会大厦周围建立起2米高的围栏,部分围栏还装有铁丝网。

然而,这一安保举措给当地民众和官员带来不便。《华盛顿邮报》指出,设立围栏不仅影响民众外出,还破坏了他们的娱乐活动,多年以来,人们乐于坐在国会大厦附近的草坪上欣赏风景,或是带着孩子一起野餐。

至少拆除铁丝网:华盛顿民众和官员对国会大厦的围栏十分恼火。/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至少拆除铁丝网:华盛顿民众和官员对国会大厦的围栏十分恼火。/《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社区咨询顾问杰伊·阿德尔斯坦表示,“围栏设立的范围已经超出了国会大厦本身。我们在国会大厦旁边拥有一个植物园,还有美丽的户外公园,但是设立围栏之后,我们很难再进去欣赏风景。”

阿德尔斯坦还强调,“目前,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游客想到访国会大厦或者华盛顿特区了,因为这个城市已经处于一种被封锁的状态。”

居住在国会大厦附近地区的民众艾莉森·坎宁汉还发起了一份请愿书,以阻止当地设立永久性围栏。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2万人在请愿书上签名。

坎宁汉表示,“我不希望通过设立永久性围栏的方式,来向1月6日的暴乱分子展示他们以某种形式取得了胜利。”

 一名行人在国会大厦附近的围栏旁边行走。/ 《华盛顿邮报》网站截图

一名行人在国会大厦附近的围栏旁边行走。/《华盛顿邮报》网站截图

围栏曾导致特区政府的立法文件积压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华盛顿特区官员也对国会大厦附近地区至今仍未拆除围栏的举措十分不满。

当地时间2月23日,华盛顿特区议会多名议员曾向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致函称,“保护华盛顿特区政府和民众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但是,设立永久性围栏、封闭街道或减少公共通道并不是确保国会大厦安全的方法。”

在这封联名信中,议员们写到,“独立大道和宪法大道上设立的围栏还影响了消防车、警车和救护车的行驶路线,导致紧急响应系统出现严重延误。”

 华盛顿特区议会议员的联名信。/ 华盛顿特区议会网站截图

华盛顿特区议会议员的联名信。/华盛顿特区议会网站截图

此后一天,在华盛顿特区召开的一场简报会上,民主党籍参议员蒂姆·凯恩及克里斯·范霍伦均表示,1月6日发生的国会大厦暴乱是政府在获取情报上的失败,并不是基础设施建设的失败。

凯恩指出,“我不认为凭借国会大厦仍受到威胁的模糊信息,就代表我们要一直保留这些围栏。参议员们都有一个疑问,威胁我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需要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也需要一个时间表。”范霍伦也强调,“建造一个永久性堡垒或永久性围栏的想法十分过分。”

与此同时,在国会大厦周围设立的围栏还产生了意外的副作用——削弱了华盛顿特区政府制定新法律的能力。

据美联社报道,由于华盛顿特区并不是一个州,其地方法律仍需交由美国国会过目,华盛顿特区政府立法的纸质文件也必须由专人亲手交到国会参众两院的领导层,无法通过邮寄或电子邮件的方式发送。华盛顿议会主席菲尔·门德尔森表示,“但是我无法通过围栏,只能想办法将文件送到国会大厦内部。”

 国会大厦的围栏阻碍特区政府颁布新法律。/ 美联社报道截图

国会大厦的围栏阻碍特区政府颁布新法律。/美联社报道截图

这一问题出现后,华盛顿特区和国会官员采取了新的举措,即特区官员在国会大厦外与参众两院工作人员碰面,再拜托对方将文件交给两院领导层。

特朗普支持者或再冲击国会大厦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当地时间2月25日,众议院拨款小组委员会举行了与国会暴乱有关的听证会,美国国会警察局代理局长皮特曼表示,“现有情报表明,曾经参加1月6日国会大厦暴乱的极端分子正谋划在拜登总统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进行第二次行动,他们希望炸毁国会大厦并杀死尽可能多的成员。”

 国会警察局代理局长:出于对国情咨文演讲的担忧,将保持高度安全戒备。/ politico报道截图

国会警察局代理局长:出于对国情咨文演讲的担忧,将保持高度安全戒备。/politico报道截图

皮特曼强调,“目前,拜登发表国情咨文演讲的时间仍未确定,但我们已经知道这些极端分子的想法。基于这些情报,我们应该采取更为谨慎的做法。在这些问题得到解决之前,国会警方将继续保持高强度的安全戒备态势。”

根据皮特曼的消息,这些极端分子不仅对攻击国会议员和军官感兴趣,他们还想借此传达一个象征性信息,即到底是谁拥有立法大权。

皮特曼公布的情报随即引发了人们担忧,但更令人担心的是,这一情况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据CNN报道,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极右翼团体“匿名者Q”开始在各大论坛就“3月4日再次冲击美国国会大厦”进行讨论,他们不仅否认了美国国会大厦暴乱是特朗普支持者所为,还坚称特朗普并未输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曾在听证会上提及与“匿名者Q”有关的阴谋论,“一些极右翼分子发现,美国总统的就职典礼曾经是在3月4日。早在1933年之前,总统就职典礼确实于3月4日举行。无论如何,他们已经开始考虑‘也许我们应该再次聚会,并于3月4日冲进国会大厦’的可能性。”

非营利组织“媒体事务”(MediaMatter)副主任斯蒂芬妮·勒表示,“极右翼团体‘匿名者Q’的支持者未能看到特朗普在1月20日正式就职,于是他们提出了新的阴谋论,并寻找了总统就职日期的‘合法口径’,希望从中得到解释,这就是‘匿名者Q’的生存方式。”

为什么“匿名者Q”把最后的希望寄托于特朗普3月4日就职总统上?/ 商业内幕网站报道截图

为什么“匿名者Q”把最后的希望寄托于特朗普3月4日就职总统上?/商业内幕网站报道截图

这一系列的阴谋论给现实世界造成了影响。商业内幕网站指出,截至目前,华盛顿特区的特朗普酒店已经上调了3月3日和4日的价格,这也是当地唯一一家上调房价的酒店。

文/雅卓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