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日产疫苗百万剂都将输往欧洲,南非人想打新冠疫苗?只能参加人体试验

东方网·纵相新闻 2020-12-29 21:54:53
A+ A-

原标题:日产疫苗百万剂都将输往欧洲,南非人想打新冠疫苗?只能参加人体试验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程靖

新冠疫情暴露出的全球不平等才刚刚显露出冰山一角。

累计确诊已过100万例的南非是非洲疫情最严峻的国家。但《纽约时报》28日报道称,根据与强生公司签订的协议,南非制药企业Aspen的新冠疫苗年产量可达每年3亿剂,但由于所有产量全部为欧洲国家所订购,加上南非政府迟迟未做出订购新冠疫苗的明确计划,南非人民想尽快打上疫苗只有一种途径:参加疫苗临床试验。

日产疫苗百万剂都将输往欧洲,南非人想打新冠疫苗?只能参加人体试验

(图说:南非开普敦的戴蒙德·图图艾滋病防治基金会,志愿者在参加强生新冠疫苗人体试验。图/The New York Times) 

据彭博社报道,南非卫生部12月初表示,该国计划于2021年中期开始为民众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首批疫苗将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牵头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能覆盖南非10%的人口。但届时,率先开展大规模接种英国、美国、加拿大等国或已给至少1亿国民接种疫苗。

此前,南非团结基金已支付了约2200万美元的首付款,以确保进入COVAX计划。该计划成员国的身份能保证南非获得公平的疫苗份额。尽管南非政府资不抵债、近半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相比于COVAX其他低收入成员国,南非已是相对幸运且“富裕”的国家。但南非作为被联合国人口基金认定的“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无法从COVAX免费或以极低价格获取新冠疫苗。

然而,南非种族隔离时代留下的阶层分化,让不少人认为接种新冠疫苗依然是财富充裕、有补充医保的白人的特权。

12月初,在开普敦南部的戴蒙德·图图艾滋病防治基金会,《纽约时报》记者遇到了几位希望参加强生新冠疫苗试验的开普敦居民。

42岁的木沙巴与妻子和三个孩子生活在附近的一居室里,他认为只有有钱有权的南非人才能打上疫苗,“我们可能要等到2025年。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做疫苗试验志愿者——这是我打疫苗的唯一机会。”

“到那会儿(2025年)我们可能都死了。”46岁的清洁工普鲁登斯说。

戴蒙德·图图诊所的强生新冠疫苗试验负责人、艾滋病研究者凯瑟琳·吉尔说:“假设他们今天不参加疫苗试验,他们短期内完全不可能打上疫苗。这个事实让人心碎。”

日产疫苗百万剂都将输往欧洲,南非人想打新冠疫苗?只能参加人体试验

(图说:药剂师在做新冠疫苗试验登记。图/The New York Times)

早在20世纪90年代,一些南非人自愿参加正在研发中的艾滋病药物临床试验。约翰内斯堡威特沃特尔斯兰德大学的研究员文特尔说,“当时的人感染了艾滋,有钱就可以自己买药;如果买不起药,就会死。”

南非计划从COVAX获取能够覆盖10%人口(含高危人群和前线工人)的疫苗,并计划直接从制药企业购买疫苗,来满足其余5000万人的需求。但各国政府购买新冠疫苗的价格通常是不固定的:据《纽约时报》报道,12月中旬,一位比利时政府部长无意间在社交媒体上“泄密”,称购买同一种新冠疫苗时,美国比欧盟支付了更高的价格。

这意味着在抢购疫苗的全球竞赛中,资本仍是最重要的因素。与“疯狂囤货”的欧美国家不同,南非尚未披露与制药企业的订购协议,一些活动家声称要起诉南非政府,要求公开疫苗订购进展。但如南非政府疫苗咨询小组成员、生物伦理学家埃姆斯·戴所说,“一些国家在疯狂购物,我们(南非)还没开始逛街。”

南非制药企业AspenPharmacare是强生新冠疫苗的生产商。但南非政府表示,目前只与一些制药企业有过初步询问,意味着一旦强生疫苗审批通过,该国生产的疫苗只能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已经订购疫苗的他国,不知何时才能提供给自己的国民。

日产疫苗百万剂都将输往欧洲,南非人想打新冠疫苗?只能参加人体试验

(图说:南非卫生部长曾呼吁发达国家不要“囤积”疫苗。图/The New York Times)

强生公司此前表示,未来将5亿剂新冠疫苗平价供应给COVAX,以帮助低收入国家获取疫苗。尽管南非不属于“低收入国家”行列,由于强生新冠疫苗只需接种一剂,且不需要低温储存和运输。与需要冷链运输的辉瑞/BioNTech新冠疫苗相比,南非政府对强生疫苗寄予厚望。

本月初,强生公司表示将于2021年1月公布三期临床试验初步结果。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信息中心估计,截至12月29日,南非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01万例。23日,南非卫生部表示,第二波疫情正在“以指数级别”扩散,这一波疫情很可能由变异的新冠病毒导致。当日南非新增病例超1.4万例,检测阳性率高达26%。而南非的研究人员最近发现了一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可能是近期疫情异常反弹的原因之一。

对于一些被选中参加新冠疫苗测试的“幸运儿”来说,他们仍需要祈祷自己接种的是真实的疫苗,而非安慰剂。

“因为我想活着。”开普敦居民木沙巴对《纽约时报》记者说。

第二天早上醒来,木沙巴感觉良好,他因此让妻子也去注册参与疫苗试验。几天后,吉尔博士收到强生公司的通知,该地区不再需要新的试验对象——这也意味着,明天早上她必须赶走那些在诊所门口排队注册疫苗试验的人了。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