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东方网·纵相新闻 2020-12-08 21:45:03
A+ A-

原标题: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周安娜

据委内瑞拉媒体7日报道,12月6日举行的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议会)选举82%的选票已统计完毕,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领导的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共赢得超过350万选票,占总票数的67%。

这意味着,委内瑞拉执政党时隔5年终于夺回了对议会的控制权。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马杜罗在电视讲话中表示,委内瑞拉将"进入新的时代"——"毫无疑问,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

委内瑞拉分析网(Venezuelanalysis)将这次议会称为"近代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场选举"。反对派的一致抵制、高到离谱的弃权率、国际组织的不认同……让这场选举的"可吃瓜性"不亚于美国大选。

上周,委内瑞拉领导人马杜罗在公开讲话中表示,如果他所在的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无法在6日的议会选举中获得多数席位,他将辞去总统一职。他说,他的命运掌握在委内瑞拉人民的手中。

委内瑞拉人"留住"了他们的总统,虽然以极低的投票率。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瓜伊多的"穷途末路"

委内瑞拉上次举行换届议会还是在2015年。当年,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徐世澄应邀亲历并观摩了那场选举。他在《委内瑞拉国会选举亲历记》中指出,当时反对派的胜出不仅是执政党领导人没有预料到的,也出乎不少反对派人士的意料。

五年后,当委内瑞拉已经饱受经济危机、国际制裁和政治闹剧的苦楚,一位执政党议员候选人向当地媒体表示,眼下,这是一场"关乎委内瑞拉民族国家生存"的选举。

委内瑞拉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艾玛拉(Aymara Gerdel)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作为一个非常政治化的国家,委内瑞拉的此次选举除了出炉新一届议会,更大的意义在于该国自瓜伊多"自封总统"开始的一系列政治闹剧将有一个结尾。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图说:今年1月5日的议长选举中,瓜伊多在被禁止进入国会大厦后选择翻墙而入)

去年1月23日,瓜伊多以2018年总统大选没有合法性为由,宣布自己以国会主席身份担任"临时总统",继而向马杜罗政府发难。

在不断闹腾了近两年后,瓜伊多此次依旧以反对派"领头羊"的身份对议会进行了抵制,拒绝承认选举的合法性和结果。BBC报道称,瓜伊多在视频中表示,"虽然我今天不能保证有一个神奇的解决方案,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并不孤单。我们不会放弃。我们会付出一切直到胜利。"

此前,瓜伊多号召委内瑞拉民众应跳过投票,直接参加12月12日的咨询会,表态是否拒绝6日的投票,以及是否希望更换政府。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图说:瓜伊多现身议会结果出炉后的新闻发布会上)

然而,持续的折腾让瓜伊多维持了"小丑"身份。

美联社7日称,瓜伊多此举遭到了参加选举的其他反对派声讨。其中一些成员表示,他们并不愿抵制选举,更希望在民主框架内逐步解决委内部问题。

"存在两种激进立场,但在中间有很多人既不是左翼也不是右翼。"一位参选议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

委内瑞拉分析网表示,这样的立场让反对派面临着可能是近20年以来"最重大的一次分裂"。

此外,拒绝选举意味着瓜伊多在新一届议会开始后将失去议员身份,而在执政党夺回议会控制权后,其"临时总统"的头衔也越来越难以获得认可。

"他现在穷途末路。属于瓜伊多的时代结束了",《纽约时报》这样评论道。

超高弃权又以何翻盘

对于马杜罗来说,让他"翻盘"的多数席位仿佛是动乱长夜中的一抹曙光。然而,历经五年赢回的多数席位真得"多"么?

西班牙《国家报》报道称,据委内瑞拉选举机构的工作人员私下透露,一些投票站的弃权率高达八成甚至九成,早已超过官方透露的70%。

埃菲社则在访问了数个投票中心后表示,投票中心"空空如也","没有一处有选民在排队投票"。而当被问到投票率相关问题时,工作人员也总是含糊其辞,只以"低"或"非常低"来应对。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图说:零零星星去投票的委内瑞拉选民。)

"他们没有办法不弃权,他们没有(支持的)政党,"委内瑞拉安德烈斯·贝约天主教大学政治和政府研究中心主任向法新社表示。

据委内瑞拉的一份报告显示,委国人民对此次议会选举的兴趣很低,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表明,超过62%的委内瑞拉人既不支持马杜罗,也不支持瓜伊多(所在党派)。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民调数据分析公司Datanálisis的总裁在推特上指出,高弃权率不应完全归咎于反对派的抵制,而应归咎于"国民对政治部门的不信任"。"主要问题是内部斗争,而这一点被削弱了,以至于反对派现在完全依赖于国际政治。"

此外有分析指出,过低的投票率除了反映出委国选民普遍对国家前途缺乏信心外,也反映出反对派仍保有一定影响力。马杜罗所在的统一社会党虽然赢得了多数议席,但过高的弃权率导致其得票率远低于其党员总数(680万),说明"基本盘"中对现状不满者大有人在。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图说:亲自去投票的马杜罗)

不过,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别与区域高等问题研究院讲师黄忠向纵相新闻表示,反对派对执政党的挑战已经持续了20年,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成功,主要还是由于自己的能力不足。

黄忠指出,当下的反对派"民主团结联盟"由28个政治倾向各异的政党和组织组成。尽管大家在推翻马杜罗所在党派的目标上保持一致,但由于利益和主张差异太大,迄今为止不但提不出共同的行动纲领,在关键时刻还经常分裂,自乱阵营。

相对于反对派,马杜罗政权的阶级基础不仅要牢固得多,其政治策略也更灵活。黄忠表示,目前,马杜罗政府一方面对反对派强力人物进行打压,另一方面释放出与反对派和谈信号,帮助自己在国内外赢得话语优势。

"在委内瑞拉,(现在)几乎没有人相信瓜伊多会把底层民众利益放在心上,人们认为他只想着保住过渡总统职位,不足以带领国家走出发展困境",黄忠说。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美委关系何去何从

不被委国人民认可的反对派依旧借着国际力量"赖以生存"。当地时间7日,包括美国和欧盟在内的几十个国家不出所料地在选举结果出炉后对选举的合法性提出质疑,称无法承认选举结果。

首当其冲的就是美国务卿蓬佩奥。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6日,蓬佩奥声称委内瑞拉的议会选举"是一场骗局",随后被委外长阿雷亚萨讽刺此举就是"僵尸说话",并表示美国大选也存在欺诈行为,蓬佩奥应接受真相。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图说:委内瑞拉外长阿雷亚萨(图右短发戴白色口罩)与选民交谈)

随着美国总统即将换届,拜登似乎给马杜罗带来了希望。在拜登11月7日宣布胜选后,马杜罗是最早送上祝贺的国家领导人之一,他在推特写道:"委内瑞拉随时准备与美国人民和政府进行对话和谅解。"

马杜罗的儿子马杜罗·格拉也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传递出委内瑞拉政府希望与美国下一届政府接触的信息。

按照格拉的说法,执政党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内部已就委美关系走向作讨论。"只要符合我国发展需要,我们愿意与任何人对话。"

马杜罗重掌议会但国步艰危,瓜伊多危言耸听仍唯恐天下不乱

(图说:11月29日,马杜罗·格拉的支持者们在为他举行的集会上欢呼。)

美联社此前报道表示,考虑委方人道主义和抗疫需求,拜登上任后可能会放松对委内瑞拉的制裁。

不过,美国政府委内瑞拉事务特别代表埃利奥特·艾布拉姆斯认为,就委内瑞拉局势,共和、民主两党有强烈共识,即要求继续施压马杜罗。拜登上台后,美国对委政策不会有大变化。

对此,黄忠指出,在委内瑞拉议题上,拜登团队试图改变特朗普威胁使用武力的做法,考虑多边对话,想要委内瑞拉政权以和平方式过渡。其核心问题是,它在让马杜罗下台这个目标上与特朗普政府别无二致,而这正是前者不可能接受的地方。

不仅如此,由于国内选举政治的后续影响,拜登团队难以改变之前特朗普对委内瑞拉的强硬态度。因此,拜登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制裁政策恐怕不会做出实质性改变。

艾玛拉也向纵相新闻记者透露,根据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OFAC)的数据,截至8月20日,根据特别指定国民名单(SDN List),美国对委内瑞拉的累计制裁达270项。

"对委内瑞拉和其他国家的制裁其实是美国堂而皇之的‘国家安全政策’及‘自卫’,凌驾于国际法和国际准则之上。"艾玛拉强调道。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