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滥杀、虚伪、双标……一幅讽刺漫画背后抹不去的战争罪行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20-12-07 16:10:23
A+ A-

滥杀、虚伪、双标……一幅讽刺漫画背后抹不去的战争罪行

12月1日,中国青年插画师乌合麒麟在社交媒体发布新作品《致莫里森》。画面中,一名酷似莫里森的男子高喊“道歉”,记者的摄像机都对向了瘦弱的画师,但无人在意身后猎杀平民的士兵,以及被国旗掩盖着的死难者。(图片来源:青年插画师@乌合麒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云舒

报道 11月19日,澳大利亚军方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证实,多名澳大利亚军人涉嫌在驻阿富汗期间滥杀平民。

就在此事引发国际社会震动和舆论广泛批评之际,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却转而向中国“开炮”。他声称,一幅中国画家创作的反映澳军暴行的漫画是“假照片”,并要求中国道歉。

与此同时,真正的受害者——被无辜残害的阿富汗平民,仍然没有等来属于他们的公道。

调查报告显示,澳军人驻阿期间涉嫌参与23起杀害囚犯和平民事件,39人被杀害

1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谴责澳大利亚士兵残杀阿富汗平民和犯人的行为,并引用了中国青年插画师乌合麒麟的漫画作品。

画面中,一名澳大利亚士兵手持利刃,威胁抱着羊的阿富汗儿童。漫画下方配文“不要害怕,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给你们带来和平”。

“这幅画是我在11月22日晚间和23日白天创作的。当时我看到新闻说,澳大利亚驻军在阿富汗残杀平民39人,其中还有士兵用匕首割喉了两名年仅14岁的阿富汗少年。”漫画作者乌合麒麟介绍说。

乌合麒麟看到的新闻,是澳大利亚国防军督察长办公室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报告称,在驻阿期间,有25名澳军人涉嫌参与23起杀害囚犯和平民事件,39人被杀害,另有2人被虐待。

报告披露了一些细节:澳军将阿富汗成年男子和男孩集中枪杀或蒙眼割喉;将两名14岁男孩割喉后装入口袋投入河流;要求新兵枪杀战俘来“练手”等。

报告显示,一支澳大利亚巡逻队拦住一名阿富汗平民,随后长官命令下属朝他射击。士兵在无辜丧命的平民遗体下面摆放武器,制造死者是“恐怖分子”的假象。

乌合麒麟用画笔记录下了自己的感受,完成了这幅作品。“我所画的,看起来场景是荒诞的,但却又是真真实实地曾在这个世界上某个角落发生过的事情。我希望更多人看到这幅画,关注到这起现实发生过的悲剧。”

出人意料的是,在赵立坚推特发出2小时后,莫里森公开宣称,赵立坚的推文包含一张“伪造的”图片,所有澳大利亚人、澳大利亚士兵都觉得被深深冒犯,并要求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另一面,在受害国阿富汗,许多民众与专家学者对澳军暴行表示愤慨,并感谢中国发声。喀布尔政府工作人员穆斯塔法说:“中国政府能够谴责这一行为是很好的事情,其他国家也应该谴责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境内犯下的丑恶行径。杀害了39人是他们的说法,在我们看来,他们已经杀害了数百阿富汗人,在阿富汗境内犯下了大罪。”阿富汗政治分析师汗·穆罕默德·达尼什朱表示,澳政府要求中国道歉的行为十分可笑。澳方应做的是就本国士兵的战争罪行向阿富汗人民真诚道歉。

《阿富汗时报》12月1日发表社论称,“饱受苦难的阿富汗人民对于中国谴责(外国军队)在阿富汗境内的非法杀戮行径表示欢迎,我们也欢迎其他国家支持将杀害无辜阿富汗人的凶手绳之以法的正义立场。”这篇社论呼吁其他国家同中国一样,密切关注近20年来外国军队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行问题。

某些国家的“愤怒”,只是其在阿富汗的暴行在国际社会面前曝光后的恼羞成怒

在澳大利亚以及部分西方国家政府看来,比起澳军士兵的行为,中国的谴责更令他们无法忍受。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凯尔·布朗在推特上称“与澳大利亚站在一起”,指责中国“散布假消息”。当地时间11月30日,法国外交部发言人无端指责推文呈现的图像“令人十分震惊,且带有偏见”,并称这“侮辱了在阿富汗服役了近20年的所有国家的武装部队”。

个中逻辑十分滑稽:澳军对阿富汗平民的屠戮,不会损害全体驻阿武装部队的“功绩”;对澳军暴行的谴责,则是对他们的侮辱。

“部分国家某些人最近的所谓‘愤怒’,应该可以理解成其在阿富汗的暴行在国际社会面前被曝光之后的恼羞成怒。这种激烈反应还包含着自认为西方、自认为发达的某些国家,不愿意被东方国家、发展中国家公开揭露丑行的微妙而脆弱的心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告诉记者。

多年来,以美军为首的多国驻阿富汗军队“以反恐之名制造恐怖,以人权之名侵犯人权”的行为频频被曝光。

2012年,一个名为罗伯特·贝尔斯的美国士兵突然闯入驻地附近村庄,枪杀16名阿富汗平民,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事发后,罗伯特被送回美国受审。通过达成认罪协议,他成功逃脱死刑判决。

阿富汗以外,惨剧也在上演。2005年11月19日,美军士兵残忍杀害了伊拉克哈迪塞镇的24名平民,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犯下罪行的士兵在美国接受了审判,其中7人被宣判无罪,1人被宣判监禁90天,且并未执行。

21世纪以来,西方国家多次对外进行军事行动,给当地人民带来巨大伤害

相隔千里,澳大利亚为何在阿富汗驻军?

“澳大利亚将美澳军事同盟作为其军事安全防务的基石。1951年《澳新美安全条约》签署,美澳军事同盟正式形成。”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讲师丑则静表示,澳军参加了美军领导的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多次军事行动,他们认为这不仅有助于澳大利亚在地区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也显现其国际地位。

2001年10月,美英组成联军,以反恐为名对阿富汗进行空袭,拉开了旷日持久的阿富汗战争的序幕。11月,澳大利亚派兵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参与阿富汗战争。

然而,这场“反恐”战争,未能铲除极端组织,也没能给阿富汗带来和平,反倒给阿富汗平民带来了巨大伤害。《阿富汗时报》总编辑曼苏尔·法伊齐表示,在战争之前,阿富汗境内只有“基地”组织在活动,而如今,在外国军队尚未撤出的情况下,已经有20多个恐怖组织在阿境内活动,阿富汗的安全形势比战争爆发前更加恶劣。

“美国及其盟友发动的阿富汗战争旷日持久,其目标显然不仅仅是反恐,而是有明显的地缘政治考量。其目的是保持美国在该地区的实际控制,而不是为阿富汗提供一个有序的自我修复与发展的既定方向。”刁大明说。

2003年3月20日,以英美军队为主的联合部队绕开联合国安理会,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单方面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并推翻萨达姆政权。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波兰四国参与了这场战争。

伊拉克战争爆发至今,伊拉克恐怖袭击和教派冲突频发,人民饱受战乱之苦,国内重建百废待兴,宗教极端组织趁乱坐大,频繁发动袭击,造成大量平民伤亡。

“战争给伊拉克人民带来太多苦难。”从事导游工作的伊拉克人麦基称,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让整个国家陷入战乱,“爆炸”“空袭”对伊拉克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2011年2月,利比亚国内爆发严重骚乱,流血冲突不断升级。3月19日,法国以“保护利比亚平民”为由,率先派战机对利比亚进行空中打击;美、法、英等多国联军随后向利比亚发起军事打击。

然而,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的国际调查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北约2011年对利比亚的军事干预造成了多起平民伤亡,其中最大一起平民伤亡事件发生在马杰尔镇,造成34名平民死亡、38人受伤。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利比亚陷入混乱,曾经繁荣的北非国家沦为被各种武装派别分裂的战场。

旷日持久的战争,给当地人民带来大量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根据布朗大学2019年发布的报告,自2001年美国发动“反恐战争”以来,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等战场上,平民死亡人数高达335745人,占死亡总人数的42%。这还不包括由于缺少食物、饮水或因战争引发疾病所造成的间接死亡人数。

有关联军驻军罪行的相关调查常因政治介入无疾而终,涉事军人最终逍遥法外

“自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军队也多次被爆出虐囚等丑闻,后来即便进入司法程序,也久拖不决,最终涉事者基本都得到了轻判,并未得到应有的惩罚。”刁大明表示,这种情况不排除在如今的澳大利亚发生。

虽然澳方表示涉案军人会根据澳大利亚的法律和司法制度得到处理,不过,由于相关报告内容关键部分被隐藏,澳政府在赔偿受害者的问题上也未表明态度,令各界对澳方能否彻底追责感到担忧。有声音认为,除非修改相关法律,否则很难对涉嫌战争罪的军人定罪。

除澳大利亚外,其他北约国家驻阿富汗军队也有过战争罪行被曝光,但相关调查常常因政治介入无疾而终,涉事军人最终逍遥法外。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一个涉及英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涉战争罪的上诉案,即以宣布被告无罪而收场,尽管他本人承认违反了《日内瓦公约》。

2019年6月17日,美国海军军事法庭开庭审理美国海豹突击队特别行动负责人加拉格尔一案。他被控在伊拉克滥杀平民、割喉战俘,还拍照向战友炫耀,多名海豹突击队队员在审判中作证自己曾目睹其犯下战争罪。但陪审团最终只认定其与被杀者尸体合影违纪,对他作降级处理。数月后,加拉格尔的军衔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赦免下得以恢复。

另一方面,任何试图揭露美军及其同盟战争罪行的行为,都会受到美国及其同盟的强烈抵抗。

此前,国际刑事法院拟调查美军在阿富汗涉嫌犯罪行为,但一直遭到美方的阻挠。2020年9月2日,美国宣布将制裁负责调查美军在阿富汗潜在罪行的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本苏达,以及国际刑事法院管辖、互补与合作司主管法基索·莫乔乔科。美方还威胁称,制裁还适用于任何未经美国允许就参与调查美方人员的个体。

2006年创建“维基解密”网站的澳大利亚人阿桑奇,曾于2010年曝光大量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犯下的战争罪行。其后,阿桑奇被美国政府发起多重指控。事实上,在将矛头对准美国之前,该网站曾得到大量的赞扬和荣誉。2008年,其被《经济学人》杂志授予“新媒体奖”。2009年,该网站获得国际特赦组织奖。在2010年5月,《纽约每日新闻》将其列为“彻底改变新闻界网站”第一名。

澳大利亚漫画事件暴露出一些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上的伪善和双重标准

不谴责虐杀平民的战争暴行,反而指责声讨暴行的人士“令人反感”;不惩罚犯下反人类罪行的士兵,反而千方百计阻挠世人获悉真相。这不禁让人疑惑:发表这种言论的人到底是站在战争罪犯一边?还是站在国际正义和人类良知一边?

“莫里森的愤怒到底是什么?‘照片’?我想不是。真正令他恼怒的是,他认为中国人无权对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的谋杀行为发表评论。”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前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表示。

在丑则静看来,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在人权问题上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指手画脚甚至大肆攻击,但此次中方谴责澳军侵犯人权的暴行后,澳方却倒打一耙指责中方发布“假照片”,还得到了部分西方国家支持,“这体现了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上的伪善和双重标准”。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西方在自己承认了罪行之后,竟然对中国基于事实的人道主义谴责暴跳如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沈逸表示,“我做了什么,那是我的事,反正轮不到你来说我”,这是典型的自我中心主义和西方霸权思维。

沈逸认为,这个事件可以看成是国际体系变迁过程中的一个插曲,“它显示了走向没落的西方强国,连在最基本的程序意义上维持所谓普世价值的样子都懒得装下去了。战争罪行的披露、澳大利亚政府的拙劣表演、西方国家明显基于种族主义色彩的政治认同和站队,诸如此类代表着旧国际体系中的错误、糟糕的一部分,终将被历史抛弃。”

责任编辑:梁云娇 CN07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