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多少“沙文”仍在暴力执法

东方网·纵相新闻 2020-10-12 00:53:35
A+ A-

原标题: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多少“沙文”仍在暴力执法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钟书毓

当地时间10月7日,曾“跪杀”致死非裔男子弗洛伊德的美国白人警察沙文被保释出狱了,于是,对此愤怒的人群继续进行关于种族不公的抗议。

除此之外,一些曾遭到警察执法而致命的黑人家庭也开始寻求事件真相并维权。

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多少“沙文”仍在暴力执法

示威翻案很难

在沙文被保释后,许多美国民众再次走上街头,高呼“没有正义”的口号。

抗议活动促成的还有一些家庭对过去家人被暴力执法事件的追责。据美联社11日报道,有三个家庭正针对当年家人被暴力执法致死的案件,敦促当局重新展开调查。

24岁的彼得斯在州际公路上被枪杀、41岁的斯科特被警察追击殴打“无法呼吸”、刚成年的亨利停车时被警察射杀,而造成这样后果的警察都被判处无罪。因此,一些活动人士重新开始讨论这几起案件。

报道称,一些有执法经验的人士认为,如果抗议活动造成的外部压力足够大,全国范围内推动警察改革的行动可能会被检察官默许。

全国警察协会发言人贝奇表示,她觉得在目前的环境下,之前被免除不当行为的警察可能最终会面临刑事指控。

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同时也是前联邦检察官的大卫·艾伦·斯克兰斯基认为,弗洛伊德事件可能会促使检察官更仔细地审查新案件。“但大多数人都是根据案情解决案件,而不是为了应对政治压力。”因此在没有重大新证据的情况下,检察官不会重翻旧案。

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多少“沙文”仍在暴力执法

在美国法律中,当警察担心自己的生命或他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们被允许使用可致命的方式来执法。而由于刑事法庭和陪审团往往非常尊重警察和他们必须做出的瞬间决定,这些受害家属们有时会转向民事法庭寻求正义。

在停车时被警方枪击致死的亨利,其家人曾在2016年达成了600万美元的民事和解,但亨利的父亲至今还在寻求当年的真相。

但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即使“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反种族主义活动势头正猛,亨利的父亲也并不奢望它能带来什么变化。

常年屈辱对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9日报道称,根据社交媒体流传出的视频,此前在堪萨斯市一处加油站附近,一名警察跪压逮捕了一名黑人孕妇。

这位妇女有9个月的身孕,但在视频画面中,她脸朝下被警察用膝盖抵住背部和臀部。尽管胎儿被证实并无大碍,但这位妇女的背部出现神经问题,还有一大块瘀伤。

该起事件引发了当地黑人群体的怒火,抗议者连续5天都来到堪萨斯市政厅外示威,要求警察局长理查德·史密斯辞职,并要求市政府将警局50%的预算用于该市黑人社区的社会服务。

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多少“沙文”仍在暴力执法

9月11日,美国佐治亚州再次发生警察暴力执法事件。26岁的黑人男子罗德里克·沃克被两名警察骑在身上,其中一名警察还不断殴打他头部。沃克在被打过程中两度失去意识,最终左眼还受了伤。 

最后警长办公室发布声明表示,打人警察已被解雇,但并未公布其身份及调查结果。

除了被强压、殴打外,黑人群体还常常受到白人警察的“羞辱”。2019年,43岁的黑人男子唐纳德·尼利被德州警察以涉嫌非法闯入罪逮捕,当时警察局声称只能派出骑警,因此,在唐纳德被戴上手铐后,由两名白人警察骑在马背上一路牵引。

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多少“沙文”仍在暴力执法

该画面在网上曝光后,引起网民公愤,不少人认为警方的做法“令人作呕”。有人评论认为这让人想起南北战争前的历史,厌恶地表示:“仿佛他们是奴隶主,被戴上手铐的人是他们的奴隶。” 

据美国ABC新闻报道,目前,唐纳德正因被警方羞辱后产生的心理创伤与恐惧,起诉德州政府及警察局,要求赔偿100万美元。

即使弗洛伊德事件在全美引发如此大的平权活动,在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背景下,黑人被屈辱对待的现状依旧很难改变。

平权长路漫漫

数百年来,种族主义在美国阶级中一直存在,根深蒂固。

即便美国的法律上明确了黑人享有“平等”的权利,但无论是弗洛伊德、还是其他不同社区的黑人群体,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暴力执法事件依旧折射出美国种族偏见无法改变的事实。在美黑人群体还是处于“无法呼吸”的状态。

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多少“沙文”仍在暴力执法

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曾公开表示:“我们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消除400年来的种族主义。” 

9月23日,肯塔基州检察长丹尼尔·卡梅伦公布,针对3名白人警察涉嫌“误杀”黑人女子布伦娜·泰勒一案,一个大陪审团作出对路易斯维尔市警察乔纳森·马丁利和迈尔斯·科斯格罗夫不予起诉的决定,另一名警察被控肆意危害罪,却不是因为射杀泰勒。

由此又引发不少民众的强烈反对,肯塔基州等多地再掀反种族歧视和反警察暴力执法抗议浪潮。

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多少“沙文”仍在暴力执法

不少抗议者也承认现实表示,尽管肯塔基州检察长卡梅伦是非洲裔,但白人警察依然脱罪,显示出美国社会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并不是由黑人检察长办案就能解决。

在当今社会,有多少“弗洛伊德”在等待维权,还有多少“沙文”仍暴力执法。在北美大陆上,黑人群体的“平等梦想”似乎遥不可及,制度性种族歧视始终存在于美国。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