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安倍晋三的8年和147天:抱憾退场还是“撂挑子”?

澎湃新闻 2020-08-28 23:38:27
A+ A-

原标题:人物丨安倍晋三的8年和147天:抱憾退场还是“撂挑子”?

今年8月24日对于65岁的安倍晋三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到当天为止他已连续担任日本首相2799天,成为日本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然而,4天后,他因身体原因,宣布将辞去首相职务。

当地时间2020年8月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下午在东京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宣布辞去首相职务。人民视觉 图

当地时间2020年8月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下午在东京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宣布辞去首相职务。

虽然此前关于“后安倍时代”及安倍明年任期结束之后的接班人选早有讨论,但这一消息还是让许多人惊诧不已。直到安倍晋三在8月28日下午发布会前致电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传达辞职意向,人们都一直以为他将留任至任期结束那一天。

英国广播公司(BBC)评价安倍晋三,称其是一名坚定的保守派与民族主义者,执政期间通过激进的“安倍经济学”经济政策以期刺激经济增长。“他加强了日本的防卫能力,提高军费开支,但未能修改日本宪法第九条禁止因非自卫原因组织军队的规定。”《纽约时报》则指出,安倍带领日本从一场毁灭性的地震、海啸与核事故中恢复,一定程度上修复了日本经济。

然而,不论是对于安倍还是日本民众来说,安倍的辞职都不算一个完美的收场。安倍在2007年因病辞职之时曾遭到很多指责,称其“撂挑子”之后留下许多遗留问题,而当安倍二次担任首相后仍以这样的方式离去,类似的声音再次出现。

对于辞职的原因,除了自身溃疡性大肠炎再次发作,可能会影响政治判断,因而“继续作为首相已经不合适”,安倍还表示,新冠疫情当前,现在辞职是一个“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时机,但他同时也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间辞职,向国民表示由衷的道歉”,自己只能带着未完的政治抱负,提前离场。

“安倍时代”即将落幕。

现在,要选出一个什么样的首相来替代安倍,新首相会如何塑造日本下一个时代,这个问题已经迫在眼前。

八年

1954年9月21日,安倍晋三出生于一个日本政坛世家。

1987年6月,安倍晋三与日本森永制果株式会社社长松崎昭雄的女儿松崎昭惠(婚后改名安倍昭惠)结婚。两人的结合为安倍赢得了日本财团的倾力支持。

在安倍晋三担任首相之前,其家族已出现过两名首相——外祖父岸信介和外叔祖父佐藤荣作。其父亲安倍晋太郎也曾担任过日本外务大臣,并当选过国会议员。1992年,晋太郎离首相大位仅一步之遥的时候却因病去世。

1993年,安倍首次当选国会议员,正式踏入政坛。2001年至2006年担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曾备受安倍父亲照顾,所以在其执政的5年里,安倍晋三一直都被委以重任。

2006年9月,作为小泉钦点的接班人,时任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成功当选自民党总裁,进而接任首相一职,成为战后日本最年轻首相,一度成为媒体风云人物。但不到一年,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落败,内阁又频频出现丑闻,2007年9月,安倍基于政治现实,政令无法顺利执行,以健康为由(同样是因溃疡性大肠炎)辞去首相一职。

此后6年里,日本政府仿佛走马灯般换了7任首相,让日本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2008年安倍重返政坛,2012年再度参选自民党总裁并获胜,自民党成立以来两度担任总裁的,目前只有安倍一人。在他再次成为首相后,日本政坛动荡的局面终于回归稳定。

2019年11月20日,安倍晋三因在任时间累计达到2887天,超过日本前首相桂太郎2886天的在任纪录,成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

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王鹏飞在此前为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撰写的文章中称,自2012年起,安倍晋三凭借自民党与公明党联盟在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坐稳了一个时代。安倍在其第二任期期间也数次传出以权谋私的丑闻,但并未动摇其统治,他在多次选举中都取得了胜利。

2017年,安倍晋三的政治权力达到顶峰,当时他所在的自民党及其盟友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胜,获得了三分之二的席位。

到今年为止,安倍晋三已连续执政8年。王鹏飞认为,安倍能够长期执政有三个原因。首先,自第二次安倍内阁成立以来,秉持经济优先的原则,将政策着力点集中于提振经济,高调推出“安倍经济学”。其次,日本政坛自民党一党独大格局为安倍内阁提供了稳定的政权运营条件。最后,冷战后,小泽一郎、桥本龙太郎、小泉纯一郎等日本政治领导层所追求的首相支配与官邸主导体制在第二次安倍内阁时期已日臻成熟,自民党内部派阀政治在经历政治改革与选举改革后相对削弱,使得自民党内部缺乏制衡安倍的其他势力。基于此,安倍得以有更多精力处理经济领域、外交与安全保障领域,以及在教育领域、生活领域长久以来堆积如山的课题。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姜跃春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安倍的确在经济和外交两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但是,自去年博得日本宪政史上在任时间最长首相这一光环后,安倍内阁便接连面临诸多意料之外的挑战。内政上,内阁丑闻不断,从之前一度尝试掩盖的“森友学园”、“加计学园”问题在国会再度被审议,到疑似公款私用的赏樱会问题,近期更有抗疫压力及美韩等外交关系的压力,在野党抓住这些问题步步紧逼,安倍疲于应付。

此前民主党政府未能解决的包括摆脱通货紧缩、少子化和老龄化等诸多问题,在安倍任期内也未得到根本的改善。安倍任内最大的政治目标——修宪问题也在2019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过后遭遇挫折,“修宪势力”未能获得超过三分之二席位,使得修宪之路阻力重重。外交上,与韩国史无前例的交恶,与俄罗斯关于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问题的谈判毫无进展,以及与朝鲜的人质问题协商无果而终,均显示其外交成绩乏善可陈。

经济上,日本内阁府8月17日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4月至6月)国内生产总值(GDP)初值显示,今年日本二季度全国实际GDP比上季度下降7.8%,降幅创下二战后的最差纪录。而从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日本已连续3个季度经济负增长。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安倍第二次上台的2012年,日本GDP总量为6.203万亿美元,而2019年日本GDP仅为5.082万亿美元,下降近20%。安倍晋三第二次上台后推出的“安倍经济学”的所有增长几乎被抹去。

2020年本应是安倍最为辉煌的一年——东京奥运会的举办将使他的支持率上升,奥运景气会夯实“安倍经济学”的成绩,而经济好转无疑将会巩固安倍内阁的基础。王鹏飞指出,安倍如果能携成功举办奥运的超高人气提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在野党将被逼入绝境,进而能拥有更多政治资本来解决任内最大的政治课题——修宪。

然而,今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奥运会不得不延期至明年举行,剧本从一开始就走偏了方向。

147天

对于中学时代就患上溃疡性大肠炎的安倍来说,2020的这半年或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日本《朝日新闻》此前报道,首相活动记录显示,1月26日至6月20日期间,安倍已连续147天执行公务,和他见过面的多位人士形容“他看上去非常疲惫”。副首相麻生太郎17日也对此表示,“连续工作147天,一般情况下身体会垮掉的”。

这147天正是全世界包括日本都在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半年,即使未敢有半点松懈,批评之声仍如潮水般向安倍涌来。

从日本政府对“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处理,到日本对新冠患者的检测和收治,再到日本政府紧急修改《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宣布紧急状态,以及2020东京奥运会被迫推迟举办,安倍的支持率节节退败。

在一些批评人士看来,造成这样的结果是安倍“一家独大”的政治隐患。日本民主党前政治家、东京早稻田大学社会研究学院教授中林美惠子(Mieko Nakabayashi)告诉“德国之声”,如今的日本政府没有展现出领导力,安倍没有扮演领导者的角色,这场危机揭示安倍“根本没有骨气”。

横滨市立大学名誉教授矢吹晋在给澎湃新闻的一封邮件中提到,日本网站President Online上的一篇文章指出:安倍在第一届任期时不会察言观色,但是对于处理危机情况下的领导人来说,解读国民的意思,察言观色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这147天,除了内忧安倍还同时面临外患。

一方面,日韩之间从去年开始愈演愈烈的二战强征劳工和慰安妇等历史遗留问题尚未解决,今年日本对韩限制出口措施也未见缓和迹象,《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更是面临随时终止的局面。

而美日关系也非一帆风顺,日本近日叫停陆上导弹拦截系统“陆基宙斯盾系统”部署计划,被认为其已经不完全是“随美起舞”。

责任编辑:李皓 CN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