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看见澳教科书中出现这张地图,澳媒像疯了一样

环球时报 2020-08-27 06:30:49
A+ A-

原标题:看见澳教科书中出现这张地图,澳媒像疯了一样

近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一些私利学校,因使用的一本自选教科书中包含了带有南海九段线的中国地图,而引起了一些澳大利亚媒体的疯狂炒作,迫使出版方不得不召回这些被澳大利亚媒体称为“与澳大利亚政府立场不符”和“给中国政府做宣传”的教科书。

编撰该教科书的两名澳大利亚华人作者,也不得不被逼得“自证清白”。

英国《卫报》的澳大利亚版是最先炒作此事的媒体之一。从该报的描述来看,那个使用了包含中国南海九段线地图的教科书,并不是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官方使用的教材,而是仅在当地约11所私立学校中有选用。该书的出版商也表示这个教科书一共只在澳大利亚国内卖出了633份,还有100份卖到了国外。

而且,这个地图的出现也不是该教科书两名华裔作者干的,而是出版商因为找不到有授权的地图,这才“误用”了这个地图。出版商也已经为此“道歉”。

截图来自炒作此事的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

截图来自炒作此事的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

可即便这不过是一个“乌龙”事件,而且该教科书也根本不是澳大利亚官方推荐的教学素材,《卫报》澳大利亚版仍然上纲上线地把这本介绍中国的教科书,用极具冷战色彩的口吻,硬说成了是“在给中国的集权政府做宣传”。

截图来自炒作此事的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

截图来自炒作此事的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

但更恶心的还在后面。

从这篇报道来看,最初“揪出”这本教科书使用了中国南海九段线地图的,居然是平时被澳大利亚媒体标榜为“鼓励学术自由”的一所该国高校:墨尔本大学的高级新闻学研究中心。

《卫报》澳大利亚版称,该中心的一个名叫《公民》(The Citizen)的刊物最先发现了这个教科书存在的“问题”,并将此事告诉了该报。

截图来自炒作此事的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

截图来自炒作此事的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

同样过分的是,《卫报》撰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不仅刻意提到该教科书的内容“与澳大利亚政府在南海的政策不相符”,而且从报道来看,他很有可能拿着这个问题去逼问了编纂这本教科书的两名华裔教师,导致这两名在当地的学校担任中文教师的教育工作者,不得不拼命“澄清”并不是他们在书里放入那张地图,而是出版商做的。

两人还称他们也没有在教科书里给中国政府做宣传的意思,只是希望让读者更好的了解中国语言和文化。

这一幕,也与澳大利亚媒体平时最爱标榜的该国“不存在政治干涉学术”,“不会要求学术与政府立场一致”的情况,存在明显抵触。

图为《卫报》澳大利亚版的记者炒作教科书使用的地图与澳大利亚官方立场不符

图为《卫报》澳大利亚版的记者炒作教科书使用的地图与澳大利亚官方立场不符

图为报道中两名教科书的华裔作者被迫澄清他们没有给中国政府做宣传的意思,只是希望让读者更好的了解中国语言和文化

图为报道中两名教科书的华裔作者被迫澄清他们没有给中国政府做宣传的意思,只是希望让读者更好的了解中国语言和文化

另外,不依不饶的《卫报》记者,除了炒作地图外,还揪住这本教科书中介绍“中国梦”和“一带一路”等概念的内容不放,称这些内容和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的内容很像,并通过澳大利亚几名经常对媒体发表“反华”观点的学者的嘴,再次强行给这本教科书定性为了“给中国政府做宣传”。

或许大家读到这里会觉得很奇怪:怎么介绍中国的情况,中国的社会概念,还不能用中国媒体的报道了?

这本教科书的出版商在对《卫报》解释情况时,也表露出了这种无奈:中国的发展和现代化很多都与中国政府的政策有关,任何关于中国的介绍都不可能绕开中国政府,这是没法回避的事实啊。

截图来自炒作此事的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中,出版方表示介绍中国不可能绕开中国政府

截图来自炒作此事的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中,出版方表示介绍中国不可能绕开中国政府

但这恰恰就是当下澳大利亚传媒圈中一些反华反到偏执的人的态度——他们认为任何来自中国媒体的报道都是“虚假”的,不值得传播的,谁用谁就是在给中国政府做宣传。

同时,在他们这种人的眼里,中国这个13亿人口的国家的老百姓都不算人,中国人的民意不算民意,所以他们才会屡屡将包括南海九段线的中国版图这个有着充足中国民意基础的事实,说成是“中国政府的宣传”。换言之,他们在故意抹杀一切中国人的观点,从而将一切来自中国的声音都歪曲成是官方宣传。

而这,也是为何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不少西方国家的民众,他们对中国的无知和偏见,并没有随着移动互联网等信息科技的发展而出现明显改变的一个主要原因。他们平时被媒体大量传播的关于中国的信息,并不是这本遭到恶意炒作的教科书中希望客观展现的内容,而是被《卫报》这种西方媒体经过意识形态化的扭曲后,早已严重失真的内容。更别提在社交网络上也有不少反华分子在天天炒作各种反华宣传。

可悲的是,原本在这些西方国家还能小范围存在的、客观介绍中国的教育和学术类书籍,从如今《卫报》这种报道的口吻来看,怕是也要在这种反华的政治暴力下被逼着下架了。这真是自打澳大利亚“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耳光。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